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隽早,礼成

    周一,天气放晴,瓦蓝澄净。

    总统府内院里,很安静。

    安静,不是因为人少。恰恰相反,今天人很多。除了杭韩两姓本家之外,盛家、乔家、宋家……总之是私交盛好的几家都来了。环视一周,韩希朗无疑是当中最显眼的。

    他今天是刻意打扮过,人本就生的丰神俊朗。稍事修饰,便是锦上添花。

    韩希朗手里捧着一簇鲜花,是长夏玫瑰园里刚采下来‘朱丽叶玫瑰’制成的花球。

    很有些紧张,不时抬起腕表来看时间。

    “嘁!”韩希朗抱着胳膊轻声嗤笑,摇着头,“大哥,不用这么紧张,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说着敲敲自己的左胸口,“跳的太快了啊!”

    “是吗?”韩希朗笑意不减,“我尽量。”

    长条桌边,恭敬的站着两位公证员。

    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着,气氛很是肃穆。

    韩希朗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一眼,随手扔了回去。

    韩希茗看见了,不由皱眉,站在他哥身后,“给我看看。”

    想起那晚兄弟俩的对话,韩希朗没有犹豫,把手机递给了弟弟。韩希茗翻开来,看了两眼孙楚楚。难怪,大哥要急着解决掉她!今天是大哥和宁黛公证注册的日子,这个女人竟然还来‘骚扰’大哥。

    “……”韩希茗眉心紧蹙,忧心忡忡。

    “希茗?”韩希朗小声叫着弟弟。

    “嗯?”韩希茗回过神来,压低了声音,“大哥你安心注册,一会儿我出去一下,我答应你,我会尽快、不会让你为难。”

    韩希朗点点头,“好,你自己小心。”

    尽管他们之间很多事情都没有说明,可是他们是兄弟,比起这世上的一般兄弟,双生子的感情来的比一般人要更加浓烈。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信任是无端的、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说话间,楼梯口有了动静。

    “新娘子来了。”

    盛贝妮娇俏的声音响起来,楼下众人不约而同齐齐看过去。

    杭宁黛被乐雪薇和阮丹宁扶着,从楼梯口转出来。

    因为订婚临时取消,订婚日子改成了结婚日子,两家长辈商量过决定,让他们先公正注册。

    此刻,杭宁黛身上穿的,正是原先准备在订婚礼上穿的礼服,精致、典雅,行走间腰间的铃铛叮叮作响,所有锁边处珠花串联,美到了每一处细节。妆化的很自然,没有盖过她的五官,但却增色不少。

    “……”

    韩希朗看的两眼直,挪不开视线。

    “宁黛,来……小心。”

    因为礼服繁琐,两位母亲扶着宁黛一步步往下走。

    杭宁黛屏住呼吸,提着裙摆、走的小心翼翼,紧张的心情没有一刻平复。

    韩希朗忙走上前,朝杭宁黛伸出手,“宁黛,不着急……我在这里。”

    “嗯。”杭宁黛点点头,把手递给韩希朗。

    两只手扣在一起,紧紧的、密不可分的。两个人肩并肩一起走向长条桌,资料、证件都已经齐全,只等着他们签字、宣誓,公证礼成了。

    几家人将两位新人团团围住,刚才还安安静静的大厅立时变得热闹起来,一派喜气洋洋。

    “那么,现在宣布,韩希朗先生、杭宁黛小姐,你们正式成为合法夫妻,除非你们本人意愿,否则一切灾难、生老病死,都无法将你们分开……”

    杭宁黛眼皮一耷拉,泪水滚下来。

    一旁还在笑着的韩希朗吓了一跳,“宁黛,怎么哭了?”

    “呜呜……”杭宁黛的眼泪像是拧开的水龙头,大有控制不住的趋势,摇着头,含混不清的说着,“不知道,就是想哭……”

    “哎。”韩希朗皱眉,叹息着将人抱进怀里,“傻老婆,高兴傻了?”

    “嗯嗯!”杭宁黛并不知道害羞,认真的点头,“很高兴。”

    杭泽鎬拍拍乐慈的手,感叹着,“这两孩子,总算是平平安安的注册了。我们家这么多孩子,他们算是最顺当的了。”

    虽然有过小打小闹,但终于结婚了……兄弟姐妹中的头一份。

    这种情况下,阮丹宁也止不住落泪。靠在丈夫怀里,杭安之轻叹,“你别也哭啊,应该高兴,宁黛喜欢的、如愿以偿了,是好事啊!”

