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宗门钟鸣

    魏悍等人极为兴奋的走了过来,看见傅宇脸上无喜无忧,连忙收敛了气息,也跟着严肃的板起脸。~,

    “走!回宗!”

    傅宇一声招呼,率先便向宗门中行去。他知道这一战后,应该暂时没有人打天星宗的主意了。下面要应对的是玄坛宗的报复。

    当天星宗修士离开,傅宇随手一摄,无数的阵基飞来,落在呈天戒中,而那天星宗山门外的情形也是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滋!

    下一刻,齐齐的抽气声猛然爆发,无数修士目瞪口呆,眼神定定的看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修士,蓝色衣衫,皂色纹理,全是玄坛宗修士的尸体,而那些尸体的稍远处,一具孤零零的尸体浑身焦黑的躺在那里。

    “这?”

    “这是莫刃吗?”

    “这是真的吗?”

    “老李,你打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人群中不敢相信的声音连接爆发,莫刃的死让众人惊恐交加,震惊莫名。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莫刃,玄刀手莫刃,强大如斯的他竟然被杀了!玄坛宗修士竟然全军覆没,一个也不剩。这天星宗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他们不怕玄坛宗的报复?”

    “天星宗下手竟然如此狠辣,莫刃死了,不知会引起玄坛宗多大的怒火!”

    “敢将莫刃击杀,即便就是夏渊宗和沙西宗的也要斟酌后果。这天星宗却是连一个大乘后期修士都没有,他们到底有什么依仗?”

    片刻,便有天星宗修士走来,将那些尸体收拾抬了进去。没有多久,天星宗山门一个人也无,全都消失在护宗大阵之中。

    看着天星宗修士毫无顾忌的打扫完战场,远处观看的修士眼中除了震惊外,还有一丝恐惧从心头冒出。

    天星宗展现出来手段太吓了,不但凶悍强横,而且杀伐狠辣,肆无忌惮,连玄坛宗的莫刃都敢杀,这南福郡还有什么人不敢动?看来以后千万不要招惹天星宗,否则莫刃就是前车之鉴。

    天星宗这一战,让得无数的修士对天星宗抱有极大的敬畏。

    就在此时,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飞来。众人回首一看,这不是张正审带领的沙西宗修士吗?

    张正审老成的视线扫视全场,却是发现那天星宗山门前有一些残存的战斗痕迹,但是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修士。而远处观看的修士却是神情特异,有些失神。

    “这是怎么回事?”

    张正审心中嘀咕,即便夏渊宗和玄坛宗战斗再激烈,也不可能一个人都不剩,难道他们都进入天星宗去了?可那仍旧灵光湛湛的护宗大阵连一点受到攻击的样子也没有啊。是不是天星宗自知不敌,主动打开护宗大阵将他们引入宗内去了。

    可是看这些玉溪坊市观战修士的神情,似乎事情并不是这样,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

    “去问问夏渊宗和玄坛宗怎么回事?”

    张正审努了努嘴,立即就有一名修士越众而出,走向观战修士。

    看着静静的天星宗山门,张正审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莫刃和花不凡联手起来了,可是以他俩的性格,绝对不会握手言和。否则,自己也不会做这样的决定,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面前的情形又让得张正审不由不相信,一股不妙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难道这次被莫刃和花不凡联手坑了!

    片刻,那名修士就会来了,手中拿着一枚玉简,面色极为古怪,让得老奸巨猾的张正审心里更是狐疑起来。

    他发现这些观战的修士看向沙西宗的目光,有一种不能让他理解的意味。既不是不屑,也不是嘲笑,似乎有点替他们庆幸的样子。

    “怎么回事?”

    张正审被这种视线看得有些不再淡定起来,手一招,将那玉简摄在手中,神识投入,下一刻,他的面色剧变,脸上爆发出极为震惊之色。

    “这怎么可能?”

    拿着影像玉简,张正审的手激烈的颤抖起来,可想而知莫刃的死对他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作为实力和莫刃相若,凌驾大乘期修士的高手,比之那些看热闹的修士更明白其中的厉害。

    像他们这样的修为,若果不是对手实力强太多,根本无法将他们击杀,即便面对普通的道鼎修士,一心逃遁也是有机会保住性命。而从那玉简的影像看,莫刃根本就是被活活击杀的,连一丝反抗都没有。

    张正审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为何那些观战修士眼中的视线是如此的怪异。他抬头看向天星宗护宗大阵,顿时觉得有着无数的危险隐藏其中,无数的杀机随时可以爆发出来,将任何敢上前攻击的修士吞噬。

    张正审心中一阵后怕,如果是自己也像莫刃一头扎进天星宗的陷阱,恐怕下场也会和莫刃一般吧?

