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外门大比-首胜

    傅宇和赵北枫随着人流向东区前行,由于外门弟子众多,大比按照外门弟子居住区划为东南西北四个比赛区域,每个区域决出前100名,再四区合一,400个弟子决出前100名。

    光东区就有一万多人参加比赛,东区250个赛台,也要安排20轮比赛才能每个人都上台比赛一次。

    每个赛台40人为一组,决出前五名。

    比赛没有规则,40人中只要你认为有实力,就可以直接上台,如果连赢三局便取得一个名次。

    当然如果你实力出众,赛台上半柱香时间内没有人敢挑战,也直接获得一个名次。

    你也可以挑战赛台上的人员,不管是守还是挑战,每名弟子都有两次失败的机会,两次失败后就失去比赛资格。

    傅宇所在这一组为第179赛台,傅宇来到赛台时,已经有不少人了,傅宇将周围的人打量了一番,没有认识的。

    “不认识也好,不至于伤了和气。”傅宇暗道。

    以傅宇凝脉六层的实力,初赛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倒也不紧张。

    片刻,突然一阵击鼓声从星源殿大殿门口传来,响彻云霄,鼓声带着一阵阵灵力直冲天际,顿时,将天空飘浮的云彩一扫而空,蔚蓝的天空显得是那样的透彻,太阳从天际间跳出,金光投射在星源殿上,星源殿显得更加巍峨,光芒万丈中透着**、肃穆。

    “青云宗外门弟子大比现在开始!”

    一声宏伟、浩荡的声音从星源殿传来,没有多余的废话,就这样一句平平淡淡,也不抑扬顿挫,就那样清晰的传进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弟子耳中,仿佛就在你身边说话。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声音所震撼!

    “筑基前辈!”

    傅宇心中一颤,感到所发声音之人是那样的伟岸,如一潭深水深不可测,仅仅一道声音,就让人彻底臣服,不敢反抗,真是高山仰止,心中立刻兴起仰慕之情。

    继而,傅宇从这种情绪中走出,双拳紧握,目光坚定,望着沐浴在金光中的星源殿:“我一定要成为这样的强者!”

    半晌,众人回过神来,有的人一脸仰慕之情,有的人满脸赞叹,有的人浑身颤抖,神态各异。

    就在这时,擂台边一人喝到:“比赛开始!”

    这人身着内门弟子服饰,年纪不大,大概十八九岁,一脸英气,正是这擂台的裁判,只听这内门弟子道:“谁先上擂?”

    众弟子互相对望,倒是没有人立即上去,毕竟这里的实力大家都不清楚。

    傅宇最先清醒过来,他刚才没有立即出来,心中正有所悟:“修真目的乃是脱离凡俗,取天地之精华,壮大自身,最终都是逆天行事,隐忍,谦让虽是美德,不抗争,不奋起终归做不到最好,必须争取一切机会壮大自身,只有尽情展现自身的优势,发光发亮,才能得到关注,得到宗门更好的培养,正所谓,一步快,步步快!”

    “那就尽情的展现自己!战!”傅宇心中暗自喝道。

    纵身一跃,傅宇落到台上,大声道:“谁来战!”

    话音刚落,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双脚一蹬,向上一纵,一招“流云飘絮”华丽的落在擂台上。

    “让我落千礽来试试!这位师兄,有礼了!”

    傅宇道:“傅宇!”也不多说,拱手行了个礼。

    这时那裁判道:“第一场,重申一次比赛规则,只有一条:不准恶意伤人!一旦对方认输,必须立即停止攻击。恶意伤人者轻则发配矿洞挖矿,重则废弃修为,逐出宗门!都明白了吗?”

    众弟子道:“明白了!”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比赛开始。

    傅宇挺身而立,也不持剑,双手垂放身体两侧,对着落千礽道:“你先攻击吧!”

    落千礽也不客气,将身上劲气一放,凝脉五层,难怪下敢第一个站出来,只见落千礽一个滑步向前一突,顺势从腰间拔出剑来,剑招一挽,一招“剑闪流云”,从三个方向急刺而来,一瞬间就到了傅宇身前。

    傅宇指尖轻颤,一个水灵盾挡在身前,将落千礽剑招拦下。

    紧接着,脚下灵力一灌,使出风旋瞬步中的清风旋,无声无息就到了落千礽的右侧,一个水龙咆哮着冲向落千礽肋部,落千礽大惊,还没来得及闪避,水龙就击在他的肋部,落千礽大惊:“我命休矣!”没想到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水龙击在落千礽身上却爆散开来,仅仅打湿了他的衣服,居然没有毫发伤害。

    片刻间就分出了胜负!傅宇显示出来的修为立即震惊了全场!

