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隽早,道歉

    回到内院,杭安之和阮丹宁都在。

    杭宁黛看着在院子散步聊天的父母,父亲时不时还会替母亲拨弄一下滑落的鬓。不由露出羡慕的笑容,这么多年,父母一直这样恩爱,是她羡慕且渴望的。

    “宁黛。”

    杭安之夫妇一抬头,看到女儿站在院门口,随即转移了注意力。

    杭安之看一眼妻子,“你在这里等我,我有话跟小宝贝说。”

    “好。”阮丹宁点点头,没有打算掺和到这场父女谈话中去。

    “爸。”杭宁黛些微觉得疑惑,“你有话跟我说?”

    难道不应该是母亲吗?

    “嗯。”杭安之点点头,走过来揽住女儿的肩膀,“跟爸爸走走。”

    “好啊!”杭宁黛咧嘴笑着,靠在父亲肩头。

    杭安之低头看着女儿,问了她一个问题,“宝贝,依你看,我和你妈妈感情是不是很好?”

    “嗯?当然了!”杭宁黛一怔,回答的很肯定,“这个还需要问吗?”

    “嗯。”杭安之轻笑,“其实啊,我和你妈妈,以前也经常吵架,而且……是一见面就吵。”

    “啊?”杭宁黛颇为吃惊,父母的往事她是没有听过的,印象里父母感情一直很好,无论生什么事,父亲都是让着母亲的。“你们,还有过那样的时候?”

    “是啊!”杭安之领着女儿往前走,“不敢相信吧?我以前啊,常常惹你妈妈生气,你妈妈那个脾气啊,也不是什么柔情似水的人……吵架那是家常便饭。”

    杭宁黛抬头看着父亲,充满了疑惑,“那你们,后来是怎么和好的?”

    “因为你妈妈。”杭安之看了一眼坐在花架下藤椅上的阮丹宁,眉目都是极为柔和的。“你妈妈,脾气虽然不好,但是是个很宽容的人,无论我多犯浑,她都能包容……”

    杭宁黛听了,咬住下唇,似乎理解父亲的意思了。

    “宁黛。”杭安之捏捏女儿的脸颊,宠溺的笑道,“男人啊,无论到了什么年纪,在感情方面都不会有女人那么细腻、那么成熟,而且需要顾及的太多,可能就不那么周到。”

    杭宁黛沉默了片刻,仰起头来看着父亲,“爸爸,你觉得是我错了吗?我对大宝哥哥,不够体谅?”

    “不是。”杭安之摇摇头,拍拍女儿的脑袋,“我的宝贝做的很好了,但是……你还可以更好。大宝他,对孙楚楚,其实是有缘故的……”

    “……”杭宁黛一怔,呆愣住,“爸爸?”

    “别着急,爸爸告诉你。”杭安之拉着杭宁黛在椅子上坐下,回忆起很多年前那一段往事来……

    听父亲说完,杭宁黛已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神情恍惚。

    “宁黛。”杭安之笑了,“不用自责,你不是不知道吗?不能怪你……我虽然理解大宝,可是他让我的宝贝这么难过,我还是很生气的。”他拍拍女儿的手,“爸爸是永远站在你这边的。”

    杭宁黛苦着脸,扑倒杭安之怀里,“爸爸,宁黛知道了。”

    “呵呵。”杭安之轻抚着女儿的脑袋,“好了,不许掉眼泪啊!”

    因为杭安之的一席话,杭宁黛想了很多,对韩希朗多了些理解,对孙楚楚也是充满了同情,或者说,还有些歉疚,毕竟当年害了孙家的,她的父亲杭安之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眼下这种情况,她是不是应该先和韩希朗说声对不起?

    因为之前闹得太僵,这突然间的杭宁黛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见他了。心里对他也是有怨怼的,为什么有事情都不告诉她呢?在他眼里,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吗?

    为什么宁愿让彼此伤害、误会呢?

    捏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先打个电话。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荣祁修打来的。

    “喂,老师。”杭宁黛心头一跳,有稍许的失望。

    “宁黛,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荣祁修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夹杂着几分焦急,“你以前帮我整理资料,有没有备份,我的电脑突然打不开了!”

    杭宁黛一听,忙坐了起来,“是吗?我这里应该有的,急着要吗?我给你送过去吧!”

    “这……那麻烦你了。”荣祁修也不拒绝了,实在是情况紧急。

    杭宁黛于是立即换了衣服,赶去科学院。

    科学院和科学图书馆就在隔壁,杭宁黛从车上下来,刚好遇到了孙楚楚。孙楚楚背着书包,看样子是为了考研做准备的。这段时间不见,杭宁黛倒是忘了,孙楚楚也报了荣祁修的那个硕士名额。

    再见孙楚楚,杭宁黛的心境变得不太一样。

    她站着,等着孙楚楚走过来,朝着她点点头,“楚楚。”

    孙楚楚一愣,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她,“你叫我什么?用得着叫的这么亲热吗?”

