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上锈的胸牌

    文件上,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由不得乐雪薇不信,韩承毅确实是放下了所有的一切。

    “天磊,你三叔对你说什么了?”乐雪薇不是贪图韩家的财产,她只是无法相信,承毅怎么会放下这所有的一切,却没有只言片语留给他们母子四人?

    不会的,承毅那么爱她、那么爱孩子,没有理由的。

    韩天磊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三婶,我……我真的不明白,三叔把我叫来,给了这些东西就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三婶,三叔真的走了吗?到底出了什么事?”

    “……”乐雪薇无语的闭上眼,唯一见过承毅的人,却反过来问她?

    突然生了这样的事,d·s集团势必大乱,而在d·s集团大乱之前,长夏先乱了。

    乐雪薇他们回到长夏,便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的。

    韩夫人抱着大宝小宝缩在沙的角落里,对着他们颐指气使的,正是苏乐君。

    “哼!”苏乐君冷眼看向他们,问着下人,“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不用怎么收拾,韩家的东西,一样都不许带走!”

    “你这个坏蛋!”大宝从韩夫人怀里钻出来,瞪着大眼镜骂苏乐君。

    苏乐君一扬手,朝着大宝劈头扇过来,嘴里骂着“你这个小孽种,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简直跟你老爸一个模样!哼……看我打不死你!”

    “住手!”韩夫人吓坏了,拉过大宝护在怀里,苏乐君扑了个空。

    “大宝,没事吧?听话,奶奶看看啊……”

    “哼!奶奶?”苏乐君阴恻恻的笑着,“你们一家人感情好,我这是成全你们!现在连韩承毅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趁着我脾气好的时候,你们赶紧给我走!”

    韩夫人抱着大宝小宝,眼里含着泪,祈求的看着苏乐君,“你不能这样啊!乐君,承毅当初是做了些不恰当的事,可是他对你是很敬重的,要不是你……他也不会要赶你走。现在他已经把什么都给你了,你不能做的这么绝。我已经老了,很快就要下去了,都无所谓了。可是,雪薇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你不能什么都不给她留!”

    “你跟我说这些?你老了,老糊涂了,是不是也当我糊涂?韩承坚怎么死的?他当年要是不去t市,不是为了韩承毅母子俩,我也不会没了丈夫、天磊没了父亲!”

    苏乐君眼眶红,提起往事,她是愤恨的,站在她的角度,直恨不得把韩承毅挫骨扬灰!

    “我告诉你,天磊继承韩家,名正言顺,是他该得的!”

    乐雪薇和韩天磊走进客厅,刚好听见苏乐君的这句话,看到这副场景。

    “妈、奶奶。”

    “妈……”

    两人齐齐走了过去,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苏乐君故技重施,是要赶韩夫人走。

    乐雪薇心酸,知道这一次不一样了,上次丈夫出事,她还可以用妻子的身份替他守住这一切,可是,这一次是丈夫自己放弃了。她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和苏乐君对抗。

    一旁,韩天磊却话了,吩咐下人。

    “你们把夫人和两位小少爷的东西拿回楼上放好,连位置都不许换,听到了吗?”

    “是。”下人们连忙称是。

    苏乐君愕然,“天磊!你干什么?”

    韩天磊蹙眉,“我干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你这是要干什么?还想再把奶奶赶出家门一次吗?妈,我是没用,性格懦弱,可是不代表我心里不清楚!你要是还想认我这个儿子,就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你对三叔做的那些事,真的太过分了。”

    “我,你……”苏乐君语塞,脸色也变了,急切的拉住儿子,“天磊,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啊!韩承毅他分明就是压着你,不想让你继承,现在他有儿子了,他是想……”

    “别说了!”韩天磊厉声喝断了苏乐君,极不耐烦的样子,“够了,真的够了!就像你所说的,现在韩家由我说了算!我要怎么做,没有人能置喙。”

    他走到韩夫人身边,把大宝和小宝抱在怀里,“大宝小宝乖,不要害怕,大哥哥在这里,我们哪里都不去!大哥哥陪大宝小宝去玩,好不好?”

    “嗯!”大宝小宝点点头。

    “走啦!”韩天磊抱着他们往外走,“玩什么好呢?走,先去花园里……”

    面对着这情形,苏乐君气的肺疼,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一向听话的儿子站到了她的对立面上!

