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隽早,送走

    赶到凤城,车子直接停在梁家门口。

    梁家大门大开,门卫看到他们回来,那神色都很不一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架势。早早不由自主握住了梁隽邦的手,即将面对的事情,即使有再充分的心理准备都不够。

    “少爷。”

    管家打开门,让他们进去。

    踏入玄关,紧张的气氛更加浓烈,早早下意识的往梁隽邦身边又靠了靠。

    客厅那边,有人说话的声音,是梁斯文在招呼龙腾。

    “龙少,请喝茶……”

    一听这称呼,梁隽邦和早早对视了一眼,竟然是他!两人携手走了过去,脸上都带着愠色,不过梁隽邦比较内敛,而早早则要明显张扬的多。

    过去一看,粱斯文果然是陪龙腾坐着,他的小跟班恭敬的立在一旁。

    梁隽邦一勾唇角,似笑非笑。

    “哼!”早早到底沉不住气,冷笑出声,“哟,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你!人言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用在你身上还真是恰如其分!”

    这话明显的不恭敬,满含嘲讽的意味。

    龙腾当即皱了眉,薄唇微张想要说什么。

    “放肆!你怎么跟龙少说话!”小跟班在一旁,先声夺人,朝早早厉声吼道。

    “啧!”龙腾瞪一眼手下,“你插什么嘴?”

    他站了起来,走向梁隽邦和早早,眉心微蹙、暗含歉疚,“对不起,我……”

    “不用说了。”梁隽邦生硬的打断了他,抬起双手举到他面前,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我可承受不起,或者这话应该我说,让龙少久等了……”

    龙腾垂眸看着梁隽邦的双手,眉头皱的更紧。

    “来吧,不需要浪费时间了。”梁隽邦把双手又往他跟前递了递,“怎么,难道龙少不是来逮捕我的吗?”

    龙腾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朝手下一抬手,“铐上!”

    “是!”手下上前两步,从腰肌掏出手铐‘咔哒’一声将其铐上。

    “隽邦!”早早害怕的拉住他,仰望着他轻摇着头,“隽邦……”

    梁隽邦抬起手,掌心抚着她的脸颊,眸光深邃、语气温柔而深沉,“你忘了,我们说好的了?不要怕、不要哭……你要我看着你哭的样子走吗?我会不安心的。”

    “……”早早咬住下唇,硬生生的把已经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忍的太辛苦,眼眶周围一圈都红了。

    “梁少,请吧!”

    “乖,等我……”梁隽邦低下头,吻在她眉心。偏过脸,不忍再多看一眼,转身离去。

    “隽邦!”早早拉住他的衣服下摆,不想松手、可是却不得不松手,她只看着隽邦的后脑勺,他却不回头看她,她知道他是不忍。

    掌心慢慢松开,早早蓦地的转过身,眼泪还是掉下来,掉在梁隽邦看不到的地方。

    龙腾看着她,终究是开了口,“宣四小姐,你……”

    “你闭嘴!”早早仰起头,怒视着他,字字清晰,“龙腾,你是个小人!你忘了,隽邦是怎样帮你的?都说男人的承诺比性命还要重要,而你呢?你出尔反尔!你还想赢过隽邦?你以为,你这样害他,就是赢了吗?”

    “宣四小姐,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样!”龙腾急的扶额,生平头一次有了百口莫辩的无奈感。他原来说话就说不过这丫头,更何况今天弄成这样的局面?

    早早斜勾唇角,冷笑到,“事实是什么样?难道现在,你还想否认自己的身份吗?你是算计好的吧?说什么要隽邦帮忙,你就答应放过我们!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你的计策!你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们!”

    “不……”龙腾瞠目结舌,弄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他自己也是没有想到。

    “龙腾,你听清楚了!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隽邦我会救,而你……我要你付出代价!”早早恨的咬牙切齿,眼角锐利,“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就该让你在山里被野兽咬死!”

    龙腾被训的体无完肤,胸口憋闷的厉害,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宣四小姐,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没用,但是……你听我的,不要冲动!”

    对此,早早毫无反应。

    龙腾无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走了,你保重。”

    “哼!”早早冷哼,没有再看他。

    梁隽邦被带走,早早上前去和粱斯文商量,“梁叔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粱斯文安慰她,“早早,你不要这么慌……我会想办法的,目前你什么都不要做。梁家有些人脉,先要弄清楚,他们的打算才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梁叔叔,不能来硬的吗?”早早问完就觉得自己很蠢,摇了摇头,自我否认了,“我真傻,如果那样……隽邦一辈子都要躲躲藏藏!好,我听您的,我答应了隽邦,要听话,我相信他、也相信您!”

