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隽早,斗嘴

    韩承毅带着乐雪薇从长夏出,韩希茗这里就立即给梁隽邦打电话去通风报信了。

    接到韩希茗的电话,梁隽邦正抱着早早睡的天昏地暗。

    “嗯……吵死了。”早早窝在他怀里,同样是困的眼睛睁不开。她一个孕妇,睡眠本来就比一般人要多,加上这两天为了照顾梁隽邦一直也没有休息好。

    “接着睡,不吵不吵啊!”

    她这么一皱眉,梁隽邦赶紧握着手机下了床到阳台上去接。

    “喂,韩希茗你有病啊?现在是几点你知道吗?三更半夜的,吵着早早了!”

    韩希茗一听,突然心上也有股说不出来滋味,这三更半夜的,梁隽邦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你你……梁隽邦!这么晚了,你跟早早在干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会吵着她?”

    梁隽邦惊讶,“什么干什么?大半夜的能干什么?当然是睡觉!你那里是白天,拜托你替我们考虑考虑,我们这儿可是漫天星斗、皓月当空!”

    “你你你……臭流氓!放开早早!”韩希茗想象那么可爱的妹妹,从小抱着他的腿长大,他因为一直接受特训,回长夏的机会不多,每次回去早早都挂在他身上把他满脸亲的都是口水……

    可是,就是这么个可爱的妹妹,现在竟然跟个男人睡在一起!

    他现在总算体会到父亲的心情了!这感觉,不太好受啊!

    梁隽邦一怔,随即冷笑道,“韩希茗,你真有病吧?早早是你妹妹,不是你女朋友,跟我睡一起你有意见吗?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惦记着妹妹了啊!没事了吧?早早在床上哼哼呢!我得回去抱她!”

    “你……”韩希茗头被气晕了,听到他要挂电话,才匆忙拦住他,“别,有正事跟你说!”

    “那快说啊!”梁隽邦颇为不耐烦,“磨叽什么?”

    “我爸妈过去了,去找你去了……我妈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爸就很难说了,我看他是一脸杀气腾腾的去的,你自己小心点。”

    梁隽邦心头一凛,还真紧张起来了,“你爸来了?那我怎么办?”

    对于韩承毅这个岳父,相信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不怵。

    “扛着!梁隽邦,你记着,要想叫他一声岳父,你就得扛着!他肯定是会折腾你的。”

    听着韩希茗的话,梁隽邦睡意都要消散了。

    房间里,早早翻了个身,伸手一摸,身边怎么空了呢?迷迷糊糊的,她从床上爬了起来,闭着眼睛哼哼,“梁隽邦!去哪儿了?嗯哼……不舒服……”

    听到召唤,梁隽邦赶紧挂了电话,“不跟你说了,早早叫我呢!”

    就算有再大的烦恼,那也不能放着早早不管是不是?

    “来了来了。”

    梁隽邦小跑着蹦上床,一把被早早揪住了耳朵,斥责道,“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半夜跑?”瞄到他手里握着手机,脾气更大了,“你还偷偷打电话?打给谁的?是不是舒静?”

    “啊?”梁隽邦捂着耳朵,惊诧莫名,“为什么是舒静啊?”

    “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好过!”早早嘟着嘴,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哪儿好过啊?”梁隽邦竖起三指誓,“真没好过,你看你,这么小气还敢抛弃我?我这么优秀,你不要自然有别人惦记着,是不是?所以啊,以后不想让别人惦记,就别松手了……哎哟!”

    话音未落,就被早早推开了,“哼,那你去让别人惦记吧!我不要了……”

    “……”梁隽邦傻了眼,怎么是这个套路?不对啊!

    “早早,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梁隽邦感觉自己真是不自量力,斗不过她还偏要斗。“我让别人惦记,也是我的错!”

    “哼!”早早噘着嘴,眼睛快要睁不开了。

    梁隽邦忍着笑,“困吗?现在才2点,接着睡啊?”

    “那……那你还偷偷打电话吗?”早早瞥了他一眼,还是很有主张的。

    “不!坚决不!”梁隽邦随手把手机一扔,“……睡觉吧!”

    哄好了早早,梁隽邦抱着人再次陷入了梦乡……至于刚才韩希茗打来的电话,被早早这么一闹,早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一早,梁隽邦和早早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少爷、少爷?少奶奶,你们起来了没?”

