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裂影分身

    曦妃嫣面色不变,玉指法决连弹,一道淡淡的幽光出现,层层叠叠,看上去无限幽深,将曦妃嫣护在其中。

    嗡!

    音光乍现,众人便猛然看见一枚无形的短剑击向曦妃嫣额头,狠狠的扎进那幽光之中。

    “啊!”

    傅宇惊呼一声,目光死死盯着那无形音光的剑芒,心脏砰砰狂跳不休。

    曦妃嫣恍若未见,任由那音光肆虐。

    玄衣男子见曦妃嫣竟然丝毫不防范,顿时大喜,没有想到这一击便要建功。

    他这编钟乃是从一上古遗迹中得到,能激发出音波攻击,厉害无比,同时还有一套法决,正好能催动这古编钟,让音波汇聚,凝聚成无形的攻击。

    这招令人防不胜防,杀伤力及其强大。

    乃是他的杀手锏!

    众人震撼不已,面色凝重,无数观众设身处地均感难以应对这鬼魅的一招。

    护甲这种实物根本无法防御住音波的攻击,音波具有强大的穿透性,而且当音波**控之后,更是凶戾万分,若是没有办法,就只能凭借自身实力硬抗。

    但是那音波已经幻化成短剑之形,穿透力比之四散的声波攻击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众人无不扼腕叹息,以为曦妃嫣定然失败。

    突然,玄衣男子面色一变,他突然感到那音波之剑刺入曦妃嫣周围的幽光之中,仿佛刺入无尽的幽深空间,毫不着力,明明看着离曦妃嫣只有不到三尺远,却感觉距离十万八千里,而且他对音波之剑的控制越来越困难。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极为难受!

    只见曦妃嫣额头幽光闪动,那音波之剑就像被溶解一样,很快消失。

    “厉害啊!”

    傅宇在脸上一抹,手中满是冷汗,终于放下心来。

    曦妃嫣手腕一翻,幽光暴涨,细剑掠出,带着庞大的空间裂痕,斩向玄衣男子,玄衣男子身形犹如云烟,就要遁出。

    然而,下一刻,他神情剧变,感到周围空间不受控制,之前曦妃嫣划出的空间细芒,在长剑的带动下,似乎变成一道罗网,而那细剑就是收拢罗网的源头。

    细剑所过,带动道道肆虐的空间,无数空间划痕犹如鲨鱼群游,追寻细剑而至,蜂拥着向玄衣男子扑了过去。

    玄衣男子一掌击中上古编钟上,便有一道浩瀚的上古气息涌出,巍巍然形成一道狂飙的音墙,挡在身前。

    细剑就像尖锐的长针,叮的一声击中那音墙,空间裂痕蔓延,如浪潮扑打在上面,只见一道道古韵的声音弥漫,将那锐不可当的细剑和空间划痕便被这道音墙挡下。

    众人无不骇然,那没有实质的音墙竟然能挡住如此强大的攻击,大家看向那上古编钟不由有些火热。

    没有人怀疑曦妃嫣那一击的强大,可是那道看似羸弱的音墙竟然稳如泰山,面对撕裂的空间划痕,轻松便防御住。

    玄衣男子眼神一亮,右手袖袍中潜藏的短剑一阵闪烁,犹如毒蛇吐信,流光般的寒芒隐隐在空中泛动,短剑蓦然出现,从曦妃嫣背后狠狠刺出。

    曦妃嫣身形一动,向右闪过,刚一抬头,玄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前面,短剑平平直刺,如奔雷般向曦妃嫣而来。

    曦妃嫣身后空间之中,刚才那短剑的影子才缓缓消失。

    傅宇眼神极为凝重,玄衣男子刚才爆发出来的身法,就是旁观的他也有些看不清,快到了极致,几乎是瞬移。

    而观众中惊呼声再次猛然响起,两人攻防转换极快,刚才曦妃嫣攻击之时,众人还在叹息,以为玄衣男子危险了,哪知道危机刚刚化解,他便展处如此凌厉的反击,这一招变化极快,将曦妃嫣闪避之路控死,形成绝杀。

    玄衣男子的攻击看似不强大,甚至波动都没有多少,但是曦妃嫣却感到无比的危险,那些能量全部收敛在短剑中,一旦击中自己,立刻便会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

    曦妃嫣身形骤停,左手长袖一卷,顿时有滚滚光影呼啸而出,向着那短剑绞杀过去。同时右手细剑如电刺出。

    “反应好快!”

    众人刚刚冒出一个念头,便听到一声轻响。

    刺啦!

    短促的声响传出,似有什么东西被割裂。

    两道身影猛然分开,戒备而凝重的看着对方,此时,众人才发现曦妃嫣长袖上掉下一块巴掌大小的布片,在两人中间缓缓飘落。

    “原来是星空螺蚕丝织成的宝贝,难怪防得住我的天璇剑!”

    玄衣男子凝视着那布片,露出惊异的表情。

    “天璇剑乃绝世名剑,今日一见果然锐利恐怖。”

    说完这句话,曦妃嫣紧闭着嘴唇,绝美的脸庞上充满了强烈的战意,玄衣男子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手中的宝贝也厉害无比。

    这样的对手真的难寻!

    嗖!