    他嘴唇紧闭,后槽牙默默咬动,片刻之后,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修士喝道:“咱们走!回宗去!”

    身形一动,便沿着来路爆射而出,似乎是头也没有回,实则在回首之际,眼神的余光将天星宗山门盯了一眼,露出一丝惊悸,在他心里,这天星宗已经被列为不可招惹的宗门之一。

    “若是玄坛宗替莫刃报仇,或许,这一次玄坛宗将招惹上一个恐怖的敌人。”

    张正审口中喃喃,当余光中再没有天星宗的影像,他脚下法力爆涌,猛然化作一道紫火向远方急掠而去,而那些沙西宗的修士也纷纷施展遁法,呼啸而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走了!玄坛宗的修士就这样走了!”

    “强大如张正审这般,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交待就迅速离开。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啊!”有修士感叹道。

    “废话!他不走还能干啥,难道等着天星宗的修士追出来大战一场,还是去攻打天星宗的护宗大阵。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天星宗,不得了啊!”

    议论声随着张正审的离开终于再次热烈的响起。直到许久,才有修士在恍惚中离开此处,所有观战的修士都如做梦一般,有的面带激动,热烈的讨论着,有的默默无语,有的叹息连连,终于三三两两的向玉溪坊市行去。

    半个时辰后,天星宗山门彻底陷入寂静之中。

    十万里外,一处巍峨的大山中,连绵的山峰,无尽的翠绿,莽莽原始森林中,有一处气势磅礴的巨峰,在这巨峰之上,无数的仙灵气迷漫,显然是一处上好灵脉所在。从那山脚一直到半山腰,有着无数恢宏大气的殿宇,而巨峰附近的山峰上,也是有着零零落落的建筑。

    这里便是玄坛宗的宗门所在地。这座巨峰便是玄坛宗的中心,名为揽胜峰。

    揽胜峰的山顶,有着无数潜修的高手,一栋栋独立的房舍比比皆是,那接近峰顶之处的方圆百里范围内,有三十多栋修建别致的院落散布其间,这里有着气息强大的修士正修炼着。

    突然一道强大无比的气息从巨峰后山深处爆发,引得整个天地风卷云动,天地变色。巨峰山顶上那些强大的修士猛然一震,瞬间就有无数道身影从修炼之所爆射而出。

    “怎么回事?那是太上长老的修炼处所,什么事竟然惊动了太上长老?让得他爆发出如此强横的气息。”

    这些强大的身影面面相觑,疑惑的道。

    “铛铛!”

    话音未落,揽胜峰中部传来一阵急促的钟鸣声,众人霍然变色。

    “这是召集宗门高层的钟鸣,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旋即,一道道强大的身影向揽胜峰中间一座巨大的殿宇飞去,个个都行色匆匆,显然这样的急招令在玄坛宗也是极为少见的。

    “林长老,知道宗门急招我等所为何事不?”一名身形瘦小,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从远处掠来,正好与一名满面红光的玄衣老者相遇。

    “原来是吴长老,我也不知是为何,刚刚从修炼中醒来,便听到宗门的招呼,我便连忙赶了过来,宗门这般着急,想必事情不小。走吧,进去就知道了。”

    林长老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跨入大殿,刚一进入大殿便觉得大异于往日,气氛极为凝重。目光霍然集中在那大殿首位上,两人不由一惊,连忙躬身行礼。

    “莫老!”

    那座椅上,坐着一名麻衣老者,鹤发童颜,此时却是满脸怒容,听到两人的招呼,只是在鼻孔中哼了一声。

    林长老和吴长老脸上一阵尴尬,却是不敢有何不满之色流露。而坐在麻衣老者旁边的一名身穿文士服的六旬修士,乃是玄坛宗宗主谢希渝,连连向他们两个挤眼示意,两人一愣,再次躬了躬身,方才走到一旁挨着早到之人坐下。

    “周长老,知道怎么回事不,莫老那样,究竟是谁将他激怒了?”

    林长老悄悄传音问身边的另一位修士。

    “嘘,千万不要出声,听说是莫刃出事了,他和其带领的所有修士生命令牌都碎了,全部陨落了!”

    林长老浑身一抖,好在周长老传音前就嘱咐了,否则定然会失声惊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