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轰杀元婴

    铿!铿!铿!

    无数锋锐的声音传出,不知有多少道刀气击在烈焰包裹的疯魔棍上。

    旁边观战的修士无不震惊不已,这傅宇居然敢向元婴初期的修士动手,而且见其状态,这一次碰撞似乎竟然有些不相上下的味道。

    至少这么多次碰撞后,众人还没有看出胜负的分晓。

    要知道傅宇仅仅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他面对的可是高过他整整一个大境界的修士。这样的战绩,恐怕只有那传闻中的云州四绝才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云州四绝那可是一殿三宗门倾注心血培养出来的绝世天骄,云州数亿修士中才出那么几个,这傅宇何德何能敢与他们相比?

    就在众人惊愕之中,一道青色的身影倒飞而出,下一刻,那灵力大手凌空击下。青色身影“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瞬间消失不见。灵力大手紧跟而下,轰的一声拍在地上,顿时将地面击出一个数十丈深的巨坑。

    “咦!好高明的遁地术!”

    隆彪话音刚落,百丈外的地面,傅宇破土而出。

    众人目光纷纷投去,只见傅宇脸色微白,显然刚才的战斗和躲避灵力大手的攻击,还是消耗了他不少灵力。

    起慢,实际上刚才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好厉害,居然在元婴初期修士手中还能斗上一斗。”

    “这年轻人是谁?怎么从来没有听过,难道是哪个隐世家族培养出来的后辈,亦或是其他大州过来的年轻俊杰?”

    “不过,看其样子,灵力消耗有些大了,也是难以持久吧?”

    “可惜了,这样的年轻人,千万不要折损在隆彪手中。”

    “难,隆彪这人心胸狭隘,最是嫉恨有才华的年轻人,要想从他手中逃脱,不容易啊。”

    周围的议论纷纷,傅宇也是听在耳里。

    刚才和隆彪对碰了一下,知道自己终究修为太低,要想战胜隆彪几乎没有希望,如果对方发了狠,能不能逃脱还是未≤≌≤≌≤≌≤≌,m.∧.co+m知。

    毕竟这里是在锦云城,乃是隆家的势力范围,隆家在这里根深树大,与隆彪血战后,即便能摆脱隆彪,随便再来一人,哪怕是普通金丹修士,也能将自己斩杀。

    如果是在荒郊野外,自己单对单倒是不惧,大不了两败俱伤。

    暗暗运转天衍决,快速补充灵力,刚才那次碰撞还是消耗了傅宇大量灵力,此时此刻,每一分灵力都会让自己生存的希望壮大一分。

    尽管这一切傅宇动作不大,仍是没有逃过那隆彪的眼睛,只听他冷笑一声,道:“这时间你能恢复多少?就让算让你回复满灵力又有何用?金丹中期和元婴的鸿沟可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嘴上虽然这么,但是隆彪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刚才的碰撞,他竟然没有占到多少上风。如果不是傅宇主动倒退,躲避灵力大手,恐怕还得继续碰撞下去。

    而令人惊悸的是,傅宇那恐怖的棍法,时时都击在自己最为薄弱的地方,加之其棍上怪异的灵焰,着实让人有些难以对付。

    隆彪心中雪亮,如果傅宇修为和他一样,不,只要晋级金丹圆满,也能和自己站个平手。一旦结婴成功,恐怕只需三五两招就能将自己轻松击败。

    这是什么样的怪物啊!

    隆彪心中忍不住一阵心寒,这等妖孽,一旦得罪,必须在其成长起来之前灭杀,否则必将给整个家族带来巨大麻烦,甚至是颠覆的危机。

    想到此际,隆彪的脸色变的郑重起来,必须全力出击,尽快将这子击杀,以防夜长梦多,徒增出无穷变故。

    隆彪长刀在空中一横,浩瀚磅礴的灵力轰然而出,顿时将周围的泥土青石掀飞。那长刀化作滚滚刀气,犹如一道龙卷风向傅宇席卷而来。

    其庞大的气势令得周围无数的修士齐齐震惊,这些人一退再退,直接到了千丈之外。这才堪堪觉得安全一些。

    “卷云斩!”

    隆彪大喝一声,整个天地似乎都被这刀气裹挟,空气中传来无数破风声,显然这一斩连得空气都斩爆,分卷残云,势不可挡,所到之处,纷纷化为齑粉。

    傅宇眼中瞳孔紧缩,如此狂暴的攻击,果然只有元婴级修士才能施展出来,庞大浩荡,威力惊人。

    唰!

    身形移动,傅宇急速后退。

    “哼!逃得了吗?”

