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隽早,晕倒

    正如小璃所说,龙胜来了。

    龙胜自然不是自已一个人来的,但是他的人在警戒线就被梁隽邦的人给扣下了。最后,就只有龙胜单独被带来见梁隽邦。

    一进内厅,龙胜便压抑不住心头那股邪火。

    “哼!”龙胜一边被请进玄关,一边骂道,“梁隽邦,你还真是占山为王了!竟敢扣住我的人!”

    梁隽邦闲适的靠坐在沙上,瞥了他一眼,小声对怀里的早早说,“这个人声音太大,你要是嫌吵……我先送你回楼上?”

    “……”早早抿着嘴笑,“好。”

    这两人完全一副当龙胜不存在的样子,瞬间就打压了他的气焰。

    龙胜皱着眉低吼道,“慢着!你们谁都不用走!我就是来找你们的。你们一起听,不是省事?”

    梁隽邦看看早早,小声问道,“好吗?”

    “好。”早早点点头,朝龙胜比划了一下,“龙少爷请坐。”

    “哼!”龙胜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在对面沙上坐下。

    梁隽邦挑了挑眉,双手搭在身前,此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不是a国人,长穗也和他无关,至于他们龙家兄弟想要怎么斗,都和他没关系,他现在也不会顾虑龙腾了。

    “你说吧!”

    “哼。”龙胜依旧是那副欠揍的表情,“今天是2o号,我会在这里等着……”

    说到这里,就顿住了。

    梁隽邦等了半天,也没听见下文,不由疑惑,“然后呢?”

    “然后?”龙胜轻笑,“还有什么然后?你们俩所有的证件和合法出境资料,全部都在我这里……只要到了时候,我自然让你们堂堂正正离开!”

    就这么……简单?

    梁隽邦怔忪,早早也深感疑惑,轻轻挽住他的胳膊。

    “龙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梁隽邦摇头轻笑。

    龙胜身子微微前倾,浓眉上挑,“什么什么意思?不相信我?你到现在还不觉得此前投靠错了人?龙腾再本事,那也是孤掌难鸣,要论在凤城和府里的势力,你觉得他真的斗得过我?”

    梁隽邦摇摇头,“这和我没关系,两位以后怎么争斗,梁某都不想再参与……”

    “好!”龙胜一拍掌,“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过。”梁隽邦迟疑道,“龙少爷就这么放我们走?你说的‘到时候’,又是什么时候?”

    “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龙胜说着,慢慢眯起眼来,心思颇深的样子,“但愿,我们都不要等太久……”

    他站了起来,环视了一圈,不客气的问到,“我暂时得住在这里,安排一下吧?梁中将。”

    龙胜就这么留了下来,梁隽邦和早早始终没能弄明白,他所说的那个‘到时候’究竟是什么意思……

    c国,帝都。

    年关将近,总统府里比之以往,格外的忙碌。

    距离韩希朗和杭宁黛的婚期就只有短短几天时间,长辈们忙着各项事宜,两个小辈则被‘禁止’再见面。

    趁着这段时间,韩希朗有为数不少的‘单身趴’要参加,杭宁黛更忙。毕竟婚礼这种事,主要注重的是新娘的感受。

    今晚,帝都酒店顶楼‘天文台’餐厅里,有场为韩希朗举办的s趴。

    韩希朗一推门进去,就被起哄。

    “噢!新郎来了!”

    韩希朗满面堆笑,藏都藏不住。

    “谢谢、谢谢……”

    韩希霆突地从人群里跳出来,蹦到他哥面前,“哥,怎么感谢我?”

    韩希朗瞪一眼弟弟,“我要谢你什么?一边去!”

    “嘁!”韩希霆瘪嘴,“既然你是这种态度……”

    顿了一下,一转身招呼道,“小的们,把我嫂子给打包回去!”

    韩希朗一听,忙拉住他弟弟,“你说什么?你嫂子……宁黛来了?”

    “哼!”韩希霆冷哼,昂着下颌,“你不是让我一边去嘛?”

    “哦哟!”韩希朗立即换了副脸孔,揉乱弟弟的头,“希霆最乖!你要什么,统统依你!”

    “哈哈……”韩希霆乐了,立即凑到他哥面前,“给辆‘银魅’吧!”

    “什么?”韩希朗斜睨他一眼,低喝道,“真能敲你哥啊!”

    “嘿嘿……”韩希霆可不知道羞臊,“那是。”

    韩希朗点点头,眼光在人群里搜索着,杭宁黛已经被几位名媛簇拥着走过来。很多天没见,韩希朗都快想疯了。韩希朗微一颔,敷衍道,“行,回头找你嫂子说去!我哪有钱?”

    “啊?”韩希霆眼睁睁的看着他哥朝杭宁黛走去,一拍脑袋,“靠!我怎么这么傻!”