    下人的声音很轻、但也很急促,显然是焦急的很。

    门口,正站着风尘仆仆赶来的韩承毅夫妇,梁斯文一身睡衣还没来得及洗漱,也刚被下人从被窝里喊起来,这时候还没怎么清醒。

    “啧!”梁斯文皱了皱眉,不悦的叹道,“韩承毅,你看看现在才几点?孩子们都还没起来,你就不能坐一会儿等他们……”

    “等什么?”韩承毅回头瞪向梁斯文,“你这个老不要脸的!居然让你儿子和我的早早,让他们……啊?怎么可以这样?没结婚、没结婚,你知道吗?真是太不要脸了!”

    “嘁!”

    梁斯文好笑的仰起脖子,鄙夷的嗤笑道,“说的好像自己结了婚才开荤一样!哎哟,真是,这话从当年的韩三少嘴里说出来,简直连祖宗睡在棺材里都要笑醒了!”

    “你……”

    韩承毅桃花眼一瞪,上下打量着梁斯文。刚才只顾着让早早开门,没现这厮竟然穿着睡衣!果然是个流氓、臭流氓!

    “小雪!”

    他胳膊一伸,把乐雪薇拽了过来了,掌心往她眼睛上一覆,嘲讽道,“梁斯文,老了老了,给自己留点面子行吗?衣冠不整的站在我妻子面前,像什么话?快去把衣服穿上!就你那一身……别玷污了小雪的眼睛!”

    “……哈?”

    梁斯文看看自己的穿着,虽然是套着睡衣,可是哪儿也没露出来吧?韩承毅真是,年纪和占有欲是一起长的啊!

    “行!我去换……”

    他无奈的点点头转过身回房,和他争了一辈子,到了如今还有什么可争的?

    “噗嗤……哈哈……”乐雪薇捧着韩承毅的手,移开了,忍不住大笑。

    韩承毅一脸狐疑,“小雪,你笑什么?”

    “我啊!”乐雪薇指指梁斯文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丈夫,笑道,“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结婚、斯文没有结婚的关系,感觉你变得俗气了,可是斯文还是和以前一样酷酷的!”

    停了一会儿,总结道,“嗯……简单的说,就是你像个大叔了,他还和以前一样,没怎么变老。”

    “什么?”韩承毅大惊,急了,“小雪,你没看见吗?梁斯文头都白了!”

    乐雪薇歪着脑袋,疑惑不解,“是吗?那难道不是时尚吗?”

    “……”韩承毅瞠目结舌。

    房门就在此时被拉开了,梁隽邦拉着早早的手,一起站在韩承毅夫妇面前。韩承毅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转换毫无压力。梁斯文一会儿再收拾,先要收拾这个小的。

    “叔叔、阿姨。”

    梁隽邦斟酌了片刻,开口叫道。他以前总是称呼他们为韩先生、韩太太,但现在这样称呼似乎就显得生疏了。

    “哼!”韩承毅斜睨着他,冷哼道,“谁是你叔叔、阿姨?”

    “承毅!”乐雪薇拉过韩承毅,暗自瞪他一眼,“干什么啊?孩子好好的跟你打招呼,你别这样!”

    梁隽邦倒是没有多少难过,想了想,又说到,“对,叔叔说的对,我是不应该这么称呼的……爸、妈……”他一边喊,一边朝着韩承毅、乐雪薇弯下了腰。

    他这一改口,可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

    早早的手被他牵着,不自觉的扬起了唇角。

    乐雪薇微张着唇瓣,面上渐渐浮现出笑容。

    可是,韩承毅却没那么欢乐了。他诧异的指着梁隽邦,神色惊惧,“你……你给我闭嘴!谁是你爸妈?你真不愧是梁斯文的儿子,怎么这么厚脸皮?”

    “爸、妈。”

    梁隽邦一旦喊出口,索性也就不遮掩了,大大方方的迎着韩承毅的目光,“我和早早,我们从小相遇,相爱多时,我们要在一起的,就像您二位一样。”

    乐雪薇赞许的朝他点点头,这个孩子终于是跨出了这一步,看看早早乖巧的站在他身边的样子,她就知道他才是早早真正的归宿。不是所有美好的爱情都需要经历波折,可是历经艰难险阻还依旧坚定的爱情,日后将不会再害怕任何考验。

    “你……”

    韩承毅看看梁隽邦,他不是他的孩子,他只有去看早早,“宝贝儿,这个人……这个人说的,是真的吗?”

    “爸爸。”早早拽住梁隽邦的手,眨巴着大眼睛点点头,“我喜欢隽邦,隽邦也喜欢,爸爸你不要为难他。”

    “……”韩承毅心头一松,他风尘仆仆的赶来,为的不过是女儿这句话。

    “嘁!”

    不远处,梁斯文换了衣服走过来,嗤笑着,“韩承毅,难得看你如此吃瘪的样子啊!我虽然是事事输你一截,可是……我这个儿子,可不输给你,早早以后就是梁家人了,你就别操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