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番外之她输在哪里

    交朋友这种事,杭宁黛历来是不会拒绝的。

    眼前这个叫荣佳人的女孩,给她的印象并不坏。

    是属于很有活力、很直爽的性格,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种敢作敢为的闯荡劲,对于从小就什么都不缺、不用考虑的宁黛来说,她对这种女孩其实是有些羡慕加敬佩的。

    “好啊!”

    杭宁黛朝女孩笑着点点头,“对了,你是哪位设计师的学生啊?”

    荣佳人扬眉,奇道,“你挺聪明嘛,这都能看出来?”

    杭宁黛抿嘴摇头,“我看起来很傻吗?这种地方,你要不是有关系,没这么好进来吧?你上次去机场,贵宾通道都没挤进去,所以,你不可能是正式设计师……只能是学徒。”

    “哈哈……”荣佳人大笑,上来亲热的挽着杭宁黛的胳膊,“真是冰雪聪明,那我们是朋友了?”

    “嗯。”杭宁黛点点头,也笑了。“不过,我真的不能穿你的作品,设计师是我妈、就是我婆婆帮我联系好的。”

    荣佳人理解,没有再坚持,“是是,我明白……我不是为了这个跟你套近乎的,单纯的喜欢你,不行吗?”

    “哈哈。”杭宁黛莞尔,“行,我是挺招人喜欢的。”

    两个人说笑着,荣佳人陪杭宁黛去更衣室换了另一套作品。

    要出去的时候,荣佳人却不走了。

    杭宁黛回头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不出去吗?”

    荣佳人讪讪的笑笑,摸着脖子,“那个……你丈夫在外面?”

    “是啊!”杭宁黛点点头,还是不明白,“那怎么了?”

    荣佳人挺不自在,“我还是不出去了,你丈夫……不太好相处。”

    这一点,杭宁黛是知道的。想到那天在机场希朗对荣佳人的态度,杭宁黛不想为难她,“那我出去了,你存了我的号码,以后常联系,这次的秀帮不了你,以后有机会,一定帮你啊!”

    “真的啊?”荣佳人高兴的蹦起来,“那太好了啊!我能不能红,就指望你了,韩大少奶奶!”

    “嘁!”杭宁黛摇头轻笑,“贫死了!”

    看着杭宁黛转身出去,荣佳人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嘟着嘴、皱着眉,直犯嘀咕,“哎……要不要告诉她啊?看她这么高兴,可是……不说的话,又觉得她好像吃亏了一样,多好的女孩啊!”

    想了想,还是摇头。

    “算了,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

    b1ue时装周如期举行,这是一场时尚界的盛举。

    因为杭宁黛在受邀之列,她无疑成了这场盛举的焦点。

    “韩少奶奶,您的化妆室在这边,请……”

    杭宁黛挽着韩希朗的胳膊从后台进入,她是自幼见惯各种大场面的,自然不会紧张。

    韩希朗低下头,轻抚着她的手,“我们自己有化妆师,你皮肤容易敏感,不用他们的,好吗?”

    “嗯!”杭宁黛点点头,笑意从眼角逸出。从小到大,韩希朗这些方面一直都是做的很仔细的。

    韩希朗微抬下颌,“换我们的化妆师……”

    “是。”

    化妆室的门推开,杭宁黛被簇拥着在椅子上坐下。

    “韩少奶奶,您看一下,这是几款妆容,配合您今天要穿的衣服……还有,这些事搭配的饰……”

    一进去,就没韩希朗什么事了,他只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抬手看了看腕表,和梁隽邦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韩希朗知道,是隽邦。

    掏出手机,抬眸往宁黛的方向看了一眼,宁黛正笑着和化妆师商量怎么上妆。

    “喂,隽邦。”韩希朗站起来,侧过身子接电话。

    “安排好了,你过来鞠个躬、看一眼就行。”梁隽邦战战兢兢的,“真能行吗?可别有什么岔子,要是出了事,早早非弄死我啊!”

    韩希朗蹙眉,“既然都安排的这么严谨了,不会有事,我现在离开,也许要不了两个小时。”

    “哎,行……那你快着点!”

    挂了电话,韩希朗叹了口气。收拾了心情,走到宁黛身边。

    “希朗,你帮我看看……这么化好看吗?”杭宁黛兀自笑着,对即将生的事浑然未觉。

    韩希朗笑笑,捏捏她的鼻子,“这些我能懂吗?有这么多专业的人帮你……不过,我看啊,你怎么都漂亮。”

    “嗯……”杭宁黛瘪瘪嘴,没再说什么。

    韩希朗拍拍她的脑袋,“你在这儿慢慢来,我出去晃晃,一会儿开幕,我一定回来。”

    知道他在这儿无聊,女人化妆、换衣服是最麻烦的了。杭宁黛理解他,点点头,“那你出去吧!开幕不要迟到啊!”

