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隽早,突破

    “我?”韩希朗茫然失笑,“我怎么惹着你了?”

    他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揣在口袋里了,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还这么说他。

    “呃……”杭宁黛借着酒壮胆,理直气壮地嚷嚷着,“你,不要那样!为什么要给孙楚楚送衣服?不要给她送东西!不要、不要,烦死我了!”

    韩希朗愣住,原来他让人给孙楚楚送衣服的事情被宁黛知道了?

    所以,小丫头一直不高兴,就是因为这个吗?

    止不住的,嘴角一直上扬。

    杭宁黛脸颊上两团酡红,皱着眉很不高兴,“你还笑?你这样不对,很不对!”

    “嗯!”韩希朗极力忍着笑,可是眼底的喜悦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那么讨厌呢!”杭宁黛嘟囔着捶了韩希朗一拳头,不痛不痒,却撩拨的他心头痒痒。

    韩希朗趁势一把握住她的手,掌心柔软的不可思议,一如他此刻的心境。

    “宁黛,过来吃烤翅!”盛贝妮在烧烤炉子边朝杭宁黛招手。

    “来了!”杭宁黛一把推开韩希朗,答应着站了起来,朝盛贝妮走了过去。

    “宁黛……”

    韩希朗满肚子的话还没说出口,这不上不下的感觉差点没把他憋死。

    “嘿!”

    身后,杭睿荇和韩希霆两个一起扑了过来,搭住韩希朗的肩膀,“大哥,怎么样了?看你这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一定还是没有得手!”

    韩希朗瞥一眼杭睿荇,“是你妹妹吗?说这种话?”

    杭睿荇吐吐舌头,“那行,你乘早别惦记了。”

    “臭小子!”韩希朗眉头竖起来。

    “别急眼啊,大哥……”韩希霆慌忙拦住要作的老大,“一看你刚才就没把人哄好,行……看我的!”

    “你干什么去?”韩希朗错愕。

    韩希朗却已经站了起来,朝着杭宁黛的方向走了过去。

    “宁黛。”韩希霆一走过去,就把杭宁黛搂进了怀里。两个孩子虽然是只差了一岁,可是希霆个子高不少,加上又在军队里历练了段时间看上去要比宁黛大不少。

    一看这情形,韩希朗立即蹦了起来。

    “臭小子,手往哪里放?”

    “哎哎哎,大哥,别激动!”杭睿荇慌忙摁住韩希朗,“希霆不能跟你争,这要算起来还是你抢了他媳妇,好好看着吧!”

    那一边,杭宁黛皱眉推了韩希霆一把,“干嘛,有话说话!”

    “嘻嘻。”韩希霆低下头,把手里的杯子递到杭宁黛手上,“心烦啊!喝这个,立即不烦了。”

    杭宁黛低头闻了闻,一股酒精的味道飘散开,她知道这里面是酒,要换平时,韩希朗在场她是绝对不敢的,可是……今天心烦,那就另当别论了。

    心一横,脖子一仰,就把一杯低调威士忌喝了下去,然后两眼一瞪,直了……

    “喂,没事吧?”韩希霆瞪着小嫂子。

    “呃……”杭宁黛打了个嗝,摇摇头,“没事。”

    一边说,一边气鼓鼓的握紧了拳头。韩希霆心里暗自打鼓,怎么感觉要出事啊!小丫头没怎么喝过酒,不过酒疯吧?

    这边,韩希朗算是坐不住了。

    “希霆在干什么?他居然给宁黛酒喝?宁黛不会喝酒的!”

    “大哥、大哥,别冲动!”

    杭睿荇没能拦住韩希朗,眼睁睁的看着他疾步走了过去。

    “韩希霆!”韩希朗走过去,一把拎起弟弟的衣领,将人扔到一边,把杭宁黛半拥在怀里,“你干什么?就知道你小子没有什么好主意!帮我?我就是要你这么帮我的?”

    韩希霆缩缩脖子,讪讪的笑笑,“嘿嘿,大哥,你别这么说,刺激……一点究竟刺激而已!”

    “你!”韩希朗惊愕,严正声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用来对宁黛的吗?你好好反省反省!”

    “嗯……”杭宁黛已然趴在韩希朗肩头,有些晕乎了,两只手不安分的绕着他的领带。“咦?什么东西?”

    韩希朗教训完弟弟,低头一看,真是哭笑不得,杭宁黛用他的领带把自己给绕了进去,还稀里糊涂的哭起来,“放开我啊!绑着我干什么?我又没犯错!”

    “是。”韩希朗失笑,无奈的摇头,“你没错。”

    这样子可不行,韩希朗索性把杭宁黛抱了起来,带到屋子里去,准备给她泡杯蜂蜜水醒醒酒。

    “宁黛,乖,在这坐着,等我啊!”韩希朗把杭宁黛在沙上放下,自己则去厨房里泡蜂蜜水。

    他刚把蜂蜜水泡好,一转身,看到杭宁黛眼泪汪汪的站在他面前,一头长披散开来,端的是娇俏可人、楚楚可怜,偏偏一双眼睛里晶亮的一层,无辜的勾人。

    “怎么了?”韩希朗拉过人,抬手替她擦眼泪,轻笑到,“怎么还哭了?”