    隆彪脚下凌空一踏,便有强大的灵力爆涌,一阵轰隆的巨响,人已是刹那间逼近傅宇。那巨大的卷云斩顿时将傅宇席卷进去。

    “哎!可惜了,终究是逃不过。”有人叹息道。

    “是呀,要想在元婴修士手中逃脱,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这下完了,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傅宇被卷入这卷云斩中,立即觉得全身上下无不传来巨大的撕扯之力,周围无数的刀刃急速向身上爆射而来。

    啪啪!

    转瞬间,傅宇的护身灵气罩便被撕破,长发一缕缕断裂,而傅宇的身上已是刀芒闪动,一道道寒光犹如噬人的恶魔。下一刻,就要将自己撕碎,形势万分危急。

    “哈哈,一个金丹,也想与我相斗,简直是自寻死路!”

    见傅宇被卷入,再无逃出的可能,隆彪哈哈大笑。

    “唉!看来不拼命不行了!”傅宇也是暗叹一声,不管如何,总得是要先将性命保住再。

    呼呼!

    识海中神识迅速汇聚,一根幽黑的神识针形成,瞬间便穿过空间,轰入隆彪识海中。

    神识刺!

    傅宇悍然对着一名元婴修士发动神识攻击,显然是拼命了。即便傅宇的神识强大,日以继夜的修炼玄冥炼神决,加之神秘的紫色星的滋润,傅宇的神识这段时可谓是突飞猛进,进步神速。

    虽然不知道隆彪的神识有没有自己的强悍,但是此时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与此同时,七彩金丹和心脉枢纽疯狂的旋转起来,镇天珠悬浮在丹田上空,浩瀚的灵力狂涌而入,镇天珠犹如一个饕鬄巨兽,整个丹田中的灵力瞬间吸空。

    “啊!”

    一声惨叫响起,隆彪识海中犹如被利剑贯穿,哪怕他的神识数量不少,但是根本就没有傅宇的神识凝练,加上这鬼神莫测的神识攻击,顿时让得他心神震动,体内灵力紊乱,身体僵硬。

    嗡嗡!

    镇天珠一飞而出,空间顿时发出激烈的震颤,一道肉眼可见的幽黑线条出现,透出令人窒息的荒古萧杀气息。

    空间破碎!

    在这一瞬间,似乎整个天地都已崩塌,无数狂暴强悍的灵力四处乱窜。

    下一刻,那遮天蔽日,席卷天地的刀光龙卷风,猛然爆裂,然后就在隆彪惊恐万状的眼神中,镇天珠一下轰在他的身上。

    嘭!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就在众人早已呆滞的目光中,隆彪的身躯四分五裂,化为齑粉,犹如一团血雨洒落天地。

    接着,在那犹自暴乱的灵气中,一道青色的声音跌落下来,一个趔趄倒伏在地。

    没有人话,没有人惊呼,除了那些灵气余波卷动碎石的簌簌声。

    便见到那跌倒的青色身影,在其中艰难坐起,双手五星朝天,似乎是在修炼之中。

    这人当然是傅宇,刚才那冒险拼命一击,终于是他赌赢了,隆彪身陨,他也是身上无数刀伤,全身灵力枯竭。

    好在还有一副强横的身体,否则,没有灵力的保护,刚才的余波也足以将他撕碎,不过此时他也是力量耗尽。浑身发软,强行催动镇天珠的后遗症瞬间爆发,身上一力量也无。

    抓出一把恢复灵力的丹药丢进口中,高速运转天衍决,此时,是最为危险的时候,傅宇必须抓紧时间趁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恢复灵力。

    此时,逃遁是最愚蠢的行为,不论是灵力还是体力都已耗尽。犹如待宰的羔羊,即便上来一个普通的修士,也能将傅宇击杀。

    一旦恢复少许灵力,面对普通金丹自己也能自保。

    足足近半柱香的时间,人群中才发出阵阵不可思议的惊呼声,而夹杂在这声音中,还有一个凄惨的痛哭声。

    这人正是隆盛昭,此间他的双脚已是在侍卫的帮助下,用灵力将折断的腿骨接上。然而刚刚回过神来,更大的打击便如一道重锤敲在他的脑袋上,眼睁睁的看着老祖被人傅宇轰成粉碎。

    他是直接呆滞,包括他身边的侍卫同样惊呆了。

    此时,他那一声叫得实在是太惨了,绝望、恐惧、无助,那远处盘坐在地的傅宇在其眼中犹如一噬人的恶魔,让得他看上一眼也不敢。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傅宇,恶狠狠的道:“你们去给我杀了他,他此时肯定是受了重创,快!”

    几名红衣大汉面面相觑,一时竟然不敢有所动作。

    隆盛昭连番催促,终于几名金丹后期的侍卫,心翼翼,全神戒备的向傅靠了过去。

    此时,傅宇双眼微闭,也知道几人过来,仍然闭目不动。

    几名红衣大汉停在傅宇面前两丈外,互相对望一眼。一个红衣大汉越众而出,心谨慎地向傅宇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