    “嗯。”阮丹宁点着头,哽咽着,“是高兴,宁黛这样顺当,我是高兴的哭。”

    “哎……”

    悠长的一声叹息,却是从韩承毅口中出的。

    乐雪薇抬头看着丈夫,心领神会的握住他的手,脑袋靠在他肩上,“别胡思乱想啊!你的人去了也没有多久,隽邦那么优秀,早早很快就回来了。早早可能像我,虽然开始的不怎么样,可是吃过那些苦,以后剩下的都是幸福,是不是?”

    韩承毅低头看看妻子,沉声应了,“嗯。”

    注册礼成,‘啪、啪’几声,礼花拉响,彩条弹飞出来。

    韩希霆和杭睿荇带着几家的年轻人,将气氛炒了起来。内院里,小型家宴开始,庆祝韩希朗和杭宁黛登记注册。

    “来啊!嗨起来!都麻溜的!谁绅士、谁淑女,统统请出去!”

    韩希霆像匹脱了缰的马,活蹦乱跳。

    “啧!”韩恒毅看着直皱眉,“这个小子!小雪,我们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一点不像他大哥二哥!”

    “噗!”乐雪薇忍俊不禁,“嗯,是不像希朗、希茗。”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韩承毅指指小儿子,“你看看他,到现在还是没个定性!”

    乐雪薇拽拽丈夫,“行了啊!由着他去吧,年纪还小……而且,他是老小,怎么可能和希朗希茗一样?他都听话跟着希茗了,别逼得太紧。孩子气没什么,天磊以前也孩子气,会好的。”

    暖阳洒下来,晒在身上轻飘飘的,距离圣诞还有不到一个月,二十来天了……

    趁着气氛正好,韩希茗悄悄从侧门退出。

    他换了身衣服,准备去会一会孙楚楚。

    脑子里晃过一些影像至今,他还记得她洁白如凝脂的肌肤,纤细的好似一掐就会断的腰身,无论是安静、亦或是说话时,都娇艳欲滴的红唇……

    受母亲的影响,韩希茗一直以为,他喜欢的女人,应该是那种优雅、清丽的类型,应该还有些蠢、单纯到弱,这样才可以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但,‘以为’……真的是个很‘滑稽’的词汇。所有的自以为是,都抵不过现实来的猝不及防。

    他以为,他不会记得她。他以为,他能够像以往无数次一样,抽身来去自如。他以为,他不会觉得一点可惜。他天生冷漠、心思深沉,这正是外公看中他的原因不是吗?

    但……

    韩希茗闭了闭眼,扣好腕带,站了起来。

    他很清楚的记得,她身上也有个字母s,刻在手腕的位置。他要去会一会孙楚楚,他要知道,最后究竟是谁害死了她!

    出了门,韩希茗在帝都大学找到了孙楚楚,但只在暗处观察着她。

    这个年纪,又是学生。韩希茗在找到孙楚楚的第一刻,便有种熟悉感涌上来。s……或许这就是他们做事的方式!掌心攥紧,韩希茗跟着孙楚楚,不让她离开视线里。

    孙楚楚的日常行为,和一般学生并没有区别。

    教学楼、食堂、实验室,看上去都是那么寻常。

    “谢谢。”孙楚楚从食堂出来,在路边买了炒栗子,热乎乎的揣在口袋里,往偏僻狭窄的小巷子里走。

    韩希茗拧眉,她这是要去哪里?

    跟着晚了一步,韩希茗走到巷子里,孙楚楚却不见了。

    突然,身后有什么扔过来。韩希茗迅伸手,接住了那颗栗子,是孙楚楚!被她现了?果然,她不是个简单的人。不行,他和希朗顶着一样的脸,他不能让孙楚楚看到。

    这对韩希茗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个下蹲,加一个回旋,韩希茗袭向栗子投掷来的方向,稳稳的从背后扼住孙楚楚的喉咙,虎口迅收紧。

    “你是什么人?”孙楚楚一惊,却不慌乱,“跟着我干什么?”

    “哼!”韩希茗冷笑,从口袋里掏出变音器贴在喉咙处,“能察觉到我跟着你,你很不一般啊!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你认识一个手腕上刻着s字母的女孩吗?”

    “……”

    孙楚楚一愣,脱口而出,“你认识她?”

    “废话!”韩希茗虎口紧了紧,“说,她现在在哪儿?”

    “呵呵。”孙楚楚突然笑了起来,“在哪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韩希茗眼一瞪,“你耍我?”

    “不敢。”孙楚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是真的听不懂,我不知道什么字母s,更不知道手腕上有字母的人,我只是单纯的被人跟踪,觉得害怕、奇怪,要耍也是你耍我吧!”

    这种情况下,只要韩希茗稍稍用力,就能结果了孙楚楚。可是,她一点都不怕!

    韩希茗讶然,战决?看来是遇到对手了。

    “动手吗?不动手,我就走了。”孙楚楚冷笑,当真没有一丝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