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再屠五鼎

    傅宇这一次冒险一击,让人根本无法意料,毕竟修真界掌握时间奥义的修士几乎没有,遇到的机会微乎其微。没有人会想到傅宇竟然掌握了时间奥义,甚至连身处其间的钟山至死都不知原因为何,更何况其他修士!

    那名与钟山一起攻击傅宇的同伙干脆认为钟山大意了。

    “妈的,你竟然杀了钟山!我要你给他陪葬,死来吧!”

    持刀黑衣修士怒吼一声,刀光再起,他暴怒中完全没有想到刚才傅宇已然是接了他一招,反而趁机将钟山击杀,只以为纯粹是一个意外。

    所以,黑衣修士就悲哀了。

    这一次,傅宇连时间奥义都没有施展,长剑掠过一道玄奥的轨迹,一剑切入刀光之中,那看似浩大无比,铺天盖地银亮的刀光瀑布间便夹杂了一道黑线,显得极为不和谐。

    铿!

    下一刻,刀剑相击声爆响,黑衣刀手大惊失色,他感到自己的刀法完全失去了控制,汹涌如潮的攻击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在这混乱的能量之中,一道锋锐无比的气机将他死死锁定,他感到无论如何躲避,都无法摆脱这股令人心悸的杀机。

    恐怖,生死大恐怖!

    一股冷汗瞬间从他的脸上涔涔狂流而下,他那凶残充满杀意的眼因为惊恐而瞪得浑圆,目光散乱,早已没有了最开始的凌厉,剩下的唯有惊恐和不安。

    “术字诀!杀!”

    傅宇低喝一声,心念一动,龙吟剑犹如幽灵般高速卷了过去,所过之处,所有混乱的能量立即被剑光收纳入其中,凌厉而狂暴的攻击狠狠的轰杀在黑衣修士身上。

    啊!

    黑衣修士怪叫一声,拼命抵挡,可是这一击相当于傅宇和他刚才的攻击叠加而成,如同两人全力一击。

    轰!

    黑衣修士长刀被击飞,脱手而出,龙吟剑微微一顿,立即又斩向黑衣修士。

    噗嗤!

    血光再现,黑衣修士直接被一斩开,从左肩斜向下分成两片,那元婴仓皇逃出,傅宇剑光一卷,立即就将其搅成粉碎。

    又一名五鼎修士陨落!

    从傅宇被两人围攻,到两人被击杀,不过是几息之间,可以说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都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这两人已经彻彻底底的陨落。

    黑衣头领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傅宇这么彪悍,不说两名五鼎修士,就是一名也能轻松碾压傅宇,一名道鼎初期,再逆天能和五鼎修士抗衡吗?

    在他看来,五鼎修士击杀傅宇犹如碾杀一只蚂蚁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傅宇的逆天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若是知道连强大如塔信王这样的九鼎修士都栽在傅宇手中,或许他不会这么轻易动手。

    轻松将这名五鼎黑衣修士斩杀,傅宇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一个多月精心参悟藏风化丹术,终于将术字诀融会贯通,这一次尝试,威力强大得出乎傅宇的意外,果然是藏风化丹术中最玄奥的一诀。

    “这个家伙修为到底有多高?”

    无论是黑衣修士,还是通达商号的修士,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傅宇。傅宇的战力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满以为是最弱的一个,突然变成了噬人的猛虎。

    即便是他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松斩杀两名五鼎的修士啊,要知道五鼎修士即便在大势力中也算得上精英高手,就这样轻飘飘的被傅宇灭了。

    如果傅宇是一位九鼎修士倒还情有可原,可偏偏面前这个年轻的家伙,怎么看修为都只是道鼎初期,一鼎的修为啊。

    只要是溆泊州的修士,没有人不知道傅宇十多年前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大乘修士,曾经被殇乾宗追杀得连面都不敢露,藏匿了阵阵十年。如不是对傅宇知根知底,他们真以为傅宇是一名九鼎高手所扮。

    对于众人的震惊,傅宇见怪不怪,这样的情形他早不是第一次,已然经历过无数次,逆天的越级斩杀对手,不过是习以为常的事。

    到了此时,傅宇也对自己当初压制着境界不突破,将九种属性都修炼到大成,此时突破,简直就是涅槃化龙,一飞冲天,面对两名道鼎中期修士,完全是以一种碾压的姿态。

    现在傅宇的实力,任何道鼎中期、初期的普通修士,在傅宇面前,只有被横扫的结果。

    当傅宇将两名五鼎修士斩杀,形势立即变得势均力敌起来。

    黑衣头领眼中阴沉的要滴得出水来,他突然感到自己这次真正的踢打铁板上了,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们不敢施展自己擅长的绝招,能缠住通达商号的修士,已然是竭尽全力了,如是继续纠缠下去,弄不好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必须立即离开!

