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隽早,套话

    “杭宁黛,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讲台上,教授点了杭宁黛的名字。

    可是,杭宁黛半天没有反应。

    “喂,杭宁黛,教授叫你呢!”一旁的同学小声提醒着她。

    “啊?”杭宁黛回过神来,茫然的抬起头,教授让她回答什么问题?她没听课啊!

    “呃……不会是吗?这题是有点难,那么我来讲解……”教授见杭宁黛这样,忙替她开解,一来教授一直挺喜欢她,二来自然也有杭宁黛特殊身份的缘故。

    同学们并不觉得奇怪,只不过有人却要和她作对。

    “哼!”孙楚楚冷冷的瞥了杭宁黛一眼,举起了手,“教授,我会,我来解答吧!”

    “呃,好,你来。”教授微怔,只好朝孙楚楚抬了抬手。

    孙楚楚回答的很好、很流利,立时让杭宁黛觉得脸上挂不住,这个人真的好像无时不刻不想要和她作对似的。抿抿嘴,杭宁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怪不了别人,只怪她自己。

    事实上,杭宁黛已经神思恍惚了两天了。

    那晚在山顶烧烤的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和韩希朗的‘吻’却是刻在了她脑子里。具体是怎么会吻上了?杭宁黛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好容易熬到下课,接下来没有课了,杭宁黛没什么精神的回到宿舍,关上门扑到了床上,把脑袋埋进枕头里,一把捞过绒毛月亮使劲摇头,嘴里哼唧着。

    “嗯哼,究竟怎么回事啊!”

    杭宁黛苦恼不已,“杭宁黛,你是不是吃醋吃的有些过分,借酒装疯,把大宝哥哥给强吻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杭宁黛立即大叫起来,“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又会是怎么样?她也不是第一次对大宝哥哥做这种事了!第一次,还是在总统府,她嘴巴里含着药,莫名其妙把大宝哥哥就给……

    “啊……天哪!”

    杭宁黛烦躁的抓着头,一头长直被她抓成了“鸟窝”。

    房门被推开,杨翎下了课也回来了。瞥了眼杭宁黛,走过来,一巴掌拍在她肩上,“嘿,干嘛呢?无聊的霉了吗?我要去做头,一起去吗?”

    “嗯?”杭宁黛仰起头,想了想,“好啊!”

    两个人手挽着手,一起出了宿舍,往学校后街去,找了家档次还算不错的廊。

    店员热情的上来招待她们,“两位同学要剪什么样的型?”

    杨翎还没回答,手机先响了,接起来是一脸甜蜜的微笑,“喂?知道了……我剪头呢,刚到地方,一会儿再说。”

    杭宁黛于是瞪着她胡思乱想,学姐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大宝哥哥打的啊!顿时,就不开心了,嘴巴里都是苦的。

    正好店员问她,“同学,你呢?剪什么型?”

    “短!”杭宁黛气闷的说到。

    “……”杨翎刚挂了电话,听她这样说,吃惊道,“短?不是吧?你这么长的头,都要到腰了,剪了多可惜?”

    杭宁黛看看杨翎一头长长的卷,心里想着大宝哥哥好像不喜欢短,不管学姐也好、孙楚楚也好,她们都是长卷……这么一想,杭宁黛决定了。

    她朝着店员一抬头,“我要烫卷!大波浪!”

    “好,稍等,我去叫两位师傅过来。”

    两人洗完头在椅子上坐下,杨翎还问着,“真烫卷啊?”

    杭宁黛闷闷的点头,疑惑道,“怎么了?我烫卷会不好看吗?”

    “那倒不是。”杨翎摇摇头,说不清为什么,“那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这头长长的、又黑又亮,跟绸缎一样,烫卷了质就不好了,好可惜。”

    质有什么好可惜,如果大宝哥哥不喜欢,什么都是白搭。

    “就烫卷。”杭宁黛固执己见,这样看起来会成熟多了。

    进行到一半,杨翎的手机又响了。

    “喂,你怎么又打来了?行了,正好,现在有空……我和宁黛一起烫头呢!那行,我听你说……呵呵,是吗?”杨翎满脸堆笑,里面还提到了杭宁黛。

    杭宁黛看她的表情,禁不住猜测,学姐该不会是和大宝哥哥打电话吧?

    偷偷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到韩希朗的号码,摁下放到耳边。过了一会儿,里面有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呃……”

    杭宁黛一惊,蓦地的看向还在打电话的杨翎。心中暗自揣测,果然学姐是在和大宝哥哥打电话吧!那她那天晚上对大宝哥哥做那种事,算什么?

    算起来,离那晚过去有两天了,大宝哥哥这两天都没有联系她,是生她的气了吧?她再怎么闹,那样子好像都过分了。

    “好,就这样,再说吧!”