    韩夫人欣慰的直叹息,还好还有天磊。

    被苏乐君这么一闹,韩夫人的血压又升高了。乐雪薇扶着她回房吃了药,让她好好休息。而她自己,则回了主卧。她觉得好累,侧躺在床上,闭上眼,仔仔细细的想着这两天生的事情,到底问题是出在了哪里?

    不会是毫无缘由的,承毅突然放弃一切,一定有隐情。

    倏尔,她睁开眼,起床疾步走向衣帽间。衣帽间的暗格里,有一只私人保险箱,是承毅用来存放他的私人物品的,她一直知道,不过并没有打开过。

    乐雪薇此刻却想看一看,觉得也许能从里面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保险箱有密码,乐雪薇不假思索的输入了她的生日,保险箱开了。乐雪薇蹲下来,翻看里面的东西,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红本本。手上一顿,这,这不是当年他们的结婚证吗?

    承毅不是说,不知道弄哪里去了,丢了吗?

    乐雪薇拿起本子,翻开来,正中间是他们的合照,他是一身正统黑色西服,而她穿着韩夫人给她的婚纱头戴、小王冠脑袋歪向他,两个人都笑出了牙齿。

    时隔多年,再见到这个……乐雪薇捂住眼睛,掌心有些潮湿。“承毅……承毅。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一直以来,都让你这么操心,只知道被你疼爱、被你宠,却不知道你生了什么事,对不起……对不起。你回来啊!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好不好?”

    只可惜,照片上的韩承毅并没有可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乐雪薇擦干眼泪,把结婚证放好,继续翻看保险柜。

    “咦?”

    突然,手上一顿,看到一只很熟悉的锦盒。秀眉微蹙,手指慢慢伸向那只锦盒,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锦盒,她以前见过的。那时候,她还在t市,也是在韩承毅的保险箱里。

    心跳突然加快,乐雪薇伸手拿起那只锦盒,缓缓打开。

    倏地,闭上了眼。和她记忆中一样,果然是那只生了锈的胸牌!年代已经相当久远,虽然尽量保护的很好,可是看起来也很陈旧了。乐雪薇捻起胸牌,看着上面斑驳的几个字,四年a班、乔雨薇。

    承毅喜欢了乔雨薇十年的事情,一直以来,她都是知道的。

    因为这个,当年她还一度逃避过他们的感情,后来她对乔雨薇的种种,也有愧疚的成分在里面。像承毅这样对待感情如此认真的人,乔雨薇势必是他心里无法抹去的记忆。

    可是……此刻,乐雪薇却觉得有些蹊跷。

    现在想想,乔雨薇临终的时候,韩承毅甚至都没有进去看过她一眼,而乔雨薇也拒绝了见韩承毅。而且,乐雪薇手上一紧,攥紧胸牌!她蓦地想起,乔雨薇临终前对她说过的话。

    雪薇,在韩承毅那里,曾经有一枚我的校服胸牌,我不知道他扔了没有,如果你下次看见了,记得一定要问问他,为什么保存了那枚胸牌那么多年,知道了吗?

    他从来也不是我的。

    当时因为太难过,乐雪薇没有把这话往心里去。

    如果不是现在看到这枚胸牌,她也不会想起来。乔雨薇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枚胸牌背后究竟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乔雨薇会说,承毅从来也不是她的?

    乐雪薇攥紧胸牌,关上保险箱起身出了房门,她需要找个人好好问一问!这件事,说不定后面有重大隐情。

    一出房门,便撞上了从大宝小宝房间出来的韩天磊。

    “三婶,大宝小宝玩累了,现在睡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一定会等到三叔回来。”韩天磊走向乐雪薇。

    乐雪薇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举起手里的胸牌,递到韩天磊眼前问道,“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韩天磊眸光一敛,脱口而出“三婶你……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乐雪薇一喜,“那么也就是说,你见过?这个东西,你三叔很重视,原因是什么?”

    事关韩承毅过去和乔雨薇的事情,韩天磊蹙眉疑惑不解,“你不知道吗?”

    “……”乐雪薇茫然的摇摇头,她知道什么?她应该知道吗?

    韩天磊讶然失笑,“不会吧?这件事,三叔从来没告诉过你?”

    “我知道,这是乔雨薇的,他以前喜欢过乔雨薇,十年之久……”乐雪薇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哈?”韩天磊更吃惊了,“谁说的?这话是我三叔说的吗?是他亲口说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