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丹心如故,死不悔改

    周一,基地,杭安之的办公室。

    阮丹宁把假条递到了杭安之面前,杭安之垂眼看了看,没有打开。只问道,“请多久?”

    “一周。”阮丹宁回答,“下个礼拜一,我能回来工作。”

    “嗯,好。”杭安之没有多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一会儿让秘书长登记一下,你把这几天的工作对底下人交待一下,就可以走了。”

    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阮丹宁反而觉得很不可思议,她低头看着伏案的杭安之,粉唇微张、欲言又止。

    杭安之浑然未觉,这一阵子因为太过忙碌,胃部老毛病又犯了,前两天才找宋国医配的药丸,这会儿突然又觉得胃部一阵绞痛。他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只瓷罐,取了一丸药出来送进嘴里,拿起一旁的水杯送服。

    抬起头,看见阮丹宁还站在原地,疑惑的问道,“假条我已经批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阮丹宁蹙眉,低头看着那只瓷罐,吸了吸鼻子,闻出来这个味道,和上次在他床单上闻到的味道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床单上的味道很淡,这个则浓烈许多。

    “嗯?”

    看着阮丹宁呆,杭安之蹙眉,“你……有事就说。”

    阮丹宁抬头看向他,指着瓷罐问道,“这个……是什么?”

    杭安之微挑眉,看了一眼瓷罐,“噢,这个……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十四岁的时候,大病了一场,后来胃一直不太好?这两天有点不舒服,又配了药。不过,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

    阮丹宁怔住,支吾着,“是,是跟我没关系,可是,作为朋友关心问两句不行吗?安之,你胃又不舒服吗?都吃药了,是不是很严重?”

    “嘁!”杭安之轻笑,忍住要嘲讽她的冲动,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关心,你的关心就到此为止吧!反正,你也给不了太多。你的这种关心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所以,请你停止吧!”

    “安之……”

    “出去吧!”杭安之打断了她,“不是马上要回a国见父母吗?还有很多工作要交待,你去忙吧!”

    说完,他低下了头,忙着处理手上的文件,再不理会阮丹宁。

    阮丹宁满腔的关心就只能搁浅,她担忧的看着杭安之,不甘心的往门外走。走到门口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轻声说道,“你好好照顾自己,胃不好,要按时吃饭、注意饮食和休息。”

    杭安之毫无反应,连看也不看她,阮丹宁心底一阵酸涩,只好出了办公室。

    “呼!”

    她走了之后,杭安之才把笔放下,身子往椅背上一靠,闭眼扶额。丹丹就要带着顾铭琛回去见父母了,她的关心,是出于友情或是其他,对他来说,都统统不需要了。

    而且,有些事,他已经无法停止了。他陷在罪恶的黑暗边缘逐渐下坠,没了丹丹,他连求生的都没有了……

    几天后,总统府内院书房。

    杭泽镐将一叠文件重重摔在了杭安之面前,皱着眉痛心疾的看着他,唇瓣气的直颤抖,伸手指着站在对面的杭安之,“你……你!这都是你做的?”

    杭安之淡扫一眼那些文件,轻描淡写的问道,“什么?义父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杭泽镐声音提高了八度,怒道,“杭安之!你是狼崽子吗?狼崽子也有血!也会知恩图报!你呢?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杭安之面无表情,神色镇定,“义父,安之真的不明白。”

    “你……”

    杭泽镐气结,走到杭安之面前,抬起手狠狠扇向他,杭安之也不躲闪,‘啪’的一巴掌,在安静的夜晚凸显的分外响亮,父子俩具是一震,相触的目光里都有些震惊。

    “你终于动手打我了?”杭安之偏着脸,斜睨着杭泽镐。

    杭泽镐眸中难掩惊痛,叹息着,“我就是太晚打你了!安之,你这孩子,再继续这样下去,只会把你自己给毁了!我和你义母怜惜你年少失去父亲,母亲又变成那样,小小年纪无依无靠,我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一心想要好好培养你!可是,你呢?没想到你心术不正……害了我一次,还不够,这次你勾结这些人,又想做什么?”

    “哼!”

    事已至此,杭安之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了。他抬头看着杭泽镐,冷笑道,“我想干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怜惜我小小年纪无依无靠?杭泽镐,你不要忘了,我是怎么变得无依无靠的!”

