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隽早,睁眼

    韩希朗拿了钥匙,从盛家出去,车飙到最大,沿途还要仔细注意看着有没有杭宁黛!他承认自己没有这样紧张过,如果对象不是杭宁黛,他何至于年纪轻轻活的像个有女儿的家长?

    路边,杭宁黛蹲在地上,手里握着手机,都开始打盹了。这种情况下,她能还能犯困,不是心思单纯到了一定境界是绝对做不到的。

    司机把车修好了,回头去叫杭宁黛,“喂,小姑娘,车修好了,走不走啊?”

    “啊?”杭宁黛猛地惊醒过来,迷糊的摇着头,“我不走,我哥哥马上来接我,说让我原地站着不要动的!”

    “嘿!小姑娘,这么晚了你不走,我可要走了!”司机看看腕表,已经接近凌晨了。本来以为接了笔大单子,谁想到还出了这种问题,可亏大了。

    “这样吧,既然你哥哥要来,你就在这里等着,你身上有多少钱就给多少吧?我也不计较了。”司机想了想,决定自己吃点亏。

    杭宁黛把钱包翻出来,只有一百块多块,她现在的零用钱都是限定的,不像以前有韩希朗宠着根本不用计算。她不好意思的看看司机,“只有这么多了……”

    “哎,行,就给这么多吧!算我倒霉!”司机伸手把所有的零钱都抽走,转身上了车开走了。

    杭宁黛背着书包,前后左右看看,天色这么黑,她也害怕,于是往路边的树林里一坐,在这个角度既可以看到来往的车辆,又不容易被人看见,这样应该不会有人对她‘不轨’吧?

    韩希朗在赶来的路上,伸手拨通杭宁黛的号码,想问问她的具体位置,可是这一次拨过去,杭宁黛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什么?”韩希朗登时瞪大了双眼,火苗从眼底窜出来,心里那个着急啊!这大晚上的,联系不上,杭宁黛要是再出点事,还要不要他活了?

    这种情况下韩希朗只有放慢了车,细细看着马路两边,可是路上连来往的车辆都很少,哪里有杭宁黛的影子?

    刚才她在电话里说就快到了,那么就差不过该在这附近了啊?为什么没有车、也没有人?韩希朗急的火烧眉毛,社会那样复杂,宁黛又那么单纯!

    脑子里随便闪过一个想象,每一种后果都是他无法承受的!

    随即拨通了盛世俊的号码,“喂,盛叔叔,我是希朗,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请您帮我个忙,对,很着急!”

    和盛世俊通完电话,韩希朗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临章是盛家的地盘,有盛世俊出马,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宁黛。盛世俊那边自然不含糊,人很快到位了,从四面赶来,“韩少爷,您别着急,我们从这里播散开找,很快能找到。”

    韩希朗皱着眉,在没有见到人安然无恙前,他怎么能够不着急?

    而这时候的杭宁黛已经抱着膝盖睡着了,接近凌晨时分,她真的是困了。等到盛家的人找到她,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啊,外面为了她都天翻地覆了。

    “韩少爷,找到了,您这边请!”

    韩希朗精神为之一振,跟着他们走了过去,看到安然睡着的杭宁黛,脑子里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接着就是上前去一把将杭宁黛揪了起来。

    “杭宁黛!”

    他动静这样大,杭宁黛吓了一跳,迷糊的睁开眼,“大宝哥哥,你来了?”

    “你……”韩希朗沉着脸,劈头骂道,“你怎么这么没有分寸?让你站在原地为什么躲在这里?还有手机为什么关机?知不知道我快要被你吓死了?”

    他的声音很大,样子很严厉,杭宁黛很少见他这样,想想自己是为了他才来的,委屈的一张嘴,哭了起来,“哇哇……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是害怕才躲到这里的。”

    韩希朗气闷不已,转过身往前走。

    杭宁黛唯唯诺诺的跟在他身后,还在哭鼻子,“哇哇……我不是故意睡着的,真的很困了,也不是我要关机的,手机没电了……大宝哥哥,哇哇……”

    听她这样哭,韩希朗心早化了,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杭宁黛呆兮兮的,却没能及时停下脚步,一头撞进韩希朗怀里,韩希朗趁势伸出手,揽住她的腰身。杭宁黛吓得直摇头,“我不是故意的!”

    “哎。”韩希朗无奈的摇头,就算她是故意的又怎么样?他还能真的跟她生气吗?