    整个‘趴’自然是很热闹,帝都这一辈的公子、名媛基本都来了。窗外飘着雪,里面响着舞曲,欢声笑语不断。

    和这环境格格不入的,是安静的靠在窗户位置的韩希茗。

    他独自端着酒杯,不时抬眸看一看窗外的景致,好像这里的热闹都和他无关。

    “你好。”

    有人站在了他面前。

    韩希茗抬起头一看,眼前的人穿着中古世纪的宫廷长裙,个子颀高、身形纤瘦,只一眼,就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熟悉感。但她嘴巴以上戴着个镶了水钻的面具,看不清全貌。

    “你……”韩希茗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眼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

    女孩微微一笑,红颜的双唇煞是娇艳。

    “不给我来一杯吗?”

    韩希茗微怔,这声音……并不一样。

    但是,他还是觉得很像!

    韩希茗喉结滚了滚,从一旁的桌上端了杯鸡尾酒递到她手上,“请。”

    “谢谢。”女孩接过,浅酌了一口。指指中央的舞池,抿唇笑道,“不去跳舞吗?”

    韩希茗心里有太多疑惑,视线迅移到她的腕部,但她两只手的腕部都戴了精致的护腕,根本看不到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怎样才能确认?

    韩希茗随即点了点头,“跳,如果你邀请我。”

    “好啊!”女孩一点头,把手递给韩希茗,“先生,我请你跳支舞。”

    掌心一握住她的手,韩希茗心底那股感觉就越强烈了。她的手……软的好像没有骨头!

    稳稳心神,带着女孩进了舞池。

    身子轻微接触,韩希茗几乎有些冲动了。他拥抱过的人,和眼下怀里的人……是同一个人吗?

    韩希茗心跳骤然加剧,但他并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表面上并看不出什么。“你的s很有意思,尤其这一对护腕。”

    “是吗?”女孩却没有接他的话,搭着他的肩膀,“你却不怎么样,你这是s的什么?”

    “我自己。”韩希茗勾了勾唇角,“有问题?”

    这到的确是附和他的风格。

    “当然没有。”女孩扬唇一笑,身后有人突然撞过来,“啊……”

    她轻呼着往韩希茗怀里一靠,韩希茗本能伸手将她抱住,眉头微微蹙起。

    “谢谢。”女孩抬起头道谢,红艳的双唇几乎贴上韩希茗的。

    那么一瞬,韩希茗感觉心脏微微一缩。并没有想太多,掌心已经托住她的腰际贴向自己。

    上面的旋转灯光投射下斑驳的光影,韩希茗突然抱住怀里的人,闪到了一旁的隔间。这里是临时辟出来的休息间,这会儿并没有人在。外面音乐躁动,影响着紧紧相拥的两人。

    “……”

    韩希茗喉结滚了滚,抬起手扯了扯领带。

    接着,手指朝着她的面具移动。

    “哎……”女孩一抬手,轻轻扣住他的。

    “不能看?”韩希茗微蹙了眉,声音喑哑。

    女孩勾唇一笑,“可以……但是,不是现在。”

    “那?”韩希茗疑惑的挑眉。

    女孩抬起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慢慢踮起脚,“说说,你拉我进来做什么?”

    这样的氛围,勾起了韩希茗某些念想。他并不是容易冲动的人,但这一刻,却有些不管不顾。

    ‘啪’的一声,韩希茗将女孩摁在了墙上,一低头,有些狠的吻上了她的双唇。唇膏的味道很浓郁,很快便纠缠在唇齿间。

    “嗯……”女孩轻声嘤咛,身子渐渐变得无力。

    韩希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断了,这种柔若无骨的感觉!脑子里火花四溅的瞬间,他的吻更加凶猛,这和他历来清冷的外表判若两人。仿佛蕴藏的岩浆,一朝爆!

    “是不是你?”

    唇齿纠缠间,韩希茗低低问着。

    女孩不及回答,韩希茗又一波的攻势已然袭来。

    韩希茗微微眯起双眸,双手钳制住她的,“让我看看!是不是你?”

    女孩眼底的惊慌一闪而过,她猛地张开嘴,用力朝着韩希茗一咬。

    “嘶!”韩希茗轻呼,并不很痛,只是轻微。韩希茗松开她、抬手抹了抹唇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女孩突然没了笑意,刚才的旖旎好像成了幻觉。

    她伸手推开韩希茗,韩希茗拉住她,“去哪儿?”

    “放开!”女孩一用力,竟然将韩希茗挣脱了。

    “……”韩希茗怔忪,怎么会?

    慢慢的,他觉得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

    韩希茗晃了晃脑袋,大脑变得不清醒,视线也变得模糊了。他倏地抬头,瞪着她,“你?”

    “……”女孩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转身跑了。

    “回来!”

    韩希茗想要去追,可是只跑出两步,就觉得力不从心了。双腿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紧接着,意识慢慢抽离身体。

    视线里,女孩的身影越来越远。韩希茗抬起手,喃喃,“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