    黑衣头领万分懊悔,这一次打草惊蛇,不仅没有将傅宇击杀,还折损了两名五鼎修士,也是让他倍感压力,讨好少主的事没有办成,一点功劳没有捞上,回去之后说不定还会被追究责任。

    “撤!”

    黑衣头领大喝一声,一招轰出,身形暴退。

    其他黑衣修士见此,也是纷纷腾身而起,就要脱离战团。

    “嘿嘿,想走?没门,兄弟们,给我杀!”

    金胖子本以为傅宇已经陨落,没想到峰回路转,傅宇反而斩杀了两名五鼎修士,心情大好,见黑衣人就要逃跑,哪里会给这些人逃脱的机会,立即大喝一声,揉身冲上前,犹如一座小山向黑衣头领碾压过去。

    轰隆!

    战斗刹那间再起,各种法决的灵光冲天而起,剧烈的震荡将天空撕裂。

    这可不是大乘修士间的战斗,而是一群高阶修士的搏杀,浩荡的能量犹如狂潮般呼啸,整个天地都为之黯然失色。

    大地在**,天空在颤抖!

    刚才是黑衣修士大占上风,此时他们为了脱离战斗,战意已失,再加上心有讳忌,顿时就落了下风。

    傅宇略微一思忖,虽然不知道这股突然出现的势力来自何方,但目标已是很明确,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将自己斩杀!

    心念至此,傅宇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杀他全家!

    傅宇虽然不愿与人结仇,但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既然你敢做初一,我傅宇就敢做初二。

    想逃?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轰!

    傅宇身上气息狂涨,身形一动,空间奥义施展开来,犹如鬼魅般陡然跨过数百丈,那名弓箭手正欲返身而走,陡然身形一僵,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的视线中,身前两丈开外,一道身影缓缓凝固。

    青色的长衫,年轻的脸庞,一双深邃的眼神清淡的看着自己,目光没有杀机,反而让这名弓箭手冷汗暴出,这样的目光才是最危险的!

    “你...”

    弓箭手刚刚吐出一个字就凝住再也说不下去,因为一道磅礴的奥义规则之力将他紧紧束缚,他眼睛大睁,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的奥义规则在对方面前,犹如萤火比之明月,让他根本就发挥不出五鼎修士的实力。

    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何与他修为同为五鼎的伙伴,在傅宇面前败得如此摧枯拉朽,毫无反抗之力。

    没有了奥义规则的优势,五鼎又能发挥多少实力?

    黑衣弓箭手双肩剧烈的抖动,他此时真正的感到死亡是如此的近,心中巨大的恐惧让他生不出一点战斗的勇气。

    “我不想死,求求你,不要...杀我。”

    黑衣弓箭手牙齿不断上下敲击,发出咔咔的声音,他惊恐万状,完全没有了一点高阶修士的气度。

    “说,你们是什么人?”

    傅宇冰冷的声音响起,突然在黑衣弓箭手耳中炸响,顿时令得他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道:“我们是天...”

    话音未完,陡然黑衣弓箭手脑袋波的一声,一股黑血从他的口鼻中流下,显然是身魂俱灭,受到毒誓的反噬。

    傅宇叹了口气,想从这些黑衣修士口中得到消息显然不可能,想必这些人来之前都发下了毒誓,一旦违背,立即被天道轰杀。

    看着黑衣弓箭手缓缓倒地,其他的黑衣修士们眼神都是一变,三名修士的下场,让他们心中冰冷一片,知道不拼命是走不脱了,手下的攻击顿时变得疯狂起来。

    这种疯狂的攻击也让得通达商号的修士颇为忌惮。

    傅宇看着战斗的情形,便知道今天无法再留下黑衣修士,当即不再关注他们的战斗,而是将黑衣修士的战斗特点记在心头,一旦有一天遇到,他定然能认出这些人。

    果然,在黑衣修士疯狂的攻击中,通达商号修士束手束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呼啸而去。

    “妈的,竟然让他们逃了!”

    金胖子骂骂咧咧的掠了过来,一副极为不甘心的样子。傅宇微微一笑,道:“呵呵,金道友也不必在意,以他们的实力,咱们想要留下他们,确实力有所不逮,就如你们要走,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修为到了这等程度,想要像傅宇这般轻易斩杀道鼎级的修士,除非是大家以死搏斗,不死不罢休,否则很难击杀同阶修士。

    当然,傅宇这样的怪胎并不在此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