    “好孩子。”粱斯文拍拍早早的脑袋,“叔叔让司机送你回家。”

    “嗯!”

    回到司令府,司令府上下早就在等着早早了,早早一进入玄关,就被乐雪薇和沈静安围住了。

    “早早,回来了?”乐雪薇上前揽住女儿,看她身后空空的,心里明白了,看来隽邦已经被带走了。女儿失神的样子,看的她揪心。

    不过,和那一年得知隽邦的消息相比,这一次早早相对要冷静的多。

    “早早,还好吗?”乐雪薇伸手替早早理着鬓。

    早早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摇摇头,“我没事……”

    “……”看她这样,乐雪薇怎么能相信?

    “妈,我真的没事。”早早拍拍母亲的手,“我上楼看看欢欢乐乐。”

    楼上房间里,杭宁黛正在和保姆一起照顾两个孩子,杭宁黛虽然年轻,可是抱起孩子来却是像模像样,欢欢那么圆滚滚的身子靠在她臂弯里,抱着奶瓶正吃的起劲。

    “呵。”早早不由轻笑,“你这样子,倒比我还像个母亲。”

    杭宁黛抬头看着她,压低了声音,“瞎说什么啊!”

    “呵呵。”早早走过去,捏捏欢欢胖乎乎的小脸蛋,叹息般说到,“宁黛,你和我大哥迟早也要结婚的……欢欢乐乐,要叫你一声大舅妈的。”

    “……”杭宁黛没说话,只是觉得怪异,抬头看着早早,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果然,早早并没有说完。

    “宁黛,我拜托你一件事,你和我妈回去帝都,把欢欢乐乐也带着……”

    杭宁黛错愕,愣了片刻,“早早!”

    早早吸了吸鼻子,“隽邦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现在没有精力照顾他们,让他们跟着你们回帝都,是最好的安排。”话没说完,早早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啊……”早早抬手抹了把眼泪,“那时候实在是太任性了,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来了凤城我们就能在一起!结果,还是害了隽邦。可是,隽邦说,他不怪我!没有什么比跟我在一起更重要。”

    杭宁黛听着,眼眶也湿了。

    “他让我相信他,他说他一定能安全回来的!”早早哽咽的难受,“可是,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家?我们怎么会不清楚,和总统府车上关系,有多严重?”

    杭宁黛听得心惊肉跳,预感到了早早要说的话,“早早,你别吓我,不会的……”

    “嗯。”早早点点头,流着泪笑道,“对,我知道不会的。我只是,想要避免一切会让隽邦分心的因素……我是不会走的,无论生什么,我都要在这里守着他,欢欢乐乐……就交给你们了。”

    杭宁黛看着她,心中觉得难受。

    “如果,我是说如果、只是如果,你别害怕,真的只是假设……你会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吗?”早早想要表达的其实是前半句,她自然不会怀疑杭宁黛,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早已越血缘。

    杭宁黛到底年轻,听了这话,眼泪涌出来,但又怕吓着孩子,生生咬住下唇,郑重的点点头,答应她,“是!”

    看他们这样,保姆忙着上来把欢欢抱走。

    两姐妹才抱在一起,杭宁黛拼了命却压抑不住泪水。

    反倒是早早更加冷静,她轻拍着杭宁黛的肩膀,“好了,不要这么哭,我又不是真的出事了,只是眼下这情况,恐怕瞒不住,我是担心孩子们被利用,你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你哭成这样,大哥会怪我的。”

    门口,沈静安和乐雪薇都听见了。

    两位母亲相视着,感慨着点头,“早早这么做是对的,虽然不能悲观,但做好安排总是没有错。”

    “嗯。”沈静安应了一声,“既然这样,那就赶快做好安排,你们也不要再在这里逗留了……我想,接下来情势恐怕会比较紧张,走的越早,他们越不容易现。”

    里面两姐妹松开,早早回头看向母亲,母女两相视一笑。乐雪薇倍觉欣慰,她还以为早早会承受不了,看来她是真的想多了,早早早已不是那个被父亲宠坏的小女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