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需要帮助

    凌景盛跟着下来,叶宏朗随后,其他精英营出来的选拔者,都直接在岸边宽衣解带然后下池。

    他们的名额得来方式,都是不易的,不像走关系的,花的是家里的,不是由自己出,无痛身痒,只是耳边不时回荡着家里人多么多么不易的警醒罢了。

    精英营的他们,有的为此准备了很多年,还有人为此,牺牲了不少兄弟做炮灰,甚至是牺牲了兄弟的性命。还有的兄弟,拼命的努力,努力了好多年,乃至付出了生命,梦想就是想要获得一个名额,却求而不得。

    他们,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些为他们牺牲的兄弟。

    对精英营出来的他们来讲,对待着其他战友信念的他们来讲,这些,或许,并不难忍受。

    十几名精英营参加者,全部进入到池中。

    粪池里面顿时多了十几人,又有几个胆子大的,喜欢寻求刺激的跟着进去,参加者,一下子有了二十多人。

    “要是就这么放弃,第一轮的苦,不白吃了么?”

    还在边上犹豫的男考生想到自己在第一轮吃的苦,他受不了在吃了第一轮那样的苦后什么都不做就放弃,所以他随后还是选择了跳进去。

    “我最讨厌吃亏!”

    不少的名门之后,他们几乎都没吃过这样的苦,从小到大,他们也没有吃过什么亏。

    像第一场考核那样的亏,他们之前没有吃过。

    好不容易熬下来,将第一轮那样的亏吃了个干干净净,这让他们放弃?那第一轮的亏,不白吃了?

    连那两个跳进去的女孩儿,哭的哭,闹得闹,但都没有起来,他们总不能比女孩儿差吧?

    在剩下不多的几个女考生这边,她们的竞争心理因为上官鹿,欧阳佳佳的进入,而燃了起来。

    那两个女孩儿都能够忍,为什么她们不能?

    她俩,可比她们的家族显赫多了,可以说是更加娇贵的存在,那样的她们都不出来,她们就这样回去,万一这里的事儿被跟着传了回去,她们会成为圈子里的笑话。

    在家族上,她们的家族比不上她们俩,所以,她们的长辈,就开始拿她们这些后辈来做对比。

    目前她们在修为天赋上,并不输那俩女孩儿,甚至还路胜一筹,如果就这样离开,不就承认了她们比她们还强么?

    嫉妒的心理,让她们跟着下了池塘。

    她们很聪明,有了前面两个女孩儿先见之明,她们没有在池边就脱衣服,跟着下了池塘,在池塘里忍受了很久,才磨磨蹭蹭的开始脱衣服。

    “快点啊。”

    男学员有点不高兴的催促一声,还期待了不少时间,结果一个都没见着。

    大多数都退出了,不退出的,都进入到下面才宽衣解带,身上都沾上那些颜色恶心的粘稠物了,好看的,也不好看了,他索性就将目光移开了。

    “下去了,就算开始,毕竟是女孩子,早一点儿,晚一点儿,差别不大。”

    女学员瞪了男学员一眼,她十分佩服她们,她当初进入学院时参加的考核,都比较正常,没有经历过像这样的非人化考核。要是她当初进行的是这样的考核,今天,她是不是阳辉学院的学员,还说不定呢。

    在她看来,女孩子们能够下去,已经算是成功了。

    就算她知道内幕,知道那些十分近似于粪便的东西并不是粪便,可那些考生们,都不知道啊。

    “老师,那小子,怎么那么淡定?”

    男学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发现自己刚刚竟有些失态,这老师还在前面,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他试图转移段红先的关注点,希望将他刚才的失态,直接掠过。

    “他可能……有点儿意思。”

    段红先的目光也一直在张兮的身上,那小子就跟在泡澡一样,丝毫没有因为是粪池,就有所不适。

    其他的考生大多都是绷着身体的,甚至减缓了呼吸的频率,闭着眼睛,以图可以更少的将臭气吸入自己鼻息中的频率。

    而那小子,眼睛也是闭着的,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微微的,偶尔嘴动一动,像是在打鼾。

    “这是,睡着了?这样的环境,都能睡着,以前的他,到底生活在怎样的环境啊?”女学员顺着段红先的目光看了过去,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微妙。

    认为下到里面,就已经是成功了。

    可他倒好,还在里面睡觉。

    “他很聪明,三天的时间,不睡觉的话,会很难熬。”男学员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反正他又不用参与进去,难不难熬,与他也没什么关系,也不用真的尝试,说话间带点儿高高在上的语气,不用真的为说的话负责。

    “那小子,到底什么变态?”

    欧阳佳佳继续缩在池子里,探着脑袋望着张兮,到了这里面,逐渐的看到又有不少人跟着跳下来,有了她们的开头,后面的女生,也都跟着跳了下来。

    如此多的人都跳了下来,要是没有张兮,她可能就退出了。

    有人能够做到的,她们为什么不能做到?

    尤其是那小子,是在粪池长大的么,家里是从事相关差事的么,在这里面游刃有余,还睡起觉来。

    “喂,那个哥哥,你可以过来一下么!”

    上官鹿哭了很久,哭到了没力气,她不会游泳,即便这粪池并不深,刚好可以露出她们中最矮一人的脑袋,可她一个人在那里,还是不能移动。

    她有点累了,她想要找个东西依靠一下。

    岸边的话,她不知道算不算违规。

    就试图向唯一算认识,有过交集,也是把她给丢下来,目前表现的好像也挺舒适的张兮求助。

    她的大脑有点缺氧,思维大面积的空白,不想多想,也不想多看,尽量的憋着气,不太能适应,希望得到帮助。她光顾着哭了,都没注意到欧阳佳佳也跟着下来了,要不然,她的第一选择应该是欧阳佳佳。

    欧阳佳佳张了张口,终究没发出声音。

    她目前自己的状态就不是太好,不太能给到上官鹿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