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四宗行踪

    心中虽然腹诽不已,但也是极为羡慕洛华有这么强大的攻击灵宝。或许这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

    洛华使用这一招后,消耗颇大,在傅宇愣神之际,也花了不短的时间才缓过气来。

    “怎么样,这招如何?”

    洛华面带得意之色,也不看那旱蛟毒龟的情况,径直走到傅宇面前,整个人充满了兴奋之色,显然刚才那惊天一击的效果他是极为满意。

    特别是看到一路以来冷静沉稳,手段惊人的傅宇,也被惊呆失神。洛华自然是极为高兴,终于可以在傅宇面前扬眉吐气一把了。

    “厉害!厉害!”

    也不知傅宇说的是洛华厉害还是那赤龙矛厉害。

    “感觉如何?”

    傅宇问道,这一仗虽然洛华最后使用了灵宝赤龙矛,但前面的战斗还是对洛华有极大的好处。

    “嗯!感觉好极了!”

    听着这话,傅宇直接沉默,显然洛华所说的跟傅宇所问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看着是威风了,可惜什么都没有了。”

    傅宇视线落在前面那个巨坑中,苦笑一声,不仅旱蛟毒龟在刚才一击中化为齑粉,而且那珍贵的毒尘枯菇也被战斗的余波完全毁坏。

    听见傅宇的话,洛华视线也是落在毒尘枯菇之处,脸上不禁露出尴尬的神色。

    “呵呵,下次注意啦!”

    洛华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对于这些天材地宝什么的,他完全是没有什么概念,总之坏了就坏了吧。

    傅宇头再次垂下,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和洛华比起来,自己就如一个守财奴,见不得如此稀有的灵药被毁掉,毒尘枯菇在呈天戒中可是无法种植出来的。

    默默无语,傅宇转身向前,留下还沉浸在击杀旱蛟毒龟喜悦中的洛华。

    “等等我!”

    许久,洛华的声音在百丈之外响起。

    轰!

    又一头妖物被洛华击杀在地。这次保持完好,洛华道掌风劈下,卷起一个妖丹,顺手抛给傅宇。

    “多少个了?”洛华问道。

    “五十六个。”傅宇笑嘻嘻的将妖丹收起。

    这段路途中,两人一边探寻,搜索地图中没有标明的地域,一边历练,连路来也是击杀了数十头妖物。

    傅宇神识强大,配合着明王冠的强大增幅,谨慎的避开一个个危险之地,但是还是有不少地区无法绕过,只好挑一些实力弱点的妖物盘踞之地而过。

    一路来,只要不是实力太强大的,傅宇都在边上观看,由洛华上去战斗。

    虽然没有现二层的入口,但洛华的经验却是飞的提升着,到了此时,已经完全可以媲美经常行走修真界中的普通修士。不再像刚出来时什么都不知道。

    “这小子果然是一个天才!进步真的让人惊叹!”

    傅宇对洛华神的进步也是赞叹不已,短短两三天就达到这样的水准。刚才战斗中洛华的判断精准无误,攻击犀利,杀伤力强横,身法、攻击配合完美。

    加上一身豪华的装备,任何一件武器、防具都是珍品,施展的功法也是极为高级。令得洛华的综合实力强大无比。

    此时,任何一个修士看到洛华的战斗,看着他出手老辣凶狠,攻防进退干净利落,都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修真高手。却不知道几天前他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修真菜鸟。

    “再历练两天,或许就可以放心带他探索那些危险之地了。”

    傅宇暗自道,这些天他凭借强大的感应,带着洛华游走在夏阊王墓中,一直刻意避开那危险之处。

    傅宇有一种预感,要想进入第二层,必须将那些危险之地一一探索打开。或许那二层的入口正在某一处危险之地中,一场激烈的战斗和危险正等着他们。

    转瞬两天过去,傅宇两人也终于将安全地带走完,那个地图玉简上,未探明的地方可以看到两人行进的线路,弯弯曲曲,来回往复,留下了大量阴影区域。

    这些都是傅宇感知极为危险的地方。

    此时,傅宇两人站在一处战斗的痕迹处,看向茫茫的墓穴深处。

    “他们是从这里过去的。”

    四大宗门组成的队伍起码有上百人,也不知他们是各行其是,还是集合在一起。

    “洛华,过来看看,从这些痕迹中能不能看出是那一宗修士留下的。”

    傅宇招了招手,洛华身为华月宗弟子,自然最有言权。

    “是泰岳宗的烈阳九斩!”

    当洛华仔细看过那些痕迹时,抬起头来,十分肯定的道。

    “走,咱们跟在后面。”

    两人沿着痕迹一路追寻,一连现了十多处战斗的痕迹,有的地方大地破碎,空间余波犹存,显然是遇到了强大的对手。

    这些修士并没有傅宇那般强横的神识,自然无法避过墓穴中的危险之地,所走之路也是一条直线,凭着强大的队伍轰杀出一条血路。

    “四大宗门的修士应该汇聚在一起了!”

