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隽早,要跑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杭宁黛赶去找韩希朗。

    自从和他确定关系以来,她生怕错过了来之不易‘倒追’来的恋人,总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爱人太优秀,即使是杭宁黛这样的侯门千金,也会变得不自信。

    天空飘起了点小雪,司机把车子停下。

    “孙小姐,表少爷在那边。”

    杭宁黛顺着司机指的方向看过去,点点头,小跑着过去。“大宝哥哥!”

    人群里,韩希朗听到呼喊抬眸看过来,一眼锁定杭宁黛。随即把手上的事情推给司马昱,“你盯一会儿……”

    “宁黛!”

    迈开步子,韩希朗三两步便跑到了杭宁黛面前,将她一把抱住,掌心覆在她脸上,立时皱眉,“脸怎么这么凉?这么远的地方,你怎么来了?要是想见我,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

    “大宝哥哥,我找你有事!”

    杭宁黛仰起头,看着韩希朗急急说到。

    “嗯?”韩希朗看她这样认真,不由失笑,“什么事呀,这么着急?”

    “我……”杭宁黛喘着气,觉得有些紧张,可还是一鼓作气说了,“你辞退了孙楚楚行吗?”

    “……”

    韩希朗一愣,孙楚楚的事情,宁黛知道了?她知道就知道了,怎么一来就要他辞退她?先前杨羚提醒过他,孙楚楚和宁黛不太对盘。

    他一直以为,只是孙楚楚因为杭安之的问题对宁黛有芥蒂,但这么看来,宁黛似乎也不太喜欢孙楚楚。

    “呃……”

    韩希朗蹙眉,想着该怎么劝宁黛。

    “宁黛啊,孙楚楚这件事……”

    “大宝哥哥。”杭宁黛生怕被他说动,并不给他机会,“我不喜欢孙楚楚,你辞退她好不好?”

    韩希朗很是为难,眉心越蹙越紧,“宁黛,ds招孙楚楚,是因为她的能力……怎么说呢?ds现在很需要她,项目也已经启动……”

    “不!”

    杭宁黛捂住耳朵,摇着头,“我不听这些,我就是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留在ds!你就告诉我,要不要辞退她!”

    “宁黛,这和你喜不喜欢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喜欢也不影响她为ds做事,个人感情和工作不能混为一谈,知道吗?”韩希朗拧眉,隐隐有些焦躁。

    “这怎么会没有关系呢?孙楚楚她……”

    杭宁黛一着急,就要把孙楚楚喜欢他的话说出来,可是及时刹住了,她不能说!不能给孙楚楚推波助澜她!

    想到孙楚楚对她的挑衅,杭宁黛委屈的不行,倔强的红了眼,“不行吗?我这样要求你,也不行吗?”

    韩希朗摇头轻叹,“乖,别闹了……我知道你们不太合得来,不过你以后是管家事,她在公司工作,又不会有……”

    “哼!”杭宁黛一甩胳膊,推开韩希朗,“我不想听!随便你好了,反正我的意见不重要……你,想把她留着、就留着好了!我不会再求你了!”

    说完,转身就往车边跑。

    “宁黛!”

    韩希朗傻眼,宁黛这是怎么了?她向来懂事,怎么在孙楚楚这个问题上这样钻牛角尖?

    杭宁黛拉开车门上车,韩希朗追上来,拍打着车窗,“宁黛,开开门……听我说!”

    杭宁黛却是充耳不闻,看也不看他,吩咐司机,“开车,回去!”

    “孙小姐……”

    “快开车,没听到吗?”杭宁黛拧眉吼到,声音有一丝颤抖。

    车子开出,韩希朗被甩开,掌心还被刮伤了一道。

    “宁黛!”他哈着气,看着车子开走,抬手扶额,觉得有些头疼。宁黛这孩子气,果然还是年纪太小了。耸耸眉,这里走不开,等过几天回去,再好好哄吧!

    回到帝都,杭宁黛没有直接回总统府、也没有去长夏,而是去了学校,找到了教授。

    “宁黛啊,上次的论文,我已经改好了,意见我都写好了夹在文件袋里,你自己看着改,我就不仔细跟你说了……”教授很忙,连抬头多看杭宁黛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杭宁黛接过文件袋,双手不由自主抓紧。

    斟酌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还有事。”教授见她还没走,不由疑惑,抽空问着她。

    “教授,我……”

    想想刚才韩希朗的态度,杭宁黛心一横,下了决心,“教授,您这次的项目,可以带着我吗?”

    “……”教授着实愣了一下,接着便是欣喜不已,“宁黛,你这是说真的?你想好了吗?你要是做了决定,我可马上把你编进组里了,会有外出,你都知道吧?”

