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精血池

    傅宇盘膝而坐,缓缓运转功法,体内的法力有着一股荒莽的气息,从丹田中游走出来,每运转一圈,空中的荒莽之气便被吸入,很快与这股气息融合,让得法力中的荒莽之气不断浑厚凝练。

    “乖乖我滴老天,我看到了什么?竟然不是吸纳仙灵玉,而是吸取荒莽之气!”

    尤敦尧瞪大眼睛,完全傻掉,这荒莽之气对修士的伤害有多大,他是深有体会,可是面前的傅宇竟然在主动吸取荒莽之气。

    傅宇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看着修炼中的傅宇,尤敦尧越发感觉对方的强大和神秘。

    要知道尤敦尧为了进入玄黄大秘境,为了对付荒莽之气,保证三年内有足够的仙灵玉恢复,几乎将所有的家当都置换成仙灵玉,甚至还借了不少外债。

    要是能像傅宇一样,哪至于身上除了常用的装备,整个一穷二白,这也是为何他什么东西都在收集,只要是稍微有点价值的都收入储物戒中。

    这也没有办法啊,他借的外债三年后就翻了三倍,如果不这样,出去以后恐怕连债都还不起,为了借这笔外债,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谁都知道玄黄大秘境中危机重重,就连尤敦尧也没有自信能保证活着出去,所以借钱给他的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如果不是这可恨的荒莽之气,他尤敦尧哪里会弄得如此潦倒。

    看着身下一堆仙灵玉的粉末,他不由感叹老天的不公平,为何傅宇出身那么好,为何自己就不能吸纳荒莽之气修炼?

    就在尤敦尧自艾自怜之间,夜幕逐渐降临。

    玄黄大秘境中的天空被那昏黄的空气遮蔽,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太阳,但是还是有白天和黑夜之分。

    深坑之内寂静一片。

    傅宇和尤敦尧犹如两块磐石,浑然不动,傅宇一直没有动静,尤敦尧也只好陪着,他不知道傅宇为何要留下来,但却识趣的没有询问。

    一夜无话。

    眼看着一晚就要过去,那头顶之上巴掌大小的天空有了一抹亮色。

    突然,尤敦尧发现傅宇的右手缓缓抬起,似乎极为费力,他紧握着拳头,一寸一寸往上提,不断颤抖,就像手臂上压着一座巨山。

    尤敦尧目不转睛的看着傅宇。

    蓦然,他心中一惊,毫不犹豫的急射出百丈之外,浑身一股冷汗唰唰流淌下来。就在刚才,尤敦尧感到一股令人悸动的浩大恐怖威能从傅宇身上散发出来。

    哪怕这股威能并没有针对他,但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逃走,那道威能爆发出来,就算是余波都有可能将自己重创。

    “傅老大究竟在干什么,修炼都弄出如此恐怖的情景。”

    尤敦尧心惊胆颤的看着傅宇,目光盯着一寸一寸抬起的拳头,似乎看到整个世界的力量都再向其中疯狂积蓄。

    嗡嗡!

    剧烈的震荡声响起,一道道波纹向着四周涌去,那些野草和灌木顿时被掀起,飞了出去,傅宇的周围,方圆百丈空荡荡一片。

    那个拳头在尤敦尧的眼中变得恐怖异常。

    而傅宇此时的内心中却是感到极为难受,他静坐一晚,不断感知那道拳意,总是无法触摸看清,直到后面荒莽之气凝练到一定程度,整个巨坑之中似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随之涌来,这股力量一进入,傅宇就惊喜的发现心中那难以捉摸的拳意竟然清晰起来。

    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油然而生,意念晶体疯狂转动,傅宇瞬间领悟这道拳意,这一刻,巨坑中的神秘力量顿时蜂拥而来,他不由自主要举起拳头。

    这一动,散布在整个巨坑中的神秘力量,如同游荡良久的蜂群突然感知到蜂王,疯狂向这道拳意涌来。

    傅宇的脑海之中,一道巨拳不断凝实,傅宇想将这股力量轰出,却是找不到方法,而那神秘力量却不管不顾,仍旧疯狂涌来。

    这股力量应该是当初那巨拳中带着的威能,历经无数岁月,仍旧残余着浩瀚的能量,傅宇凝集拳意,顿时将这些能量激活。

    以至于傅宇才如此艰难,此时的他就像身上无穷无尽的力量,却不知如何运用,如果再不挥出,他甚至有可能被这神秘力量直接碾碎。

    傅宇苦不堪言,他知道参悟了这拳意,却没有找到施展这拳意的法门,所以才造成如此危险的困境。

    “该死,这拳意如何运用?”

    傅宇此时被庞大的神秘力量充斥,如果再不找到方法,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只有将这道拳意散去?”