    杨翎笑着挂了电话,回头看杭宁黛盯着她呆,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宁黛,想什么呢?”

    “啊?”杭宁黛回过神来,“没、没什么。”

    做头的几个小时,杭宁黛的脑子仿佛卷起的头,更加凌乱了。

    从廊里出来,杨翎打量着杭宁黛,笑到,“别说,还挺好看……小女孩像个大人了……不错、不错,没白做。”

    杭宁黛扯着嘴角微微笑,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是韩希朗打来的。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杨翎,总觉得心虚似的。拿起手机转了个身,“喂,大宝哥哥。”

    “宁黛,我忙了两天,今晚有空,让人接你来帝都?”

    韩希朗的声音温温润润,似乎比以往还要亲切。

    这让杭宁黛越觉得不好意思,大宝哥哥和杨翎学姐都这么好,可是她却对大宝哥哥那样……这多不应该啊!她是明白了自己对大宝哥哥的心思,可是既然明白了,就不应该让自己这么‘放纵’下去才对!

    “我,我晚上还有课。”

    杭宁黛撒了个谎。

    “这样啊!”韩希朗难掩失望,“是大宝哥哥不好,那就等宁黛有空?”

    “嗯。”杭宁黛咬着嘴唇点点头,“大宝哥哥再见。”

    那一头,韩希朗挂了电话,满脸的惆怅。

    此时,父亲韩承毅就坐在他对面,看儿子这一脸似曾相识的表情,忍不住嘴角抽搐,“快收起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怎么样了?得手了?”

    听听这说话的口气,果然是亲生父子。

    “爸!”韩希朗蹙眉,压低了声音,急道,“您能不这么说话吗?我没那么龌龊!”

    “嘁!”韩承毅嗤笑,“装什么?说什么要好好照顾宁黛的感受,我现在想想啊,当时如果隽邦能果断一点,事情就没那么麻烦了!别听你妈和舅妈那一套,管宁黛怎么想的……先吃到嘴里,那就是你的了!”

    韩希朗蹙眉咂嘴,苦笑道,“爸,宁黛还小。”

    “没用的东西!”韩承毅无理了,站起来朝着儿子的后脑勺就是一下,“憋死你算了!”

    韩希朗哭笑不得,“爸,我能怎么办啊?我现在亲她一下,就觉得很满足了……”

    “臭小子!”韩承毅一听,瞪大了一双桃花眼,又给了儿子脑袋一下,“禽兽!这种事,对妹妹也做的出来,我怎么有你这种儿子!简直有辱家门!”

    吼完、打完,转身去了休息室,嘴里嘀咕道,“约了你妈视频!马上告诉你妈!”

    “哈?爸,不带您这样的!”韩希朗惊愕,这就是他爸,亲爸!随时都给他下套……什么话都让他套出来了,他还里外不是人!

    这边,杨翎挽着杭宁黛的胳膊一起回学校,杨翎笑着说到,“宁黛,你晚上有事吗?”

    “嗯?没有。”杭宁黛摇摇头。

    “那正好,晚上跟我一起去帝都酒店,吃海鲜大餐!”杨翎笑的神秘兮兮。

    “哈?”杭宁黛吃惊不小,要知道帝都酒店的海鲜大餐,位子很难定的,预约起码都要好几个月。

    “嘴巴张那么大干什么?”杨翎忍着笑,“知道你大小姐,什么好吃的都吃过,不过你现在不是被家里‘封锁’了经济吗?反正你也是要吃饭的,一起去吧!”

    帝都酒店,d·s旗下,七星级综合酒店……非一般人消费不起。

    大宝哥哥刚才给她打电话,说让人来接她去帝都酒店。

    杭宁黛怔愣,心底有些慌,她好像越陷越深了,怎么办?

    “我……”杭宁黛仓皇的摇摇头,“我不去了,我还有几分报告要赶,拖了很久了,过两天要交,还有不少资料要查。”

    “这……”杨翎信以为真,“那行,反正你不差这一口,那就算了。”

    回到宿舍没多久,杨翎就洗澡换衣服出门了,杭宁黛注意到杨翎还化妆了,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心中很不是滋味,是去约会的吧!是和大宝哥哥去约会的吧!

    就像她每次去见大宝哥哥都要精心打扮一样,杭宁黛理解这种心情。

    “嗯哼,好烦啊!”杭宁黛往床上一倒,掏出手机拨通了帝都酒店的号码。

    “喂,我是杭宁黛。”

    “是,表小姐,您有吩咐吗?”前台态度很恭敬。

    “我问问,大……不,你们大少爷,在酒店吗?”杭宁黛心提到了嗓子眼,满心期待着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