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小菜一碟

    如今李易的法器大把的。

    不说几次除妖灭鬼收缴的,仅仅道观地宫里弄出来的那半棺材法器,就足有几十件之多。

    不过这玩意儿多了也没用,总不能全都随身带着。

    更何况如今天气暖和,穿的薄了,衣服也没那么多口袋啊。

    所以李易只挑了两样个头不大,容易随身携带的。

    例如他此刻掏出来的,就是一个只有两根拇指一样大的小瓷瓶。

    别看这瓶子不大,却是有念头的老物件了,根据老道的说法,这个瓶子叫做鬼香露瓶,应该是胖老刘的法器。不过这玩意儿其实不是用来灭鬼的,而是用来引鬼的。

    这玩意儿需要在太阳出山之前,收集花草上的露水装入瓶子里,再随身携带至少七天,瓶子就能将露水化作鬼香露,洒在地上之后,附近的鬼以及各种邪祟就会闻香而至,然后胖老刘就会捉住了炼化成鬼奴了。

    李易之所以随身带着它,却不是想捉鬼炼鬼用,而是上次遭遇老太婆那个幻境中的群鬼事件后,李易寻思着如果当时有这玩意儿的话,就可以将鬼香随便洒洒,那些鬼们就上去闻香味儿,自己就可以逃跑了啊……

    不过今天这情况,正好可以用来引鬼了。

    李易拔开瓶盖,将里面炼化的露水洒在法案前边,果然就听那婴儿啼哭声停了一下,哭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却是越来越近了。

    不过婴儿啼哭声还没到跟前呢,旁边就钻出一道黑影,扑到了法案前边。这黑影依稀可以看出是个人形,跪爬在地上,一副嗅着气味儿的模样。

    “呵呵,效果不错啊……”李易笑了起来。

    “李大师,你说什么?”张雪莹却是小声的叫道。

    “哦,差点忘了……”李易说着,又掏出一瓶眼药水来。

    想要赚钱,还不能让主家认为自己是骗子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眼见为实一下。

    李易朝他们招手过来,挨个给他们抹了一滴牛眼泪。

    “你们自己看吧……”李易指指法案前边。

    此刻法案前边已经不止一个黑影了,而是足有三个。两个是成年人模样,一个却是只有婴儿大小,应该就是那个发出婴儿哭声的家伙了。不过此刻它也顾不得哭了,和另外两个黑影一样,对着头爬在地上使劲好嗅着。

    “鬼?鬼啊……”许总声音颤抖着嚷道。

    “老,老板,真,真有鬼啊……”赵经理身子都在颤抖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张雪莹却是一巴掌拍在小许的肩膀上,小许却是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呵呵,大家别怕,这不是鬼,只是怨灵罢了。”李易却是笑道。

    “怨灵?那,那怎么办啊?”许总总算镇定了一点,问道。

    “这玩意儿对我来说,不算太难对付,只是不清楚这里一共有几个。所以我在地上洒了法术之水,把它们引过来了,再等下看看还没有,如果没别的了,我再它们全都灭了……”李易说道。

    “哦,哦……”许总按捺着紧张,点头说道。

    又等了一小会儿,眼看没有别的怨灵跑过来了,李易就掏出三张辟邪符,绕过神案朝那三个怨灵走过去。

    李易走到近前,三个黑影忽然抬起脑袋,似乎在盯着李易,最小的那个嘴里发出尖锐的婴儿啼哭声,另外一个发出的赫然是汽车引擎的轰鸣,最后那个家伙则发出“呼呼”的声音,好像如同烈火燃烧时被风吹动。

    “行了,你们这种玩意儿本就不该存在,还是尘归尘土归土吧。”李易说着,举起那三张辟邪符,抬手朝那三个黑影扔了出去。

    符纸脱手,犹如长了眼睛似的,直奔那三个黑影飞过去。

    可怜那三个家伙却是懵懂无知的躲都不知道躲一下,符纸径直每个脑门上贴一张,三个黑影就纷纷各种鬼叫着浑身扭动,组成他们身体的黑烟却是迅速消散,不片刻那三个玩意儿就全都消失不见……

    “行了!”李易轻松的拍拍手,这种级别的玩意儿现在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呃?这,这就行了?”许总有点担心的说道。

    李易心里一动,貌似这样也的确有点太容易了啊,不卖力不好问人家要钱。

    就好比流传很广的那个故事里说的一样,工厂机器坏了,请个高级工程师到地方画个点,钻开了上点油就修好了,工厂老板一看却不想给钱——你就画个点就敢要一万?人家说画个点不值钱,可知道画在哪儿就值一万!

    所以说干活儿不但要会干,还得会表演。

    三张符纸搞定恶灵看着简单,可能画出符纸,还能发挥出效果,那可不是一般人能会的。但要想多赚钱,要想让人家掏得心甘情愿,还是要再多加一点表演啊……

    李易正寻思着要不要再跳个罡步什么的,却听远处有人叫道:“这位小兄弟好手段,没想到竟然碰到高人了!”

    李易扭头一看,却见筒子楼里走出一个老头。

    老头看上去得有好七八十了,走路颤颤巍巍的还拄着个拐棍,让人生怕他一步没站稳,就得摔地上了。

    好在距离不算远,老头也没有看上去那么虚弱,一步一步的总算走到近前。

    路灯下李易看着他,却死满脸好怒容的瞪着自己呢,就笑着说道:“这三个东西是你引来的吧?”

    “没错,我引他们过来可不容易,却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就被你给灭了。”老头冷哼一声说道。

    李易就扭头对许总说道:“这下倒是省事了,你的对头已经找到了。”

    “啊?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干?”许总朝老头嚷道。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阻止你们拆我的房子了!”老头不屑的冷哼一声。

    “老板,他是二号楼106的,姓封。”赵经理小声说道,“我们已经承诺,多给他加百分之十五了,他还是不答应搬迁。”

    “老先生,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想要什么条件的话,你可以给我说啊,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许总压着火气说道。

    “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就是不想拆迁。”老头气哼哼的说道,“不过你们的人却吓唬我,说我要是不搬,他们就要强拆。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们谁也不敢动这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