    “我保证。”韩希朗笑笑,站直了身子,转身出去了。

    一出门,韩希朗就加快了脚步,直奔内部电梯。飞机停在楼顶,已经在等着他。

    “大少爷……”

    “走吧!”

    希望快去快回,绝对不能叫宁黛现了什么。

    电梯口,荣佳人从黑暗处闪身出来,看着紧闭的电梯门,满脑袋疑惑,“咦,这个时候,他去哪儿?”

    按耐不住好奇心,荣佳人看清电梯所停的楼层,跟着上了顶楼。她到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了。

    “啊……”荣佳人惊讶的捂住嘴巴,她好像现了了不得的事?

    荣佳人作为设计师的小学徒,自然是要负责杭宁黛的服装准备的。她抱着服装进去化妆室,看到椅子上坐着的杭宁黛,心里乱的很……到底该不该告诉她?

    挑拨人夫妻关系是不道德的,可是,如果那个韩希朗真的又干出什么对不起杭宁黛的事,那她岂不是成了帮凶?那怎么对得起新朋友这三个字?

    荣佳人想了想,要不……就稍微提醒一下吧?

    “宁黛……”荣佳人走到杭宁黛身边,小声叫着她,朝着她挤眉弄眼。

    杭宁黛满心疑惑,站起身,“不好意思……我上个洗手间。”

    借机,两人在洗手间碰面。

    杭宁黛笑问,“什么事啊?神秘兮兮的,在外面不好说吗?”

    荣佳人秀眉紧蹙,很为难,“那个……你丈夫呢?”

    “希朗?”杭宁黛怔忪,“他出去逛逛去了,陪着我化妆很无聊的啊!”

    “哎!”荣佳人急了,“你一直都这么傻吗?他说什么你都信?”

    “嗯?”杭宁黛疑惑,听她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荣佳人纠结了片刻,“我们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不过……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我绝对没有坏心啊!你还是问问,你丈夫到底去了哪儿?要是没事,就当我多疑了!”

    这话暗示性太强,而且很有把握的样子。

    杭宁黛急了,一把拉住荣佳人,“你到底知道什么?”

    “哎哟。”荣佳人懊恼,“我这嘴,本来只是想提醒你!看我,没办好,直接告诉你好了……你丈夫刚才在楼顶,坐直升机走了!”

    “……”杭宁黛怔住,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希朗这个时候坐直升机走了?他要去哪儿?这本来就是他补给她的蜜月,她已经无条件的原谅了他一次!甚至都没有给过他一句质问!他……又怎么了?

    心跳如鼓,杭宁黛皱着眉,说不上来不祥的预感。

    “宁黛?”荣佳人小声叫着她,觉得她脸色不太好看。

    杭宁黛咬着下唇,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阿肆叔叔……”

    阿肆叔叔,就是当年跟在杭安之身边那个阿肆,跟随杭安之多年,负责杭安之一切琐事与行程。

    接到杭宁黛的电话,阿肆颇为吃惊,“小姐?您怎么给我打电话?蜜月开心吗?”

    “阿肆叔叔,我挺好的,只是想问您件事情。”杭宁黛太阳穴突突直跳,一个女人该有的直觉,她一点也不少,“那个孙健康,阿肆叔叔,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

    阿肆顿了下,叹道,“小姐,知道你心肠好,和孙健康也有交情,他现在的安排已经是最好的了。他姐姐孙楚楚今天葬礼,也破例让他去了!希望那个傻子不要闹事!”

    孙楚楚今天葬礼……

    杭宁黛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心下一下子都明白了。

    “小姐?”阿肆不解,“怎么不说话了?还有要问的吗?”

    “没……没有了。”杭宁黛极力保持着冷静。

    阿肆叹道,“小姐,孙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您和姑爷要好好生活,这样总理和夫人才能放心……这女孩啊,始终是父母的牵挂……”

    后面的话,杭宁黛没再听进去,挂了电话,整个人好似魂不附体。

    一脚迈出去,差点摔倒。

    “宁黛!”荣佳人急忙扶住她,看她脸色苍白,后悔了,“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样?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杭宁黛摇摇头,讥讽的笑道。“不,我要谢谢你!你不告诉我,我还会一直这样自欺欺人!”

    “什么?”荣佳人茫然,她并了解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啊!

    杭宁黛摇摇头,什么也不想多说了。

    她仰起头,只觉得好笑!她为什么把自己变成了这样?

    她明明是最骄横跋扈的千金小姐,有着显赫的家世,走到哪里都是受追捧的!只因为喜欢上一个韩希朗,她就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逊了他几分……她不敢争、不敢吵、不敢闹……

    时刻记着,她是韩家未来的主母,要做个像婆婆一样的人。

    结果,就是要这样压抑的活着吗?

    她到底是哪里……输给了孙楚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