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隽早,误解

    第二天一早,杭宁黛去帮荣祁修拿资料。

    敲门进去,荣祁修还在咳嗽。

    “咳咳……”

    听上去,似乎比昨天还要严重了。

    “老师。”杭宁黛站在那里等他收拾好,见他这样咳,忙问到,“您吃药了吗?”

    “嗯?”荣祁修正对着镜子整理领带,闻言摇摇头,“没有……药吃了容易困,我没有大碍,上午就不吃了,忙完再说,我怕精神跟不上。”

    杭宁黛讶异的同时,对这个人的敬意也越增添了几分。想了想,说到,“老师,您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荣祁修还什么都来不及说,却见杭宁黛已经跑远了。

    杭宁黛很快回来,手里还抱着只精致的罐子。笑嘻嘻的站在荣祁修面前,“老师,您喝水的杯子呢?”

    “……那边。”荣祁修略疑惑,抬起手指了指一旁的书桌,水杯被埋没在一堆厚重的资料书籍里。

    杭宁黛走过去,翻出来,拿到洗手间洗干净了。又拿起水壶,嘀咕了一句,“嗯,不行……这水不热……”一边说一边换了清洁的水重新烧。

    荣祁修只在一旁看着,眉头微蹙。

    水很快嘟嘟的响起来,烧开了。

    杭宁黛把带来的罐子打开,挖了一勺里面的东西放进去,用刚烧的热水冲泡了。小心翼翼的捧着杯子递到荣祁修眼前,仍旧是笑嘻嘻的样子,“老师,给……趁热喝了吧!”

    “嗯……”荣祁修皱眉,疑惑道,“不烫吗?”

    “嘻嘻。”杭宁黛笑了,“就是要滚烫的效果才好……喝下去一整天身子都是暖和的。”

    “嗯。”荣祁修接过杯子,往嘴里送了一口,立即咂嘴吐舌头,“好辣!这是什么?看你刚才挖出来,像是蜂蜜……可是蜂蜜不应该是甜的吗?”

    “嘻嘻……”杭宁黛只是笑,并不回答,拿手推了推杯子,催促他,“快喝吧!”

    荣祁修只好皱着眉、一口一口将一杯‘不明’的东西给喝了下去,别说这么滚烫的喝下去的确是暖和,整个人都觉得舒畅了不少。

    他放下空了的杯子,看着杭宁黛,“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了吧?”

    “嘻嘻。”杭宁黛俏皮的吐吐舌头,“是红糖姜茶……”

    “……什么?”荣祁修一愣,不由失笑,“这、这不是女人……”

    自从上次,她来月事被孙楚楚陷害绊倒、导致腹痛之后,韩希朗担心她落下病根、以后会吃苦,所以让人给配的,目的当然是给她补身体。

    不过,姜茶有驱寒、治感冒的功效,给荣祁修喝也是可以的。

    见荣祁修这尴尬的表情,杭宁黛捂住嘴笑,“嘻嘻……老师您别多想,这个姜茶功效很好的,保证比您吃的那些药有用。”

    “……”荣祁修失笑,无奈的摇摇头,“行,我还是要谢谢你……走吧!”

    “嗯。”杭宁黛点着头,拿起资料和笔电走在前面。

    荣祁修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这丫头小小年纪,倒是懂的关心别人。想想他们在停车场的初见,又觉得她着实可爱。

    上午的讨论进行到下午一点钟,杭宁黛在一旁收拾东西。

    听到教授邀请荣祁修,“院士,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不过,荣祁修却拒绝了,“我就不去了,还没缓过劲来……我想休息一下。”

    “哎,可是饭总是要吃的。”教授颇有些为难。

    “我没什么胃口。”荣祁修坚持着,婉言拒绝了,“改天吧!”

    杭宁黛偷眼看着,荣祁修的确是精神不太好,感冒加上劳累,铁打的人也坚持不住。

    她把资料收拾好装进包里,荣祁修接过,笑着感谢她,“给我吧,我自己拿回去就行了……你和同学们一起去吃东西吧!”

    “嗯……”杭宁黛点点头,想了想,“老师,您喜欢什么口味的东西?我去给您买点吃的……您感冒了,要稀粥吗?您有什么不吃的东西没有?比如姜葱蒜?”

    “呃……那倒没有。”荣祁修摇摇头,“不过,不用麻烦……”

    杭宁黛却打断了他,“那您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儿给您送过去。”

    说完,朝荣祁修笑着挥挥手,和同学们一起走远了。

    荣祁修倒是愣住了,这丫头……还真是热心。

    回到房里,荣祁修一动也不想动,随身包一放,就把自己扔进了床褥里,拉过被子闷头大睡。杭宁黛让他喝的姜茶功效的确是不错的,身上热乎乎的,睡着之后更是明显。

    杭宁黛吃过饭,来找荣祁修,敲门的时候现门没锁,便直接进去了。房间里很安静,能听见荣祁修睡觉时轻微的呼吸声。

    “老师?”杭宁黛小声叫着,荣祁修却没有回应,“睡熟了?”

