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新城隍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灵官的亲兵,灵官对其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只用一个意念就能弄死亲兵。

    这就叫做生杀予夺!

    可即便朱大奎明知道自己能随时让他挂掉,即便自己一直以来对他不可谓不好,可他却偏偏还是背叛了自己,这让李易根本无法容忍他!

    “老大,饶命……”

    朱大奎满脸痛苦的躺在地上挣扎着,李易却是咬着牙根不为所动。

    “老大,我是为了救你,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啊,他们,他们是……”

    朱大奎惨叫得喘息不上气了,身影已经开始变淡,乃至迅速变得透明,乃至彻底魂飞魄散……

    李易此刻只是魂魄,如果他是肉身的话,估计牙根都要被咬碎了……

    好歹也是从自己一开始当鬼差就跟着自己了,这种背叛任谁都接受不了!

    杀,杀一次都不够解恨的!

    李易目光又转向了孟婆,这些家伙实在太可恶了,明明是你们自己犯罪,老子杀了你儿子合情合理,连阎罗殿都认为自己没错,可你们竟然还不死不休,那就别怪哥们真让你们死了!

    李易迈步朝着孟婆走,手中的金锏也举起来了。

    “你好恨啊,连自己的手下都不放过,不用说,你现在想把我也杀了。”孟婆冷笑道。

    “恭喜你,猜对了。”李易已经走到孟婆跟前,手里的金锏只要砸下去,就能把她开瓢了。

    “好啊,你杀吧。”孟婆却是凛然不惧的说道,“你杀了我,你也跑不了!”

    “呵呵……”李易冷笑一声道。

    “即便阎罗殿认为你杀我儿子没有错,可你现在杀了我的话,阎罗殿就没办法再偏袒你了。”孟婆道。

    “你是试图杀我,我只是自卫罢了。”李易淡淡的说道。

    “我杀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我现在已经停止了对你的威胁和伤害,你再杀我可算不上是自卫了。”孟婆冷笑道。

    “谁又知道呢?”李易冷笑道,“现在这里可没别人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错,唯一能给你作证我要害你的人已经死了,你杀了我的话,谁又能证明我是想害你呢?或许你只是想要报复我们告你到阎罗殿的事情罢了。”孟婆冷笑道,“另外再告诉你一点,这里并不是你那个白院长的家,而是我家!”

    李易眨巴眨巴眼,要是这样的话,还真说不清了啊。

    自己跑到人家家里,把人给杀了,让谁都会第一印象认为是自己上门闹事儿来的。

    “唉,你为了杀我给你儿子报仇,也算是煞费心机了。”李易叹了口气,高举的金锏落了下来。

    “你错了,我没准备杀你。”孟婆说道,“我只是准备让你喝一碗孟婆汤罢了。”

    “哦?那我照样还或者,你就甘心吗?”李易道。

    “喝了孟婆汤,就会把过去的一切全部都忘掉,你就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什么都不记得了,灵官你也做不成了,那和魂飞魄散又有什么区别呢?”孟婆说道。

    “啧啧,这倒是个好计划……”李易说着,却是猛然将金锏朝着孟婆的胸口扎了过去,金锏直接没入她的胸腔之中!

    “你,你……”孟婆瞪大了眼睛。

    “该死的朱大奎!”李易恨恨的说了一句,又道,“如果我什么都忘了,那岂不是也没办法重回阳间了?那我的亲朋岂不是就没人保护了?这和杀了我,乃至还要害死我所有的亲朋岂不是一样啊?如此狠毒,杀了你们也不解恨!”

    “呵呵,哈哈……”孟婆冷笑着,身影却是开始变淡,“你杀了我,你也好不了……”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反正你已经要魂飞魄散了!”李易冷笑一声,抽出了金锏。

    “你会后悔的……”孟婆狂笑一声,魂魄彻底飞散了。

    “唉,你说你图什么啊?早知道今天,你干嘛不把儿子教育好点呢?不过想想也是,你自己都不是什么好鸟,又怎么教育得好儿子啊……”李易摇摇头,收起金锏转身就走。

    出了院子,回到大街上,李易辨了下方向,直奔城隍庙。

    这事儿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自己就算不吭声,也少不了事后会被人发现那个孟婆死了,到时候稍微一追查,估计就能查到自己身上的。

    所以现在还是应该先去找到城隍爷,把这事儿给他说了,趁着他还没走,估计还能最后再帮自己一把?

    这里距离城隍庙倒是不远,李易很快就回到了城隍庙门口了,看样子城隍庙今天真的是放假了,门口围着一些新鬼,城隍庙的大门却是关着的,只有一个角门开了条缝,几个鬼差在那儿守着呢。

    李易过去搭了句话,金锏亮出来他们急忙就放行啊——灵官的地位可是相当高的,名义上归地府节制,其实是和城隍爷平起平坐的啊。

    李易大摇大摆的进了里面,也问了宴会就在城隍殿里边,于是绕过判官殿继续向后边,却见城隍大殿里灯火辉煌,看着甚是热闹。

    “嘿,你小子总算来了。”

    李易刚到门口,就见钱行长正在门口站着呢。

    “您老人家亲自迎接,不敢当啊?”李易玩笑道。

    “呸,我会迎接你吗?我是在等新城隍呢。”钱行长说道,“赶紧进去吧,趁着宴席还没正式开始,赶紧进去和大家打个招呼说说话。”

    李易就迈步进了大殿里,却见原本摆着的神案之类的全都撤了,当中摆着两个矮几,下边两侧则还摆了十几个席位。

    此刻还没正式开席,大家全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儿先聊着。主位上空着,城隍爷还没到,李易就径直走到白院长那边去了。

    “还好没迟到。”白院长见了李易笑道,“刚才还和老金说你呢,你那边洋鬼子的事情解决了吗?”

    “我倒是想,不过那个暂时不重要。”李易急忙把刚才的情况小声说了一遍,反正旁边除了白院长,就是老金和和尚。

    三人一听这情况,却是皱眉、瞪眼的愕然了。

    “哎,这事儿怎么办啊?要不先给城隍爷说一下,好歹做出个定论再走啊。”李易说道。

    老金却是苦笑一下,道:“你这事儿难办了啊,我们也是刚接到消息,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呢。本来还以为就是以后你的日子不好过了,现在看来……”

    “啧,有话你直说好不好?”李易急道。

    老金正要张嘴呢,却听到门口有人高声叫道:“城隍大人驾到……”

    李易扭头一看,却是不禁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