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番外之永不生效

    大门早就开了,梁隽邦带着人已经恭候多时。

    “可算来了。”

    一进玄关,就听见梁隽邦的声音。

    梁隽邦斜斜靠在墙上,看韩希朗背着杭宁黛进来,眼珠子都瞪大了,上下打量着两人,戏谑道,“你们这是要离婚吗?”

    “……”韩希朗拧眉,“说点好的行吗?”

    “……”杭宁黛忙从他身上下来,神色不太自然,“要……要离的。”

    看杭宁黛走开,韩希朗恨的剜了梁隽邦一眼,“你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哈哈。”梁隽邦抱着胳膊,兀自笑着,“怪我提了?她进去还是会看见人……”

    帝都四十二所,自然也包括民事。但梁隽邦平时是不用亲自过问的,要不是为了大舅子,他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

    “韩少爷,韩少奶奶……二位请坐。”

    杭宁黛瘪瘪嘴,这称呼……很快就不是了。

    “我要怎么做?”杭宁黛拉开椅子坐下,面对着前来办事的职员,再看看那一桌子的纸张,突然就紧张起来。

    他们才签过文件没多久,但那时是在全家人的祝福下……

    杭宁黛攥紧双手,或许那个时候就错了。她不应该在孙楚楚和韩希朗纠缠不清的时候,为了抢占先机,主动提出结婚!其实,他们的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少奶奶,您在下面签上名字就可以了……”

    杭宁黛点点头,“笔呢?”

    “这里。”

    “宁黛。”韩希朗紧张的一把接过,蹙眉看着她,“真要签吗?”

    杭宁黛垂着眼帘不看他,只淡淡说着,“给我……”

    “……”韩希朗盯着她看了半天,可杭宁黛始终没有把视线落在他身上。

    从舌尖一直苦到心里,那滋味……韩希朗这辈子都没尝过。

    他只好慢慢松开手,才略松开一些,杭宁黛就将笔抽了过去。她好像是怕自己后悔,迅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韩希朗看都不看,不忍的别过了视线。

    看着纸上清晰、娟秀的‘杭宁黛’三个字,杭宁黛也呆住了……她,这就签了?

    梁隽邦勾一勾唇角,催着韩希朗,“你也签啊!快点,我还有事。”

    “……”韩希朗不满的瞪他一眼,胡乱抓起笔在纸上画了一通。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草率。

    梁隽邦手一挥,“行了,你们收拾好,在门口等我。”

    “是。”

    就这样就行了?杭宁黛迟疑,神情怔怔的,终于忍不住问到,“可以了吗?我们这就……”

    “当然没有。”梁隽邦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跟她解释,“大嫂,你忘了?你结婚可是杭总理签过字的,其实,在你满18周岁前,你没有单独签署任何法律文件的权利。”

    “啊?”杭宁黛怔忪,绝对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你还让我签?我得找我爸啊!”

    梁隽邦看了看韩希朗,话却是对宁黛说的。

    “大嫂,你不是答应过希朗,不把这件事闹大吗?你这个时候要是找杭总理,那希朗……非死即残!反正也没多久了,等你过了生日,我还是能做主,把这份协议生效了的,你看行吗?到时候,就说你们实在性格不和,家里也比较容易接受,你说呢?”

    一边说,一边悄悄地看向韩希朗。

    韩希朗紧张的喉结不断滚动,生怕宁黛倔脾气上来,那他这些就白做了。

    “……”杭宁黛秀眉紧蹙,很为难的想了很久,终于还是答应了,“那,好……就这样吧!”

    “……”韩希朗松了口气。

    梁隽邦笑了,“大嫂,你们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到日子了再回去……这儿要什么都有,那我就先走了。”

    “嗯。”杭宁黛点点头,“谢谢你,隽邦哥,不过……能不叫我大嫂吗?我不是了。”

    韩希朗脸色灰败,却又反驳不得。

    梁隽邦憋着笑,“好,那我还叫你宁黛……这名儿真好听,走了,宁黛。”

    “我送你!”

    韩希朗跟着梁隽邦一起出去,在门口拉住他,“喂,不会有问题吧?我可告诉你,我的终身幸福在你手里了!”

    “有什么问题啊?”梁隽邦耸耸肩,“放心,我刚才说的并不都是假的,就算是到了日子,我不让它生效……它就永远不会生效!不过,大舅子,你不会这么没用吧!兄弟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啊!”

    韩希朗点点头,“谢了。”

    “这谢谢我收下,走了……”

    转身回去,杭宁黛已经不在楼下了。

    楼上房里,杭宁黛正在浴室里洗澡。

    这里是梁家的产业,不过因为并不经常来,下人很少,要忙的事情也多。

    韩希朗走过去,在沙上坐下,打电话叫了份‘浓汤火锅’送来,一会儿等宁黛洗完了澡,刚好就可以吃了。他的宁黛,和一般名媛千金不一样,特别满足这种大众化的食物。

    “啊……”

    没想到,才挂了电话,浴室里就传来杭宁黛的惊呼声。

    “宁黛!”

    韩希朗一惊,周围也跟着黑了下来。

    这时候也顾不上太多了,韩希朗疾步冲过去,一把拉开浴室门,“宁黛,你在哪儿?”

    “大宝哥哥!”杭宁黛在黑暗中伸出手来。

    韩希朗也正在伸手,十指摩挲了片刻,指尖稍稍接触。杭宁黛还有些胆怯,韩希朗却猛地将人扣住了,“我在这儿!你别怕……”

    既然被拉住了,杭宁黛也没有再挣扎,“怎么突然断水、断电了?”

    “不清楚,先起来再说!”

    韩希朗摸索着,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浴巾,抻开披在杭宁黛身上,将人整个包裹住,准备抱起来。

    “……”杭宁黛却伸手挡了挡,他们这样可以吗?他们刚才才签过字……虽然,还没有生效,可是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怎么了?”韩希朗一怔,却没有放手,“我抱你,这么黑,你不是最怕黑吗?”

    黑暗中,杭宁黛的脸颊烧的滚烫,已经分道扬镳的夫妻,像他们这样的……正常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