    “你……”

    杭泽镐怔住,不可思议的看着杭安之。

    杭安之面色狰狞,狠戾之气从周身散出来,他朝着杭泽镐咆哮道,“是你!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你口口声声说和我父亲是生死之交,可是,他当年怎么求你的?男儿膝下有黄金,他那么跪在你面前苦苦哀求你,你还是不肯救他!总统先生,是你!你亲手枪决了你的生死之交!现在,你还要你生死之交的儿子来对你尽孝道、忠诚效忠于你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杭泽镐,我母亲当年就在我面前上了吊!是……她是没有死,可是,你看看她,她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杭安之声嘶力竭,眼底布满血丝,心口一阵剧痛,看不见血,但的确是鲜血淋漓!

    “我……”

    杭泽镐怔住,颤抖着唇瓣解释,“安之,你这孩子,怎么钻牛角尖呢?你父亲身居要职,却和有夫之妇私通,甚至滥用职权放虚假‘总统令’,我救不了他!他是我的生死之交,可是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他!至于你母亲,你问过她为什么吗?她现在是不清醒,她要是清醒了,知道你现在这样,她该多伤心难过啊!这些,你都没想过吗?”

    “呵……”

    杭安之无力的冷笑,“你这算解释吗?你堂堂一国总统,只要你愿意,怎么能救不了他!更不要说我母亲,这么多年,我受够了,她连我都不认识了!所以,杭泽镐,我恨你!恨韩家!恨之入骨,恨不得你们死、永不生!”

    “安之,你不要继续了!”杭泽镐劝不动他,急的无法,“你真的要自毁前程吗?”

    “哼!”杭安之讥诮的冷笑,“前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有什么前程可言?要不是为了扳倒你和韩家,你以为,我能安安分分活到现在吗?杭泽镐,你要么就把我关了!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一定不会停止、不死不休!”

    “你……”杭泽镐气的头疼,扶住太阳穴,连连叹息,“好,好的很!我十几年的心血,竟然就养出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义母那么疼爱你,她的心血都白费了!”

    杭安之惨白着脸,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

    “来人啊!”

    杭泽镐朝门外吼着,立即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总统,您吩咐。”

    杭泽镐粗喘着气,指着杭安之,“把这个逆子给我关进审讯室!天一亮就交给法务司!”

    “这……”手下吓的不轻,疑惑的看着这一对养父子,一时间并不敢对杭安之下手。

    杭安之面上不屑,这个结果,在事时他已经预料到了,没什么不好接受的,自来都是成王败寇,他输了自然毫无怨言。杭安之走到手下面前,对着他们抬起手,“把我铐上,带走吧!”

    “安少……”

    “快点!”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闹腾?”乐慈听到动静,也从房间里赶了过来,刚好听到杭安之对手下说的话,惊异的拉住杭安之,“安之……你说什么?什么把你铐上?要带你去哪儿啊?”

    杭安之沉着脸,不说话。

    乐慈一着急,回头去看丈夫,质问着杭泽镐,“你说话啊?好好的,把孩子叫来说话,现在是怎么样?你总统当威风了,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关吗?”

    杭泽镐蹙眉,朝乐慈摇头,“你别管!这孩子,不关不行了!”

    “你……”乐慈着急,不同意,“你别用这一招,有话好好说。男孩子,成熟的慢,安之从小就敏感,他不懂事,就好好教……你要关他,不如连我一起关了,他是我教的,我没教好。”

    说着,朝着手下伸出了手,“来,要铐连我一起铐,要关连我一起关!”

    听着乐慈这话,杭安之眼底一阵潮湿,不管杭泽镐做过什么,义母乐慈确实是很疼爱他的。杭安之俯下身子,将乐慈拥抱住,低声说到,“义母……您别管了,安之一人做事一人当!安之不后悔!”

    杭泽镐看他死不悔改的样子,越恼火,高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关起来!”

    “不,放开他!”

    “把夫人拉开!把他关起来!快!”

    乐慈被拉开,冰冷的手铐铐在杭安之手上,杭安之眸光一暗,心底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虽然失败了,但是,好像终于有了了结了,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