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意外的排斥

    日月如梭,傅宇这一坐就是半年过去,虽然修炼灵力已经难以进益,傅宇还是将所有的灵力细细的打磨了一遍,不断的运转天衍决,将金丹再次淬炼,整个经脉也尽量的拓展,重梳理影响灵力调动之处,集中精力将狭窄的地方拓展。

    半年时间准备,傅宇还是挺满意,神识反复将整个身躯所有地方全部细细扫描过几遍,一切有碍突破的地方全部完善。沉疴旧疾全部得到修复,就连神识也让紫色星进行蕴养,整个人的状态通过这半年的休整调养到了最佳。

    金丹也是更加绚丽,七种彩色显得极为华丽而高贵,而其下就是无穷宽广的丹田,就像一轮初升的太阳挂在无限的大海上,散发出来的让人陶醉的光华。而其中隐隐传来的巨大能量蕴含其中,微微一动便有令人惊悸的力量散发出来。

    灵力在体内缓缓流淌,犹如沉静的大江,傅宇相信一旦运行起来,定然掀起滔天巨浪,发出强大无比的攻击。

    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犹如夜空中两颗闪耀的星星,深邃无比,闪动着无穷的奥妙。

    心念一动,一个洁白的玉瓶飞出,悬浮在傅宇身前。

    那玉瓶自动打开,一道碧绿如浆膏般的液体投入到傅宇口中。这液体一进入口中,便迅速顺着喉咙而下,轰然在胃中散发出极为清冷的气息。

    下一刻,傅宇的灵力一下变得活跃起来,犹如有了强大的灵性,那种活力让傅宇整个人都似乎要澎湃起来。

    呼呼!

    经脉中似有一道道微风吹过,那灵力无需催动,便自动流转起来。

    这碧玉灵髓的功效果然强大,不仅让傅宇的灵力充满活性,而且它还有一个强大的功效,就是能让修士快速吸收灵力。

    是该破丹的时候了!

    傅宇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顿时凝重起来。

    天衍决开始运转,全身灵力开始在经脉中加速,在傅宇的刻意控制下,这种速度越来越快,顿时,整个练功房便有一股风发出,灵力纷纷@@@@,m.↙.co↖m朝傅宇身上而来,一一投入到傅宇体内。

    这样的波动极速传开,向黑荒深渊延伸出去。

    天衍决本就是天启仙钰经历天地衍化自动形成的一部绝世心法,顺应天地,遵循大道而成。端的是强大无比,而碧玉灵髓也是不可多得的奇物,一旦发挥作用,当然是极为不凡。

    如果有高阶修士在,对于傅宇一开始准备破丹就引起这么大的动静,一定会惊讶吃惊不已。

    要知道破丹可是极为消耗灵力和时间的,并不像冲击屏障般,集聚灵力,一下将金丹炸开,这样作为跟自爆金丹没有什么两样。这不是破丹结婴,而是自取灭亡。

    破丹的过程是持久不断的过程,修士要操控灵力将金丹包裹住,形成灵力漩涡,一层一层将金丹研磨下来,最后在这漩涡的中心形成一团粉末,当所有的金丹都化为粉末时,再操控灵力不断将粉末细化,越细腻越好,最后由灵力控制,映射本体形成一个如同本体一般的构造,将这些粉末塑为一个婴儿状。

    塑成婴儿状才是开始,要以心法操控在这婴儿中形成灵力通道,还要将自身神魂投入其中,让其如同本人一般。

    然后,逐步蕴养,使得其开始炼化体内灵力,形成法力。

    破丹结婴时,当修士的金丹全部被化为粉末之时,修士便完全失去了能力,这时是最为危险的时候,所有一般修士破丹结婴,都要选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傅宇此时正着手的是形成灵力漩涡,在如此庞大的灵力下,这灵力将金丹包裹,围绕金丹为核心,开始流转起来,速度逐渐加快,最后便形成一团环绕金丹的灵力漩涡。

    到了此时,就是水磨的功夫,傅宇也不急,操控灵力将金丹一磨削下,尽量将从金丹研磨下来的能量细化。

    过了片刻,傅宇突然脸色一变,停下了天衍决,傅宇停止了功法,周围的灵力顿时骤然停止,然后开始溃散。

    黑荒深渊又恢复了平静。

    这种中途停下功法,对修炼者的损耗极大,好在傅宇才刚刚开始,影响倒没有什么,调理两天便可恢复,如果金丹都只剩一半停下来,影响就大了,恐怕再也恢复不到巅峰状态。

    好端端的傅宇为何停下了破丹?