    “嗯。”杭宁黛点点头,“我知道。”

    “太好了……”

    回到总统府,杭宁黛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

    “什么?”杭安之一听,就坐不住了,一口否决了,“瞎胡闹什么?马上要订婚的人,去搞什么项目?不行,我不同意!老老实实在家准备订婚!”

    “你小点声!”阮丹宁急的拉住丈夫,“吓着孩子了!别把你对下属的那一套用在女儿身上!”

    杭安之当了一辈子总理,身上的官腔不免重了些,他自然也是疼爱女儿的。

    “哎……”杭安之惧内,立即放缓了语调,“宁黛,别折腾了啊!好好收心,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小姑学,你以为把韩家管好那么容易呢?”

    杭宁黛坚决不松口,“申请表我已经交上去了,我很快就要进组了。”

    “你……”这下连阮丹宁也急了,“你这孩子,怎么也不跟家里商量一下?”

    见她这么突然,态度又坚决,阮丹宁揣测到,“是不是和希朗闹矛盾了?”

    “……”杭宁黛瘪瘪嘴,“和他没关系,我的事情……反正他也不放在心上!”

    这还没关系?分明就是铁定有关系!

    于是,韩希朗还在回程的路上,便接到了杭安之的电话。电话一通,杭安之便吼了过来,“韩希朗,你这小子是怎么欺负我女儿了?欺负的她要自讨苦吃?”

    “舅舅,你说什么?”

    韩希朗一头雾水,他疼宁黛都来不及,他欺负她?

    “哼!你快回来吧!晚了……宁黛就跑了!”

    这几天,杭宁黛除了吃饭,基本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进组在即,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确定的,要看的资料还很多,如果不抓紧时间,恐怕到时候会影响进度。

    房门被敲响,杭宁黛烦躁的嚷道,“妈,别来烦我行吗?我有很多书要看!”

    门外没人说话,门却被直接推开,韩希朗气息微喘走了过来。

    硕大的书桌上,资料铺的满满的。杭宁黛穿着家居服,长随意用簪子绾成丸子头,鼻梁上顶着黑框复古式眼镜,正埋头翻看着资料,不时做着笔记。

    她这认真读书的小模样,曾经是令韩希朗着迷的。

    可是此刻,他却是越看越生气!

    几步走上前,韩希朗手一抬,将她正捧着的书本给抽走了。

    “妈,你干……”杭宁黛蹙眉,抬头正要抱怨,却在看清来人之后,蓦地收了声。

    “哼!”韩希朗沉着脸,明显不高兴,“你在干什么?”

    “……”杭宁黛缩了缩脖子,反驳道,“看不到吗?看书!”

    这丫头,马上要订婚了,气都不跟他通一声,就要跑去参加什么研究小组?真是反了她了!是不是太宠着她了,小丫头就开始无法无天了?

    韩希朗用力将书一掼,狠到,“不许看,那个什么该死的组,也不许去!”

    “凭什么?”杭宁黛腾地站起来,个子只到韩希朗肩膀,可是气势一点不输。

    “凭什么?”韩希朗嗤笑,“凭我是你未婚夫!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还不是!”杭宁黛气急了,说话也是没分寸。

    韩希朗的眼神蓦地暗了,反问道,“你说什么?”

    杭宁黛咬着下唇,索性爆出来,“你做什么不是也没有告诉我?”

    “你……”韩希朗一怔,“你还在为孙楚楚的事情生气?你怎么这么幼稚、这么孩子气?我已经说了,这是工作!是正事!”

    杭宁黛心上仿若被针扎过,疼的要命,“我这也是正事!我为什么就不能有正事?”

    “你要有什么正事?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边就行了!”韩希朗一着急,大男子主义全都出来了,“你一个小丫头,娇惯的千金,跑去吃什么苦?不行!我不同意!”

    杭宁黛此时已经完全和他杠上了,“我不!”

    “你……”

    韩希朗气结,“宁黛,你知不知道,我们马上要订婚了?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要像我妈那样活着!”

    “不一样!”

    杭宁黛眼眶泛红,怎么能一样呢?小姑父那么喜欢小姑,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小姑是小姑父好容易‘抢’来的,而她和韩希朗的情况恰好相反!

    韩希朗不解,咬牙问到,“这么说,你是一定要去?”

    “对!”虽然犹豫,可杭宁黛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哈?”韩希朗失笑,“那你想过没有?万一有什么意外,可能会耽误我们的订婚!”

    杭宁黛手心痒,隐隐还有些疼,“……”

    韩希朗追问,“这样你也要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