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隽早,委屈

    输液室里,梁隽邦靠在躺椅上,韩希瑶陪在他身边,正在给保镖打电话。“嗯,来了吗?好,我出去拿……我在输液室。”

    刚才陪他看过了医生,医生说他是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加上心情压抑的缘故。

    挂上电话,韩希瑶出了输液室,没过多会儿,又回来了,手上拿着餐厅的外卖打包盒。

    她把饭盒打开,飘出一股淡淡的香气,梁隽邦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她,“你还买吃的了?不用,太麻烦了……我输完液,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

    韩希瑶不说话,拿着勺子,盛了一勺米粥递到他嘴边。

    梁隽邦微怔,看她执拗的样子,只好张开了嘴。“喂,你对谁都这么好吗?”

    “什么?”韩希瑶抬头看看他,还是不说话。她现在气的不想说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听医生说他好几天都没有吃饭,她就气的不要不要的。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事情想不开,要绝食?

    看她这样,梁隽邦摸不着头脑。早早这是怎么了?生气了?一句话都不说。

    “喂,怎么不说话?”

    喂他喝完一碗粥,韩希瑶气消了一点。听他这么问,瞪了他一眼,“不想说话。”

    “生气了?”梁隽邦猜测着,“为什么?我让你生气了?因为我害你朋友躺在医院里?”

    他一直问个不停,韩希瑶终于是忍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来,“为什么?你说你,就算再伤心难过,也不应该几天不吃东西啊!身体弄垮了怎么办?”

    “……”梁隽邦看她气呼呼的样子,些微讶异,但更多的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挺开心。他只不过是饿着了自己,她就这么生气?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被骂了一通,梁隽邦却扬起了嘴角,诚恳的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我才懒得生气!”韩希瑶嘴硬,其实她不但是生气,还很心疼。

    就这样子,还说不生气?梁隽邦忍着笑,伸手拉住她,“喂……”

    “别拉我!”韩希瑶嘟着嘴,一把甩开梁隽邦的手。

    “咳。”梁隽邦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我是想说,你声音小一点,你这么大声,引的大家都看着我们……会产生误会。”

    韩希瑶抬头一看,果然,他们已经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手上一紧,是梁隽邦拉住了她,“坐下吧!”

    挂完营养液,两个人一起从输液室出来。

    “谢谢你,我要回去了。”梁隽邦扯扯嘴角,犹豫了片刻,“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再见了,总觉得没什么机会再见,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见到你。”

    “你……”韩希瑶抬头看她,漆黑的眼珠子,琉璃般纯净,“你很不想再见到我吗?”

    “呵呵。”梁隽邦摇头笑笑,“不是,我是怕给你惹来麻烦……你的保镖朝这边看着,你过去吧,我先走了。”

    “哎!”韩希瑶拦住他,欲言又止,像是有很多话说。

    梁隽邦挑眉,“嗯?还有事吗?”

    “那个……”韩希瑶支吾着,脸颊微微热,“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焦娇的事情,你不要多想了。”

    梁隽邦凝神看着她,笑了,“这么关心我?你是天生的对谁都这么好心?不管怎么样,我接受你的好意……谢谢你的关心,希望你以后能比焦娇好运。”

    说完,转过身走远了。

    “……”韩希瑶不由自主的追上去两步,喃喃道,“如果我是焦娇,不会让你受伤害,也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从医院回到长夏,韩希瑶心情极度低落。她的小哥哥,终于找到了。但是,小哥哥不记得她了。不但如此,小哥哥还是她好朋友的男朋友,虽然分手了,但是和她也是没有可能的。

    小哥哥对她,好像一点那种意思也没有。就算她不介意他曾是焦娇的男朋友,可是,小哥哥呢?小哥哥也会不介意吗?

    ‘咚咚’,房门象征性的敲了两下,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早早?”

    是早早的大哥韩希朗。

    韩希朗年纪轻轻已经是d·s的执行总裁,父亲现在已经把大权都交给了他,自己则带着母亲世界各地的游玩。因为年轻的时候太忙了,父亲陪着母亲的时间太少,所以韩希朗一旦能够独当一面,父亲就把精力都放在了母亲身上。

    “大哥!”

    韩希瑶一听到大哥的声音,便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扑到大哥韩希朗怀里,“嘻嘻,大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嗯。”韩希朗抱着妹妹,目光十足的宠溺,早早是家里的宝贝,没有人不疼爱她,“大哥想早早了,特意早点回来。怎么样,我们早早今晚有没有约会啊?没有的话,陪着大哥一起?”