    “哇哇……”杭宁黛一半醉意、一半真情,放声肆无忌惮的哭起来。

    “呵呵。”韩希朗只觉得很可爱,张开双臂把人抱进怀里,“这么委屈?说出来,大宝哥哥替你做主。”

    杭宁黛抽泣着,抬头瞪着韩希朗,“蜂蜜水呢?”

    “嗯?”韩希朗怔住,“在这里,来……喝一口。”

    他把杯子递到她面前,低头细细的看着她喝,还轻声问着,“好喝吗?”

    “呃……”杭宁黛停住了,摇摇头,眼泪又掉下来,“不好喝!苦!”

    “啊?”韩希朗吃惊,“怎么会呢?”

    杭宁黛认真的点着头,控诉到,“大宝哥哥,你不要对那么多人都那么好!我的大宝哥哥,不能和那些讨厌的富家子弟一样,你要是和他们一样,我会很难过的!”

    她一边说,一边指着胸口,“难受死了。”

    她这样,韩希朗已然失了神,“宁黛,你说真的吗?我对别人好,你很难受?”

    “嗯?嗯!”杭宁黛重重的点头,“难过的要死掉了!”

    “为什么?”韩希朗心跳加,抬手捧住杭宁黛的脸颊,不让她晃。

    “嗯?”杭宁黛听不懂,难过就是难过,什么为什么?

    “哎……”韩希朗叹息,诱导她,“为什么我对别人好,你会难过?”

    “……”杭宁黛怔住,神色茫然,“不、不知道,就是难过、好难过……唔……”

    嘴巴被封上的时候,杭宁黛脑子里一片空白。

    韩希朗没法控制,积压的情绪似乎已经到了一个极端,需要释放一下才能舒缓,而此时,正是最佳时机。他低下头,双腿微微叉开,腰身微微弯着,这样才能让杭宁黛仰头的姿势不那么辛苦。

    但他的个子着实太高,即使这样,杭宁黛还是很吃力,脚尖踮起来坚持不了多久。

    “嗯……”

    杭宁黛抬起手,身子虚弱的挂在韩希朗身上,胸中的氧气被他一点点吞噬掉。

    “很累吗?”韩希朗小心注意着怀里的人。

    杭宁黛脑子当即,没法回答他。韩希朗细心的把人抱起来,放在飘窗上坐下,他随即跟着双膝跪了下去,这样杭宁黛就不用那么累了。整个过程,他做到一气呵成,唇瓣不曾放开杭宁黛。

    双手改而托住她的脊背,将人一寸寸搂紧。

    “宁黛,知道亲吻代表的含义吗?”

    唇齿相依,韩希朗步步引导着杭宁黛。

    杭宁黛双眼迷蒙,什么也听不懂,直勾勾的看着他。

    “傻丫头!”韩希朗脸颊微热,抵住杭宁黛的额头,“我不逼你……大宝哥哥答应你,不对别人好……别哭了,嗯?”

    “嗯。”

    杭宁黛听懂这句了,如释重负般点点头。

    韩希朗的掌心在她脸上细细摩挲,喑哑的声音压抑着内心的渴望,他知道只能到这里,这样他也很满足了,“宁黛,刚才的事情,还可以继续吗?再一次,好不好?”

    “……”杭宁黛呆愣愣的做不出回答。

    后脑勺上一股轻柔的力量,将她的脑袋摁下来,薄凉的气息窜入她口中,有麦芽淡淡的苦涩味,还有肌肤相擦时,韩希朗下颌上胡茬的轻微粗粝感。

    门外,韩希霆和杭睿荇看得目瞪口呆。

    “喂,要进去吗?”韩希霆戳戳杭睿荇,“那是你亲妹妹!”

    杭睿荇面无表情,“你怎么不进去?那是你‘媳妇’!”

    两个人装了一会儿,同时笑着蹦了起来。

    “走走走,关我们什么事?真是看得脸红心跳,怪不好意思的……走走走,喝酒去……”

    韩希朗大有停不下来的趋势,但顾念着宁黛,还保有一丝理智。万般不舍的松开了杭宁黛,抬头看她,双唇似乎已经有些肿了。韩希朗不由皱眉,是不是太过了?

    “宁黛……”

    “嗯。”杭宁黛迷迷糊糊的眨着眼,突然双眼一闭,朝着韩希朗一头栽了进去。

    “宁黛!”韩希朗讶然,低头去看怀里的人。只见她双眼紧闭,显然是已经睡……着了?还真是小丫头啊!在这么刺激的情况下,她还能睡着?

    韩希朗低头蹭蹭她的鼻子,不管怎样,今晚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他们之间的关系生了突变。已经接吻了,不能还是兄妹吧?他的心情,是异常的飘忽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