第五百八十一章 被人堵了

    ,!

    送走了老金,又给钱无用叮嘱两句,让他把今天见到的情况烂在肚子里,特别是看到黑无常的情况不能告诉任何人。

    钱无用立马信誓旦旦表示绝对不会说出去,他好歹也算半个玄门中人,知道其中利害。

    李易就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一点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要回去福利院。

    “要不你住在这里好了,楼上还有空房间。”宋扬说道。

    “我才懒得在这儿听你们半夜折腾。”李易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和钱无用分别开上各自的车,各自回家。

    大半夜的路况十分畅通,没多大功夫就开到了福利院的山下。

    拐个弯再走几百米就是福利院的大门口了,李易减速拐弯后,却发现路中间横放着一辆面包车。

    这个情况有点不太对头,要知道这条路只通向福利院的,这车停在这里是故意堵自家的出路吗?

    李易干脆减速停下,准备看看什么情况。

    可李易刚下车把车门关上,忽然路两边的排水沟里,一边跳出两个男人,面包车门也打开了又钻出来两个,一个个手持钢管棒球棍,二话不说上来就朝李易打。

    李易一看这情况哪儿能站着不动?二话不说立马就干起来了。

    赤手空拳对付六个拎着棍棒的家伙,饶是李易道行护身,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可怜刚打倒两个,身上就挨了七八棍,特别是肩膀骨头生疼生疼的感觉,八成是被打裂纹了。

    李易彻底火大了,老子连鬼都不怕,还怕你们这些普通人?

    本来寻思着不用法术,免得吓死他们,可眼看这些家伙下手这么狠,再不用点厉害的招数,八成自己又得浪费一颗续灵丹了,李易就手腕一翻,顿时一股子狂风吹得正冲过来的两个家伙又倒退着飞出几米远。

    打倒两个,吹飞两个,剩下的两个就好办了,李易冲上去猛然一个侧身,躲开他们的棍棒,接着身子一转,来了个回手掏……咳咳,掏的当然不是下边,而是左右分开了,一手卡住一个家伙的喉咙。

    “丢下!”李易手指略微一使劲,那两个家伙立马就老实的丢下了棍子。

    李易又双手一合,推着两个家伙的脖子往一起撞,那两个家伙立马就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上——竟然没晕倒?这不科学,电视里都是一碰就晕的啊……

    不过好歹也算解除了他们的战斗力。

    被吹飞的那两个本来要冲过来的,一看这架势二话不说掉头就上了面包车。

    想跑哪儿那么容易?

    本来面包车就是横着停在路中间,而这条路又很窄,想要掉头得好几把方向才能掉过来,而李易却已经追到跟前了。

    抬手一拳就打在主驾驶的车窗上,让李易大感意外的情况又发生了——车窗玻璃竟然没碎?

    好吧,又被电视给耽误了……

    拳头不行,那就用武器,李易一掏口袋却是没个锋利的东西,干脆手插裤兜里召唤了金锏出来,可没等李易掏出手呢,名不虚传的五菱神车已经冲出去了。

    而原本被李易打倒的几个家伙,也奇迹的爬了起来,车子不停的情况下,就全都跳上车去了……

    太特马专业了啊!

    李易看得都忍不住想给他们鼓掌叫好。

    追?

    当然得追啊,最起码哥们得搞清楚他们什么来头,为什么要堵自己啊。

    转身回到车上,李易连续打了好几把,才把车掉过头来,一脚油门回到路口,却又吧咂起嘴来。

    只顾着赶紧开车掉头了,却没注意看一下他们上了主路之后,往哪个方向跑的。

    得,白挨几棍子,回去睡觉吧。

    好在这一架打得自己也不算吃亏,那几个家伙中至少有四个伤的比自己还要重……

    一夜无话。

    第二天李易就又后悔了,两侧的肩胛骨都痛得厉害,眼看着皮肉还肿着呢,照这伤势没有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好在上次和尚送的断续膏还有一点,这玩意儿虽然不如续灵丹,但这种伤势敷上之后顶多三两天就能痊愈了。

    可再怎么说也是受伤了啊,早知道这样昨天就应该丢个风刃爆了他们的轮胎,看他们还跑得了……

    不过就算他们跑了,也不意味着他们真能跑得了!

    李易掏出手机给闫明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一下昨天晚上的监控。

    “怎么?又出事儿了?”闫明问道。

    “没什么事儿,就是跑来个小偷,没偷到东西就被狗叫吓跑了。”李易编了个瞎话。

    好歹自己是个大师,是灵官啊,怎么能告诉下属,自己是被几个小流氓打了,还让他们给跑掉了?

    丢不起这个人啊。

    “哦,小偷啊,那你等会儿吧,这边正有个大案子正在查监控呢,等这边搞定了再帮你找小偷好了。”闫明说道。

    李易吧咂吧咂嘴,说不得只能等着啊。

    一边等着,李易一边寻思着,那几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找自己麻烦呢?

    话说自己惹的事情不少,可那些不是鬼,就是妖,就算他们有亲朋要报仇,也应该是鬼是妖怪吧?

    可昨天晚上那几个,明显就是普通的地痞混混啊。

    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的,李易就搬把椅子晒太阳。

    一边晒着,一边寻思着,得空了应该弄点花花草草的把别墅门前种一种,这样光秃秃的实在太不养眼了。

    最好是再种两棵大果树,那样的话,春天有花,夏天遮阳,秋天还能解馋啊……

    正规划着呢,李易听到一阵发动机轰鸣,一听那暴躁的声音,就知道那辆法拉利又来了。

    果然跑车上下来的就是张雪莹,依旧戴着一副墨镜。

    “李大师,我有事儿想请你帮忙。”张雪莹今天的态度有点冷。

    “没空!”李易才不上她的当。

    “什么啊,你在这儿闲得晒太阳呢,怎么没空。”张雪莹嚷道。

    “晒太阳不是事儿啊?”李易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

    “我真的有事儿啊……”张雪莹气鼓鼓的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了李易的肩膀上。

    李易顿时呲牙咧嘴的痛。

    “咦,你这是怎么了?”张雪莹又伸手轻轻摸摸李易的肩膀。

    “起手!”李易没好气的把她的手打开了。

    “哦,我不知道你受伤了,对不起啊,嘻嘻……”张雪莹笑道。

    李易不禁心里嘀咕一声,难道昨天晚上的家伙是她派来的?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她不是玄门中人,找来的当然都是普通人,另外她还这么凑巧的第二天一早就跑来,还刚拍了自己受伤的地方……

    最大的可疑就是,她的目的是想给她那些朋友证明一下自己会法术,找几个人围殴自己,逼自己用法术反击,这不就完成证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