    杭宁黛嘀咕着,把保温饭盒放在桌上。抬头看看房里,荣祁修在床上睡的很沉,可是……这房间,还真够乱的。说是乱,并不是指的那到处可见的书籍。

    而是……行李箱以及各种生活用品。

    都说天才在某一方特别突出,生活方面的能力便会相对低下……杭宁黛随手捡起搭在沙上衬衣,无奈的摇头笑笑。这话看来不假,这位年轻的院士,自我照顾能力可是不怎么样。

    “呼!”

    杭宁黛吹了口气,刘海轻轻飘起。她把袖子撸起,小声嘀咕,“好吧!算是学生对你的‘孝敬’,这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好歹要收拾一下。”

    生怕吵醒了荣祁修,杭宁黛的动作很轻柔,尽量不出声响。

    她把书籍、资料都一一归类,幸而她也算是专业,整理起来并不费劲。接着,把垃圾收一收,拿到门口让客房服务来清理。最后再把散乱各处的衬衣、西服都捡了起来,打电话叫干洗。

    荣祁修睁开眼,视线里模模糊糊的看见杭宁黛站在门口。

    她在和来收衣服的服务生说话,“嗯,就这么多……都记在我的费用帐上就行了。”

    “哎,好。”

    “嗯……”荣祁修扶着脑袋,觉得睡了一觉比上午好多了,于是翻身坐了起来。

    杭宁黛关上门,看到他坐起来,还吓了一跳,“老师,您醒了?是我吵醒了您了?”

    “不是。”荣祁修摇摇头,神色还有些茫然,再看看整洁的房间,袖子高高挽起、长也在脑后绾着的杭宁黛,不由问道,“这……是你替我收拾的?”

    “嘻嘻。”杭宁黛笑着点头,走到桌子旁,把保温饭盒端过来递到他面前,“老师既然醒了,就吃点东西吧!吃完了东西,还是要接着睡,没有比好好睡觉更好的‘药’了。”

    荣祁修微怔,看看饭盒里的米粥,唇边扬起一抹笑。

    “嗯……谢谢。”

    他接过饭盒和勺子,慢慢往嘴里送。

    杭宁黛走到书桌边,拉开椅子坐下,“老师您慢慢吃,我等您吃好休息了再走……正好把上午的讨论内容整理一下。”

    “好。”荣祁修看着她坐下,那安静的侧颜,心上涌上来一股奇异的感觉。

    其实,一般人像他这个年纪,都应该有些感情经历了。可是,荣祁修不一样。他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可想而知从小到大,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业上。

    很小的年纪就功成名就,即使他不去追求谁,自然也少不了被人追求。

    荣祁修没少被人爱慕过,那些女孩对他多是崇拜,当然也有直接是冲着他的家世背景和社会地位来的。他并不是很挑,当然也有过想要从中挑选一个、好好相处的意思。

    可是,最终一个没成。

    为什么?双方没有共同语言,这是避免不了的问题。

    此刻,荣祁修不时看向杭宁黛,脸颊微微热。他心里清楚,这不是感冒的缘故。这女孩,对他的好他都感受到了。或许,她也和其他女孩一样,对他是带了崇拜的喜欢。

    假若,是她……倒不是不行。

    他们的专业一样,至少她不会觉得他说的话很难理解。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女孩性格很好,和她在一起觉得很放松、很舒服。

    至于年纪,小了一点。没关系,他也不是很着急结婚。如果有展的可能,他倒是很乐意试一试。

    杭宁黛对着笔电,完全不知道她对荣祁修的‘好’已经完全被会错了意!她敲好最后一个字,合上笔电,站起来要走。

    “老师,您吃好了?”杭宁黛走过去,把空了的饭盒接过来,顺便扶着荣祁修躺下,替他盖好被子。想起教授的嘱咐,犹豫着说到,“嗯,老师……您过两天就要走吗?”

    “嗯?”荣祁修一愣点点头,“是,来的时候就这样定好的,我还有很多其他工作。”

    “呃……”杭宁黛心里直打鼓,还是不打算用父亲的身份去压他,支吾道,“那、那个……其实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老师您要是能多留几天就好了。”

    荣祁修怔忪,她这是在挽留他?

    见他不说话,杭宁黛不好意思的脸都红了,“哎呀,我随口说说的,当然还是老师您的安排重要。您休息吧,我走了!”

    她抱着饭盒,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门。

    荣祁修皱眉,她开口要他多留两天,他……要拒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