    傅宇心中极为不甘,好不容易有着绝世机缘,领悟这道拳意,傅宇心中有一种感觉,如果此时将它散去,绝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再凝集出来。

    “可是谁能告诉我如何将这股力量使出来。”

    傅宇仰头狂啸,似乎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懑,他此刻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再不做决定恐怕就来不及了。

    蓦然,天空那拳印的轮廓出现在傅宇的视线之中,天色微亮,那片天空就如一只紧握的拳头,穿越无尽的天际,一拳轰下。

    一道雷光在傅宇脑海闪过。

    傅宇心念一动,随着这一拳猛然向地上狠狠轰下!

    轰隆隆!

    大地四分五裂,天地都在此刻剧烈的颤动,巨大的轰鸣声冲天而起,地下出现一个深达百丈的大坑。

    傅宇浑身狼狈,但却面带喜色,紧握的拳头有着无尽的力量涌动。

    他看着脚下那个巨坑,也是有些目瞪口呆,这是自己弄出来的吗?直到此时,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一拳将那令他几乎暴体的神秘力量轰出,整个人都轻松下来,那神秘力量的恐怖威能也是令傅宇暗自咂舌。

    “天怒神拳!”

    傅宇喃喃的道。

    “老...老大,你成功了?”

    尤敦尧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看着傅宇,眼中带着浓浓的惊恐,刚才傅宇那毁天灭地的一拳,令他心脏几乎都停止跳动,那样的一拳,就是百个他加在一起也挡不住。

    强大,无比的强大。

    这不是修士能施展出来的,只有神才有这么恐怖的一拳吧?

    尤敦尧心中完全被傅宇强悍的一拳震慑!

    哪怕看到此时傅宇极为狼狈,也挡不住他崇拜的目光。这种风采,唯有老大才能拥有。

    “呵呵,借你吉言,有所领悟。”

    傅宇此时心情极好,看着被自己轰击出的巨坑,那形状如同自己站立的巨坑几乎一模一样,虽然比之大坑还稚嫩无比,差之天远,但傅宇知道这一拳已然被他得到。

    假以时日,随着傅宇的实力增长,迟早有一天会轰出那毁天灭地的一拳。

    “嗯,老大,快看,地下有东西!”

    突然尤敦尧惊呼一声,指着那被傅宇轰出的大坑底部,惊喜的叫道。

    嗖!

    一道白影掠出,小白已然提前飞遁而下,身躯暴涨,巨大的前爪连连狂抓,很快,傅宇和尤敦尧的视线中,一具巨大的白骨出现。

    这具白骨晶莹如玉,透着摄人的光芒。

    两人站在白骨边上,顿时一股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伴随着这气息,傅宇感觉一股极大的压迫,令人神魂震荡。

    哪怕这具白骨陨落不知多少年,那股浩大恐怖的威压仍旧令两人难以自持。

    “这是什么等级的妖兽啊。实在太恐怖了!”

    尤敦尧一脸感叹,没有想到这坑底深处竟然掩埋着如此强大的一头妖兽。

    “恐怕不是普通的妖兽,应该是星空巨兽!”

    只有星空巨兽才有如此巨大的身躯,才能历经无数万年而尸骸犹存。中央大陆绝不会有如此等级的妖兽。

    要是真出现这么一头大家伙,恐怕会给中央大陆带来无尽的浩劫。

    “铛铛!”

    尤敦尧的巨棍敲在白骨上,发出金铁般的声音,那白骨毫无半点反应。视线顺着白骨看上去,只见其胸部的白骨全部粉碎,显然是当初那强者一拳便将它击杀。

    对方连这等强大的妖兽尸体都看不上眼,可以想象究竟是何等的强者。

    “这些白骨拿出去任何一块都是惊天的宝物!”

    尤敦尧气息猛然变得粗壮起来,他一把抓住白骨,胳膊上的肌肉鼓动,大喝一声,猛然一提。

    咔嚓嚓!

    一阵爆竹般的碎裂声响起,那白骨一块块炸裂,瞬间成为一堆粉末。

    “啊!我的宝贝!”

    尤敦尧握着仅剩巴掌大的一截白骨,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哀嚎!

    这些白骨看似完整,其实早就被当初那强者一招震成碎末,虽然保持完好,但是外力一动,破坏其中的平衡,立即化为粉碎。

    就在这时白虎掠出,钻入那白色的粉尘之中,张口一吹,一道飓风刮过,傅宇的视线清晰起来,只见那尸骸之下,出现一个血池。

    “那是这头妖兽一身精血所化!”

    傅宇大喜,本来以为一无所获,没有想到还是留下了这等珍宝。

    这头妖兽何其强大,它的一身精血乃是全身血肉筋骨的精华,血池中的精血宝贵异常。而且对妖兽的神作书吧用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