    连续查看了十多处战斗的痕迹,两人终于确定了四大宗门修士的动向。

    “我们还跟不跟?”洛华问道。

    “不急,从这一路直线过去,肯定是看到了我们留下的痕迹,想必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跟在后面说不定会引起误会。一时半刻他们也把墓穴探索不完,咱们寻一个地方休整一下,我提升一下修为,你总结一下这些天的经验。”

    既然确定了四大宗门的行踪,这样的一支庞大的队伍,即便两人闭关几日,也很容易跟踪而上。

    “好吧!”

    经过这些天的历练,洛华也终于知道自身的短处,以前宗门内的战斗纯粹就是儿戏,大家都刻意让着自己,原来的那些所谓战斗经验,完全就没有丝毫用处。

    “等自己将这些天的战斗经验完全消化,实力绝对会提升一大截!”

    “到时候我回宗门,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那些家伙,居然都蒙骗我!”洛华恨恨的道。

    华月宗中那些修士全然不知已经被洛华惦记上了。

    傅宇前面带路,寻了一处偏僻之地,两人在崖石上凿了一个临时洞府,傅宇自然在周围设下预警和防御禁制。

    洞府三间屋子,傅宇、洛华、白虎各处一室。

    “好好感悟一下,相信你一定大有收获。”

    傅宇对洛华说了一句,便转身准备进入自己那屋。

    “等一等!”

    洛华叫住傅宇,将自己的血玉凝灵果递了过来,道:“这些给你,将它们炼化了,说不定有机会冲击大乘后期。”

    “你自己留着用啊。”

    傅宇苦笑道,就是将所有的血玉凝灵果炼化,自己也不会突破到大乘后期。

    实在是自己才突破到大乘中期没有多久,各方面的还没有完全适应,虽然自己意念化晶,不夷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是傅宇还是不愿这么快就冲击到大乘后期。

    虽然突破到大乘后期实力可以成倍暴涨,但傅宇还是有野心,到了大乘后期就是掌控奥义的阶段。

    傅宇持有九鼎空间这个强大的作弊神器,自然是要将所有的奥义精研熟悉才突破到后期,这样就能借助突破之时将九种奥义掌控,那时,借助对九种奥义的掌控,说不定相辅相成一鼓作气在奥义上做出跨越式的突破。

    一旦自己真正掌控九种奥义,如此强横的基础,绝对会成为一名旷古绝今的强大道鼎修士。

    九种奥义!

    这个真的是巨大的野心,若是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突破道鼎,只要掌控一门奥义,都能借助奥义之力,形成规则之力,成就道鼎。

    许多修士都是精研一种奥义,以此来问鼎,也有才情惊艳之辈,掌控两到三种,据说有一名掌控四种奥义的天才修士,刚刚突破就能以道鼎初期斩杀道鼎后期,其彪榜的战局成为修真界不朽的传说。

    这名修士也最终成为一名强大无比的仙级修士,踏上广袤无际的星际。

    而傅宇竟然想掌控九种属性。

    如是没有九鼎空间,傅宇也不敢有这么大的奢望。

    感悟静修一门奥义就能穷尽修士无数的时光,能掌控一门已然是极为困难。谁都知道奥义掌控越多,实力就会更强,但是哪怕有漫长的修炼时间,也没有哪个修士敢同时参悟九种奥义。

    “拿着吧,这东西我也没有用,修为到了后期圆满,主要就是参悟奥义,奥义不精进,突破道鼎难于上青天。”洛华道。

    “而且这样功效的东西,我这里还有不少。”

    洛华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也只有他敢这么财大气粗,连这么珍贵的东西都毫不犹豫的送出。

    “也罢,那谢谢啦!”

    经过这么多天的接触,傅宇也知道血玉凝灵果对洛华这个身家丰厚的家伙,确实不算什么,当下爽快的接过血玉凝灵果。免得推去推来,显得矫情。

    接下来的几日,傅宇和洛华都闭门不出,各自忙着。

    傅宇坐在临时粗糙的洞府中,缓缓运转天衍决,很快洞府中便有无数仙灵力翻涌起来。

    大乘中期是一个过渡时期,但也是极为关键的时期,一个修士将来的实力如何完全取决于大乘中期打下的基础。

    傅宇双眼微闭,陷入沉思,一直以来,九鼎空间中八个空间他都亲身经历,使得对八种奥义的感悟进展顺利,偏偏那“时”之门,直到如今也没有办法打开。这让得傅宇心中极为不甘。

    “时”之奥义参悟受阻,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一定要将这时之奥义参悟出来!”

    傅宇眉头收缩,目光锐利,坚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