    两道身形同时发动,剑光暴发,细剑隐隐飘动犹如不见,天璇剑时不时闪过一道亮光,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竟然不分上下。

    转瞬就是数百招过去,玄衣男子越打越觉得心惊,最初两人还势均力敌,可是曦妃嫣的攻击中夹杂着强烈的幽冷之意,对他的身法影响巨大,每次实在都消耗不小,而玄衣男子的战力就是在那一身鬼魅难测的身法上。

    起初不觉,到了后面幽冷之意对他的影响越来越严重,步法也没有刚才那么灵活,曦妃嫣却越打越兴奋,丝毫不觉疲惫。九阴玄体乃是连大赛深处老者都震惊的神体,法力之浑厚,没有多少修士能比拟。

    玄衣男子天璇短剑猛然一击,身形一闪脱离出战圈。

    “仙子实力强横,在下佩服,我还有一招,如果你能挡住,在下便认输!”

    “有什么招数只管使出来,我都接了!”

    曦妃嫣毫无惧色,细剑不断划动,她当然不会傻傻等玄衣男子蓄势施法,一道道强大的能量狂涌而出,将整个天空都炸开,便有幽黑的光纤之束穿透空间,直奔玄衣男子。

    “好!这一式比之刚才凝练多了!威力绝对上升不止一筹。妃嫣进步真的恐怖啊。”

    傅宇眼睛一亮,他看出着曦妃嫣施展的攻击越发纯熟,每一招都让人不敢忽视,此时这招也是她融合之前的招式灵机一动而成。

    嘶!嘶!

    前面异状陡起,玄衣男子身躯猛然炸开,左右两侧出现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同样握着短剑,明亮的眼睛全都盯着曦妃嫣。

    “裂影分身!”

    观众席上无数惊呼声响起,分身虚影这种身法在修真界有多种,无论多少分身,只有本体才具备攻击力,其他的都是迷惑干扰为主。

    裂影分身却完全不同,虽然带上本体只有三具身影,但每一具身影都和本体一样,具有强大的攻击力,乃是分身类最令人恐怖的功法。

    不过,要保持三道身影都有本体的实力,对法力和神识的消耗也是巨为恐怖,持续的时间不太长,一旦施展出来,定然是要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杀!”

    三道身影同时大喝一声,竟然有滔天的杀气冲天而起,犹如千军万马冲杀而来,顿时天地变色,杀气盈天。

    三柄天璇剑同时斩出,曦妃嫣的攻击犹如纸片一般直接被斩得支离破碎,无数空间划痕散逸奔流,再没有任何杀伤力。

    刹那间,三道身影骤然从三个方向显现,短剑寒光闪动,向着中间刺杀,便欲将曦妃嫣轰杀在中间。

    “厉害!看来不动用底牌还真拿你没有办法呢。”

    曦妃嫣檀口轻叹。

    “玄阴珠!出来吧!”

    一颗幽亮的珠子出现在曦妃嫣胸前,珠子不大,光辉并不刺眼,但是玄衣男子却感到一阵从心底深处爆发的幽冷侵扰全身。

    那珠子的光辉就像曦妃嫣攻击带着的光晕一半幽冷,不过却强大了无数倍。

    曦妃嫣左手食指一点,点在玄阴珠上,幽光暴涨,席卷开来。顿时,飘忽不定,隐藏在空中的玄衣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三个方向,三柄短剑,三条伸长的胳膊,刹那间定格。

    “不!”

    玄衣男子惊呼一声,两道身形碎裂,只剩下曦妃嫣正面的一道,曦妃嫣细剑一点,指向玄衣男子额头。

    “我认输!”

    玄衣男子面露惊恐之色,细剑还未至,无尽的幽冷几乎要将他的大脑凝固。他完全没有想到曦妃嫣竟然不与他游走避让,而是以如此刚硬的方式,正面出手将他放翻。

    当玄衣男子声音落下,白光一闪,便被卷出赛场。

    “妃嫣!厉害啊!”

    当曦妃嫣走出赛场,傅宇已然站在面前,一脸笑意。

    “哦,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不看比赛了?”

    曦妃嫣盯着傅宇,似乎对突然而来的热情有些诧异。

    “呵呵,这不是被淘汰了,没有比赛,也就闲一些。没有想到那个小珠子居然如此厉害,当年你可是占了大便宜啊。”

    “怎么?现在发现玄阴珠不同凡响,心里不平了?要不,我送给你?”

    曦妃嫣冷笑一声,看着傅宇似乎是吃定了他。

    玄阴珠早被她炼化,如果傅宇敢接在手中,只要她心念一动,无尽的幽冷爆发,定然让傅宇吃个大苦头。

    “哪里,哪里,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玄阴珠在你手中才合适,正所谓好马配英雄,好珠配美女。”傅宇腆着脸笑道,他自然知道玄阴珠的厉害,哪里敢去接。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好猪,你才是猪。”

    曦妃嫣看着傅宇,一副遇人不淑的感觉,恨不得给他两下。

    “老实说找我干啥?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可不跟你玩,明天还有比赛。”

    曦妃嫣看着傅宇一脸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便不再跟他啰嗦。一场战斗下来,有许多需要琢磨的,曦妃嫣自觉时间紧迫。

    “我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今天看了你的比赛,我有许多想法,走,到通达商号的练功场,我具体给你讲。”

    傅宇收起讪笑,表情严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