    韩希瑶一听这话,顿时推开了韩希朗,“不去,你去的地方,肯定特别没有意思,都是些应酬的场合,不适合我这样的小孩子。”

    “哈哈……”韩希朗大笑,捏捏妹妹的鼻子,“放心,今天不带你去那种无聊的地方,是我们私下里的小聚会,你小哥也去,你不想你小哥?”

    “呀!”

    一听到小哥,韩希瑶立即兴奋的大叫,“真的?小哥也会去吗?太好了!早早都很久没见到小哥了!”

    韩希朗看妹妹这样兴奋,佯装不高兴,“早早,你这太厚此薄彼了吧?我也是你哥,大哥没有小哥好啊?大哥让你去,你就不去,一提小哥,你就高兴成这样?”

    “嘻嘻。”韩希瑶俏皮的一笑,扑到韩希朗怀里,朝着他的脸颊吧唧了一大口,“那不一样嘛!大哥天天都可以见到,可是小哥很久才见一次。早早爱大哥,也跟小哥是一样的!”

    “小丫头!快去换衣服,一会儿出门了。”韩希朗捏捏妹妹的脸颊,他哪儿舍得真的生妹妹的气?

    “嗯,好嘞!”

    韩希瑶换了衣服,跟着韩希朗一起出门,开车赶往海边。今晚的私人聚会,是在韩希朗的私人游艇上,来的都是帝都权贵这一代的年轻人。

    “哎呀……”

    刚上了游艇,韩希瑶脚下一崴,幸好韩希朗及时扶住她。“怎么了?”

    韩希瑶蹙眉摇摇头,“没事,崴了一脚。”

    “那还能走吗?”韩希朗抱住妹妹,“你啊,都这么大了,还穿不惯高跟鞋,我看别的千金穿着都没事。”

    “那我就是穿不习惯嘛!”韩希瑶撅撅嘴,“我走不了了,你抱我进去,拿双鞋给我换。”

    “是,遵命,公主。”韩希朗摇摇头,把早早抱了起来往里走。还夸张的说到,“哇……早早,你最近是不是吃的有点多?怎么感觉你重了?”

    “嗯?”韩希瑶忽闪着眼睛,忽而扬起手拍着韩希朗,“说什么啊!胡说八道!说谁胖了?我才不胖!”

    “哈哈……”韩希朗朗声大笑,“好好好,我错了,公主饶命!”

    兄妹俩正打闹着往里走,突然间,从人群里投射过来两道眸光。韩希瑶敏感的察觉到了,扭过头去,便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梁隽邦。他怎么在这里?他下午才输完液,晚上就来参加这样的酒会?身体吃得消吗?

    “看什么?”韩希朗现了妹妹的异常,“早早?”

    “没什么。”韩希瑶移开视线,“我们进去吧!”

    韩希朗答应着,抱着妹妹进了里面。

    梁隽邦站在人群里,视线一直跟随着早早。那个抱着她的男人是谁?长的真是不错。早早似乎对长的好看的男人没什么抵抗力,她第一次见到他,两眼都直!

    越想越恼火,梁隽邦扬起脖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喂,隽邦,怎么喝的这么猛?”朋友诧异的看着他,“刚才不是说胃不舒服不能喝?”

    梁隽邦勾勾唇,摇头笑道,“没事,现在好多了。”

    韩希瑶换了双鞋子出来,照旧依偎在韩希朗怀里。他们兄妹一出现,立即便有很多人围了上去,梁隽邦也被朋友拉着往那边走。不过,他没什么兴致上前。

    看着韩希瑶和韩希朗的亲热样子,他只觉得胸腔越来越憋闷。

    韩希瑶偷眼看着梁隽邦,趁着人多的时候,松开了韩希朗悄悄走近梁隽邦。

    梁隽邦端起一杯酒,正要喝,杯子却突然被夺走了。他抬头一看,便看到了韩希瑶抿嘴含笑的模样。梁隽邦抬眸,“你……你干什么?”

    “胃不好,就不要喝这么多了。”韩希瑶一边说,一边拿了杯果汁到他面前,“你喝这个吧!”

    看着眼前的果汁,梁隽邦顿了顿,冷笑道,“你真是个烂好人,你是不是天生就爱管闲事?我不用你管,还是把你的好心,用在别的男人身上吧!比如,刚才抱着你的男人!”

    “啊?”韩希瑶讶然,委屈顿时从心底泛上来。他怎么这么说话?她也是关心他啊!“我……”

    梁隽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看她这个样子,越烦躁,浓眉紧蹙,“你快走吧!那男人看着你……我可不想给自己招惹是非!”说着,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韩希瑶站在原地,委屈的都要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