    “我……”杭宁黛摇了摇下唇,犹豫了片刻,“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

    “……”孙楚楚大惊,脸色微变,“你说什么?你知道了?”

    “是。”杭宁黛点点头,“我很抱歉,我父亲曾经对你父亲的失信……我替我爸爸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住口!”孙楚楚眼珠子猛地瞪大了,眸光充满了恨意,那么一瞬,她的表情甚至是狰狞的,“你给我闭嘴!对不起?你现在在跟我说什么屁话?一句对不起,管什么用!”

    杭宁黛愣住,“我……”

    “你什么?”孙楚楚瞪着她,咄咄逼人,“哼!说什么对不起!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简单的说一句没关系吗?告诉你,不可能!有关系!非常的有关系!因为你父亲,我全家都没了!”

    杭宁黛尴尬的站在那里,听着她说着狠话。

    “你凭什么?凭什么拥有这么多?而我,却要从小吃尽苦头?”孙楚楚瞪着杭宁黛的样子,恨不能把她给吃了!

    “我不能把你爸爸怎么样,可是,我要对付你,却是易如反掌!”

    杭宁黛不自觉的抬手捂住胸口,“你,你想对我怎么样?”

    “怎么样?”孙楚楚冷笑,“你是真傻,还是装的?韩希朗又不在这里,你不用这么装的!我在跟你抢韩希朗,你别说你不知道!”

    “……”杭宁黛凝神思索了片刻,点点头,“我现在明白了,你做那么多,就是为了让我大宝哥哥产生罅隙,你一定要这样吗?我和大宝哥哥十七年的感情了……”

    “闭嘴!”孙楚楚狠的喝断她,“又来?又来跟我表现你的优越性?”

    “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杭宁黛头疼的扶额,“你为什么要这么极端?其实,你成长的很好,你完全可以靠自己过很好的生活,你明知道,大宝哥哥他对你不是那种感情……你继续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更痛苦的……”

    孙楚楚仰天大笑,“哈!你现在是在教训我?”

    “不是……”

    “闭嘴!”孙楚楚端的是强势,“你少说两句吧!韩希朗对我是什么感情?你想说是同情、是愧疚,是吗?”

    “……”杭宁黛无声的点点头。

    “呵呵。”孙楚楚讥诮的一笑,靠近杭宁黛,轻声说道,“那又怎么样?同情,就不是感情吗?就算是同情,现在韩希朗对我也是有求必应、随叫随到!”

    杭宁黛脊背猛地一挺,竟然没有话可以反驳。

    孙楚楚感觉到了,她很满意。“哼!杭宁黛,我失去了这么多,就从你身上拿回这一点,你都吝啬,装什么善良?你不是真的善良!”

    “……”杭宁黛脸色僵硬,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她。

    “你拥有了全世界,要什么有什么,当然给的无所谓了!”孙楚楚的声音飘忽起来,满含嘲讽,“如果我是你,也不会在乎的。但你知道吗?你所谓的善良和大方里,都散播着一股优越性!一种我本来拥有,却被生生掠夺的优越性!”

    杭宁黛张张嘴,想要说什么。

    “别说话!”孙楚楚却阻止了她,“你不是要替你父亲表达歉意吗?好,我给你个机会!”

    “……”杭宁黛预感到不妙,小声问到,“什么?”

    “离开韩希朗,把他让给我……我就接受你的道歉!”孙楚楚一扬眉,说这话时,极为自信。

    杭宁黛蓦地的握紧手心,那一刻疼痛蔓延,几乎无法承受。

    “舍不得?”孙楚楚捕捉到她的表情,讥诮到,“你看,你就是假善良、真虚伪!你要给就给最好的,净把那些你不需要的东西给别人,算什么善良?更何况,你不亏啊!可以替你爸赎罪!”

    杭宁黛低下头,她开不了口,她没法答应。

    孙楚楚瞥了她一眼,“哼,我说的对吧!你真正宝贵的东西,是从来舍不得给人的,杭大小姐!”

    转过身,孙楚楚毫不留恋的走了。

    杭宁黛咬着牙,抬起头,努力克制着情绪。口袋里,手机在一个劲的震动,荣祁修不断打电话来催了,“喂,老师……是,我已经到了,我现在马上进去。”

    不远处,孙楚楚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杭宁黛……她进去了?因为荣祁修?死丫头,笨的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