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打死人了

    李易小时候也曾经幻想过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不过却是根本无从找起。

    根据白院长的说法,他是在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丢弃在了孤儿院门口的,除了一个包裹他的小被褥,再没有其他东西。

    这一点也曾经让李易很是难受,因为孤儿院里也有别的孩子是被遗弃在大门口的,不过他们身边总会留下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或许是一副银手镯,或者是个长命锁,最不济也会放一张纸条,说明出生年月日之类的。

    偏偏李易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得是多讨厌自己啊,这得是对自己多么没有感情才能这样干脆的遗弃掉?

    所以年龄渐长之后,李易就再也没想过寻找父母,且不说没有线索,找起来不切实际,只说那种绝情,就让李易再不留恋所谓的亲情了。

    可现在自己却是不得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找回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父母难不成还是什么大人物?

    可问题是自己都已经二十多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还怎么查找?别说那年头没有摄像头,就算有数据也早就被覆盖无数遍了。随身物品也没有一件,半夜遗弃也没人看见是谁丢的,完全没有一点头绪,还能怎么找呢?

    李易无奈的决定,现在自己没办法联系白院长,实在不行就去一趟孤儿院,再询问一番当年的护工们,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之类的。

    不过这事儿还得等两天,毕竟严重透支的后遗症还没好呢。

    于是李易就躺在孤儿院后边,天天晒着太阳,听这前院新楼开工建设的轰鸣声,和宋扬、钱无用以及陈继义一块儿熬时间。

    好在有瓷枕、玉如意,外加老道配的药,李易恢复起来还是比较快的,第三天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感觉法力已经恢复,只是拉伤的肌肉还有点酸痛,不过也不影响日常行动了。

    于是李易就开车直奔孤儿院。

    这次出门李易没叫别人,毕竟事关自己的过去,李易也不想揭开伤疤让别人看看。所以自己一个人先去了一趟批发市场,准备买了一些小孩子们喜欢的东西,只当回去探望。

    北郊这边就有一个批发市场,福利院就经常在这边采购的,从小孩子们的玩具、文具,到衣服、零食全都应有尽有。

    李易停好了车往里面走,寻思着要带点什么才合适。

    衣服、文具之类的就不用考虑了,孤儿院里其实最不缺的就是这些,几乎所有探望的人都会送,再就是玩具、零食也很常见,毕竟如今的生活条件好了,不像李易他们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连外边常见的零食都吃不到,更别说别的小朋友们的玩具了……

    李易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正想着要不就随便买点玩具之类的算了,却见前面一家店铺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在看热闹。

    要在过去李易少不了围观一下,可现在却是提不起兴趣来,许多事情等着自己调查呢。

    他就绕着围观人群后边准备过去,却不想人群忽然向后倒退过来,李易一下子就被卷进了人群里,耳朵里却是充满了“打死人了,打死人了……”的喊叫声。

    被人群挤着退了十几米才终于停下,李易却莫名其妙的站在了人群内圈里,却是果然看到那家店门口走出来一个年轻男人,身上鲜血淋淋的,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呢。

    “唉,可惜了了啊,好好的人干嘛要杀人啊……”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道,听口气似乎是附近的商户之类知道内情的。

    “要我说,他那媳妇就该杀,杀了解气啊!”旁边有人持不同意见的道。

    “那女人就算再该死,可杀了她,小费不得也进监狱?”

    听这意思是这个叫小费的,他媳妇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都很不得她死啊?却又全都同情这个小费,认为他杀妻无罪?

    李易蹙着眉头往那家店铺里扫了一下,却见店门内没多远就是一片血迹,一个女人躺在地上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似乎还没死透呢。

    李易有心不管,反正死的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人偿命也没什么说的。可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过去了,好歹是一条人命,外加一个好人二十年监狱生涯啊,能救就救上一把好了。

    “唉,这人干嘛呢?”围观的人惊叫道。

    “不好,小费这会儿在气头上,红着眼呢,别把他也杀了啊……”

    “唉,小兄弟,赶紧回来,你干嘛呢……”

    李易根本不理他们的喊叫,更不在乎消费瞪着眼睛,拎着菜刀,走到近前张口说道:“人还没死,或许还有救。”

    本来握着菜刀,指节已经发白的小费,听到这话忽然身子就如同泄了气似的垮了,菜刀也咣当一下掉到了地上。

    李易大步绕过他,径直进了店里,背对着门口蹲下身子查看一下,女人是脖颈出别砍了一菜刀,颈动脉破裂,鲜血都喷到了天花板上,此刻出血已经没那么严重,却也不停的往外淌。

    李易眼前恍惚了一下,方婷脖子上的伤口和这个几乎一样啊……

    猛然一咬牙根,自己没机会救方婷,只恨当时自己是在地府呢,不过眼前却是有机会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她死了!

    背对着门口,李易估摸外边是看不到字的,迅速一侧身,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符纸袋,捡出一张止血符,掐个法诀就按在了女人脖子上的伤口处,再顺手拽了个毛绒玩具压在符纸上。

    颈动脉破裂后果很严重,往往只要几分钟人就彻底没救了。好在女人的伤口只是破裂伤,而没有被直接斩断整个动脉,再加上止血符的效果很给力,李易又顺势度了一丝真气给她,眼看是吊住了一丝性命……

    外边那些围观的人群眼看小费的菜刀掉在了地上,又纷纷围近了观望,少不了还是各种议论声,李易也免不了又听了一耳朵事情的缘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