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金簪剑

    “你怎么没事儿?你能听懂英文?”

    杰克一脸惊恐的向后退了一步,说道。

    “你当我傻啊?其实你早就认出我了。”李易微笑着从领口处掏出一包纸巾来,纸巾却是湿的。

    “你没喝我的药?”杰克说道。

    “老师没告诉过你不要喝陌生人的饮料吗?”李易笑道。

    “是我低估你了,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杰克说道。

    “不是我聪明,是你的确低估我了。”李易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却高估你了,还以为你这里会是你们的老巢,最不济也应该是个重要据点的,没想到这里就你一个啊。”

    “哼!”杰克冷哼一声,却不再多说。

    “嗯,看你这房子,应该好几年了,你们应该不是最近才来市里的吧。”李易装模作样的四下打量着。

    “没错,我已经来这里好几年了。”杰克说道,“最近我们只是准备对这边全面开发罢了,而在我们全面开发的地方,是不会再有你们这些土著法师生存空间的。”

    “啧啧,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大家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生意不好吗?非要赶尽杀绝?”李易说道。

    “请问你会和老鼠分享你的晚餐吗?”杰克说道。

    “唉,霸权思想害死人啊。”李易叹了口气。

    “别以为你没中毒,你就没事儿了。”杰克说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走不出这个房间的。”

    “你们已经有两拨人也是这样打算的,不过结果似乎都不太好。”李易说道。

    “呵呵,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玩的恶魔附身那一套,打不过你这个所谓的鬼差很正常,”杰克说道,“而我是巫师,随随便便就能碾压你!”

    “我就喜欢你吹大话的样子,哈哈……”李易说着,却是不动声色的手腕一挥,一道风刃直接砍在了杰克的膝盖上。

    可怜杰克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是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你,你偷袭……”杰克抱着膝盖痛叫不已。

    “这不叫偷袭,这叫实力,让你你能这么快的释放巫术吗?”李易拽兮兮的说道。

    “你,你有种让我准备一下……”杰克嚷道。

    “啧啧,作为一个法师,时刻都要准备着战斗,这都折腾半天了,别告诉我你还没准备好。”李易说道,“得了,看你这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估计肯定还谋算着想要偷袭我一下,对不对?”

    杰克还没张嘴呢,李易手腕又抖了两下,两道风刃直接打在了他两侧肩膀上。

    可怜杰克又是一声惨叫,捂着膝盖的手臂也软哒哒的垂了下来。

    “嗯,这下应该就可以了。”李易满意的点点头,膝盖碎了一个,锁骨断了两根,任谁只怕都没攻击能力了。

    “你无耻,你好狠毒……”杰克叫骂道。

    “哼,我无耻?我狠毒?被你逼死的人又朝谁说这话去好?”李易冷下了脸,说道。

    “呵呵,看来今天死的那个女人,果然是被你碰到了……”杰克惨笑一声,道,“我说她死了之后,怎么不来找我,反倒是你找上我了呢……”

    李易好蹙了下眉头,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家伙的药水,只怕不仅仅是能让人改变容貌,只怕还是一种慢性毒药,时间长了就会侵蚀人的灵魂!怪不得女鬼说她最近会出现幻觉,能看到地狱之类的,更甚至死了之后都找不到城隍庙在哪儿,直到自己把她送去城隍庙门口,才看到黄泉路的信号……

    “听你这意思,你最终的目标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他们的魂魄?”李易问道。

    “恭喜你,猜对了,呵呵,”杰克说道,“不然你以为攻击你们的那些地狱恶魔,又是从哪儿来的呢?你不会真以为是我们从西方地狱带过来的吧?哈哈……”

    李易一听这话,顿时怒火又升腾起来了。

    那些恶魔竟然并不是西方地狱的产物,而是他们制造出来的,用的赫然正是国人的魂魄?

    “你究竟害死过多少人?你们手里还有多少恶魔?”李易瞪着眼喝问。

    “呵呵,这个我可记不清了。”杰克一脸诡异的笑道,“不过我可以再告诉你一点,干这种活儿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一个。”

    李易眉头紧锁,一把抓住杰克胸口的衣襟说道:“都有谁,都在哪儿,给我老实交代清楚!”

    “抱歉,这个我不会告诉你的。”杰克说道,“就算你把我弄死,我也不会告诉你……”

    “我不会弄死你的,你是知道有个词儿叫做生不如死!”李易松开杰克的一副,探手掏出一根金簪来。

    这原本是老道活着时候的法器,李易用了一段时间,后来有了金锏,就把金簪用在了三教寺的阵法上了。现在三教寺搬迁,李易的金锏也被钱行长拿去抵押贷款了,说不得李易又用起金簪来。

    这玩意儿变大了是一把剑,不过却是只有剑尖没有剑刃。

    当然了,作为道家法器,同样具有一定的辟邪效果,只是比不过金锏那么强悍罢了。

    “你想干什么?”杰克眼看李易手里突然出现的长剑,不由得惊恐了。

    “没什么,第一步只是在你身上开几个洞罢了。”李易一边说,一边一脚踩住杰克的胸口,一边把金簪剑的渐渐对准了他唯一完好的那条大腿上刺去。

    李易的动作很慢,很温柔,剑尖缓缓的陷入皮肤,一点点的往下滑动,足足半分钟了,才刺进了大腿的一半……

    “停,停,我受不了了……”杰克嚷道。

    “你确定?”李易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吧咂着嘴说道,“为什么现在的人都这么怕痛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求求你别说了,我怕了你了。”杰克哭丧着脸说道。

    “好吧,那我先听听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有一点假的,或者有一点隐瞒的话,咱们再继续啊……”李易说着,猛然一下就把金簪剑拔出来了,可怜杰克又是一声惨叫,痛得浑身直哆嗦。

    关键是他现在两条胳膊也费了,痛都没办法按住伤口,那才叫一个绝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