    “知道了,别哭了,这么晚了……上车。”韩希朗抬手替她擦着眼泪,弯腰将她抱起来。

    杭宁黛心一跳,暗夜里脸红了也看不见,“大宝哥哥……”

    “不是又累又困吗?我抱你上车。”韩希朗低下头,声音温柔似水。

    杭宁黛微微抿嘴笑了,脑袋深深埋进他怀里,脸颊贴在他胸膛上,就是这种感觉,她确信这就是心动的感觉。以前她不懂,因为他们一直是这样相处的,所以她才会那么迟钝。

    结果,又累又困的杭宁黛,上了车没多久就睡着了,韩希朗看看身边安静睡着的女孩,干净的脸庞、随着年龄增长越细致的五官,摇头叹息,韩希朗,你还是认命吧!谁让你认定她了?

    杭宁黛是被韩希朗抱进的盛家,那一帮子人还没散,韩希朗怕吵着她,直接给她抱到了后院客房里,安顿好她,他才出门到前面去应酬,这种聚会不出面是不合适的。

    “哟,脸色看起来不错,心情很好嘛?嫂子呢?”韩希霆笑着调侃兄长。

    “一边玩去!”韩希朗瞪一眼弟弟。

    “嗨!”韩希霆无所畏惧,凑到兄长跟前,“别害臊,我帮你分析一下,宁黛心里的人肯定是你啊!我是不知道你们怎么了,不过就看她急着追到盛家来,也看出来了啊!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错不了!”

    是吗?韩希朗仰起脖子,灌了口威士忌。想想他们今天因为杜宇珩闹得不愉快,但宁黛很快就追来了……或许,他还是能有所期待的?

    前院一夜狂欢,后院里杭宁黛香甜的睡了一整晚。

    “嗯……”杭宁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脑子当机了两秒,突然弹了起来,她是来表白的,为什么睡着了?大宝哥哥呢?这里是盛家,客房她也不是第一次睡了。

    下了床,杭宁黛熟门熟路的出了房门,她知道盛家招待客人一般都在哪里。

    前后院相通的内廊上,韩希朗正在和一位女客说话,轻声细语、无关痛痒。

    韩希霆一眼看到了急匆匆过来的杭宁黛,顿时起了‘坏心眼’,上前去搂住杭宁黛,“哎,宁黛,起来了?快过来,看看,和大哥在一起那个女的怎么样?”

    “嗯?”杭宁黛顺着他指的看过去,登时不高兴的噘起了嘴,酸酸的问到,“那谁啊?”

    “忘了……”韩希霆含混的说到,“能来盛家的,反正就是哪家千金呗?哎,你快说觉得怎样?大哥和她聊了很久了,看来对她很有好感啊!”

    “哼!”杭宁黛哼唧着,“好什么好?年纪是不是大了点?好像比大宝哥哥老!”

    她不能等了,昨晚上竟然浪费了!就算是排队告白,也该先轮到她!杭宁黛一鼓作气,将韩希霆推开,“你让开,我要办正事!”

    说着,径直朝着韩希朗走了过去。她一上去就挽住了韩希朗的胳膊,仰头甜甜的朝他笑着,“大宝哥哥……”

    “宁黛醒了?”韩希朗微怔,“这么早?”

    那个女的顿时笑得有些不自然,看着韩希朗说到,“韩少,这……我们的事?”

    “这样……”韩希朗低头去看杭宁黛,轻声说道,“宁黛,你先回房去,我和这位小姐说几句话,说完去找你好吗?”

    那必须不好!

    “不行!”杭宁黛高声予以否决,仰着头眸光灼灼的盯着韩希朗,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粉唇开合,“大宝哥哥,我不需要回避,我现在就说!她必须排在我后面!”

    “嗯?”韩希朗错愕,什么意思?

    杭宁黛心一横,索性不管不顾了,“我喜欢你!”

    “……”韩希朗怔住,脑子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韩希朗这样,杭宁黛心想完了,但既然说了就要说完,于是干脆闭上了眼。

    “我喜欢你!不是妹妹对哥哥那种喜欢,是女人对男人那种喜欢。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小孩子!可是我不小了,我偷偷喜欢你很久了!我知道我不够好,幼稚、不够优雅,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

    周遭所有的声音、景物仿似都被淡化了,韩希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的一下、两下……

    他抬起手,朝那个毫不相干的女人挥挥手,让她退下,此时此刻,他和宁黛的世界里,不需要任何其他人!

    韩希朗缓缓抬起手,捧住杭宁黛的脸颊,深情的眸光仿似能将她融化,“宁黛,睁开眼,看着我……”

    杭宁黛战战兢兢地睁开一只眼,大宝哥哥靠的好近啊,近看更英俊啦!于是又睁开了另一只眼,她听见他说,“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