    原来,傅宇在操控灵力形成漩涡前,一切都极为正常,可是当傅宇开始操控灵力漩涡磨削金丹时,猛然发现自己的金丹与其他修士不同。

    这金丹是七种颜色,原本各占一片,如今被灵力漩涡磨削下来,这些粉末便混杂在一起。相互将竟然有些排斥,如果金丹全部成为粉末,这种排斥力定然会让得粉末根本无法凝集在一起形成元婴。

    如果不解决这种排斥,到时候如果金丹都成粉末后,结不成元婴,可就修为全废了。

    傅宇的眉头也是紧皱起来。

    他完全没有意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天衍决在结婴是居然有如此令人棘手的问题。

    为何金丹时没有这种排斥,而化为粉末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感受中金丹周围慢慢溃散的灵力,傅宇也是极为郁闷,还好及时发现磨削下来的粉末之间有问题,此时停下虽然对自己修为影响不大,但对自己的信心可是不的打击。

    傅宇修炼天衍决这么多年,早已是滚瓜烂熟,此时,只好再次将天衍决逐字逐句进行斟酌,想要寻找其中的奥秘,破解这个难题。

    然而,揣摩了许久,仍旧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傅宇再次将自己从修真以来得到的关于修炼的知识,包括一些闲杂逸闻都在心中回想一边,更是将在浩然宗阅览的典籍反复体味了一遍。

    有许多记载破丹和结婴中出现的问题,从来没有记录过金丹粉末还会排斥的。

    功法没有问题,而各种记载中也从未听闻如此奇怪的情形,傅宇一时陷入了死胡同。

    心头也有些明悟,这天衍决从古至今只有他一人修炼,当然不可能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暗暗提醒自己,不要焦急,既然找不到,就自己揣摩,天无绝人之路,无数的艰辛危机都走了过来,这困难算什么!

    平复下心情,傅宇冷静下来。

    开始一一,将自己修炼所知道的东西一一拿出来研究,从青云决开始揣摩,然后是各种凝脉期的功法,每一项都细致的推演。

    凝脉期的功法,以傅宇目前的经验和见识,自然极为简单,揣摩之间竟然发现许多功法的漏洞。

    反正也不急,傅宇索性将这些漏洞和不足进行改善。

    凝脉期后,是筑基期,然后是金丹期。

    这一揣摩竟然花了傅宇两个月的时间,虽然没有找到原因,傅宇倒是得到不少修炼上的感悟。

    而当傅宇再回头去看当初自己改善的凝脉期功法,竟然发现当初所想太过单纯,这些功法竟然还有许多可以完善的地方。

    一不做二不休,傅宇干脆又从凝脉期完善起功法来。

    每一次完善,都需要竭尽全力,将自己所学全部拿出,尽量做到周详。这样下来,对于傅宇的修炼竟然有不的提高。

    傅宇沉浸在这种对功法的研究中,一遍遍乐此不疲,其对修炼的认识也是不断的提高。

    这一天,傅宇在研究属性对功法的影响时,猛然间豁然开朗,心头明悟过来。

    对!就是因为属性之间的相生相克,造成金丹粉末之间的排斥。

    原来,傅宇的金丹有七种颜色,实际上是七种不同的属性能量相生,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而那粉末本就是由不同属性能量构成,由于被打乱了顺序,七种属性合在一起,当然有的属性间发生相克,从而引发粉末之间的排斥。

    只要按照特定的顺序排列粉末,便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傅宇脸上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