    落千礽从惊吓中缓过气来,走到傅宇身边,恭敬的行了一礼:“多谢师兄手下留情!”纵身跳下擂台。

    “凝脉六层大圆满!霖雨决大成!风旋瞬步小成!好精准的控制力!” 其他弟子惊叹傅宇凝脉六层的实力,但擂台的裁判,凝脉九层的内门弟子,眼光是何其的毒辣,一眼就看出了许多东西。

    傅宇展露的实力,不仅众弟子叹服!就连擂台的裁判,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也不禁对傅宇另眼相看,很是谦和的向傅宇微笑道:“傅宇胜!”

    至此,再没有弟子上台挑战傅宇,半柱香时间过去,傅宇顺理成章的拿到第一个进入下一轮比赛的名额。

    傅宇跳下台,一个身型粗壮,高约2米的壮汉手持双锤,跃上擂台,瓮声瓮气的道:“让俺牛汉青来试试!”

    壮汉身型粗犷,肌肉发达,一看就是武孔有力之人,应该是一名炼体修士。

    修真界多数人都是修炼内气,吸取灵力壮大自身。也有一些人修炼肉体,壮大肉身来获得更高的寿命和修为,这些人称为炼体士。

    炼体在早期,特别是低价弟子中比较流行,能很快提升自身实力,但到后期随着修为的提高,许多炼体的便被修炼内气的超越,炼体毕竟无法远距离攻击,高阶修士斗法动辄百米开外,甚至有一把飞剑百里之外取人头的传说。

    更为关键的是炼体高深法决非常稀少,而现存的不是修炼条件苛刻,就是所需资源短缺无法更上一层楼。

    修炼内气只需吸取灵力,体内运转打磨,逐步强大,即便不吸取灵物中的精华,也能逐步增强修为,对灵物的依赖相对较低。

    而炼体所需灵物不仅量大,而且随着修为的增强,一般的灵物对身体起不了作用,所需灵物动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能生长成熟,这些灵物一旦消耗掉,便不是短时间能再获取,这也是造成炼体士越来越少的原因。

    这壮汉看样子修炼过一些炼体法决,不过显然不是高深法决。高深的炼体法决修炼后身型不会变得粗壮,有的甚至能让人身体更完美,比例适合,更适合于运动。

    这功法应该是外门弟子中常见的罗汉金刚决,体格粗壮的人修炼罗汉金刚决比较契合,容易上手,进展速度快,修炼此决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身型越炼越魁梧,肌肉发达。

    立刻就有一弟子上台对战,这名弟子修炼了一种幻影步的步法,与壮汉缠斗了约一炷香才决出胜负。

    不过两人都消耗甚大,壮汉艰难的取得了胜利,被后面的一名弟子上台几招就轰下擂台,接下来的比赛便越发激烈,众弟子纷纷上台争夺余下的四个名额,终于在接近晚上时分才决出后面的四个名额。

    这四人中有两名修为达到凝脉五层,其中一名就是挑战傅宇的少年落千礽。一名修为凝脉四层圆满,还有一位就是那名壮汉刘汉青,他下台了一直没有上台,直到最后一个名额时,大家灵力都耗得差不多时,他冲上去挑战成功,并守擂成功,艰难的取得了最后一个名额。

    第一轮比赛结束,东区一万多名弟子十去八九,仅剩一千多人。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也冒出不少少年天才,许多像傅宇一样,他们的威势震慑全组,轻松出线。有几名更是以凝脉六层的实力遥遥领先众弟子,也有一些修为虽然没有到达凝脉六层,但其凝练厚实的灵力,娴熟的操控,加上一身强大的灵器,也一样笑傲赛场。

    其中呼声最高的就是曾与傅宇有所交际的江蓝卿,江蓝卿手腕出众,在东区弟子中呼声仅次于大师兄丰长山。

    赵北枫凭借其小成的金枪十八式也顺利晋级。

    裁判宣布比赛结束,大比第二日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