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番外之温璃

    钓鱼比赛的结果,是韩希朗输了。

    这结果是早就能预料的,韩希朗和杭宁黛一直嘻嘻哈哈,鱼都被吓跑了。

    韩希茗勾勾唇角,“谢谢大哥、大嫂了,晚餐。”

    杭宁黛踮起脚,拽住韩希茗的耳朵往两边扯,“都怪你!刚才干什么一直逗我笑?”

    “我可真冤枉!”韩希朗一本正经,好像委屈的不行,“我说什么了?你就一直笑,笑就算了,还那么大声……你以为那些鱼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吗?这年头,鱼都有智商了!”

    “哼!”杭宁黛噘着嘴,“我不管,反正都赖你!”

    韩希朗低头轻啄她噘着的嘴,“放心,有我……你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小璃笑笑,挽起袖子,“希茗说笑呢,我来做,我的手艺还可以。”

    “嘻嘻。”杭宁黛笑弯了眉眼,“我们一起啊!他们两个做的东西,都不能吃的,希朗给我打下手我都嫌弃的。”

    “嗯。”小璃点点头,“希茗也是,泡面都煮不好。”

    韩希朗“……”

    韩希茗“……”

    大厨房里,只有他们四个。并不是没有下人,自己动手,当然吃的是个氛围。

    韩希朗凑到杭宁黛身边要帮忙,“老婆,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嗯……”杭宁黛想了想,把一筐生菜递给他,“拿去洗干净。”

    “噢,保证完成任务。”韩希朗很高兴的去做了,完了之后拿到宁黛跟前讨夸奖,“老婆,洗好了。”

    杭宁黛拿手拨了两下,眼珠子瞪的圆溜溜的,“韩希朗,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要是实在无聊,就去看看球赛……别来烦我!”

    “……”韩希朗很挫败,小声争辩,“怎么了啊?别火啊!这不是洗好了吗?”

    杭宁黛哭笑不得,拿起菜叶子放到他眼皮子底下,“你自己看看!上面还有泥土!这就是你洗的菜?你告诉我,要怎么吃?我还得重洗一遍,拜托你别添乱了。”

    韩希朗不说话了,揉揉鼻子,灰头土脸的走开。不过,宁黛穿着围裙做饭的样子,还真是可口……不行,晚上要她穿着这个做一次!

    小璃在一旁看着,羡慕的很,“你们真好,从小一直长大想必感情很深厚。”

    杭宁黛收拾鱼身的手顿了一下,摇摇头,“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也有很多问题。”

    想了想,正色道,“双生子有一点很像,就是比较自我。但是,他们对一个人好,就会认定了不会变。希朗其实有很多毛病,可是只要他对我好、不离开我,其他都不重要,是不是?”

    小璃看着她的眼睛,明白她这是借机在安慰她。她和希茗的路,还会很艰难。

    “嗯。”小璃点点头,“我知道,谢谢你。”

    “别这样说话,太客气了。”杭宁黛捣了捣她的胳膊,“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你想姓什么?嗯,小璃……配什么姓比较好呢?一时想不起来,一定给你想个好的。”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准备晚餐,很是融洽。

    “大少爷、二少爷,吃饭啦!”杭宁黛拿着碗筷朝双生子敲敲,嘟囔着,“哼,吃饭还要人喊!”

    两兄弟过来,杭宁黛正在给烤鱼调酱料。韩希朗看了一眼,皱了眉,“宁黛,不要太刺激。”

    口吻不自觉有点生硬,杭宁黛愣了一下。韩希朗立即意识到这样不好,放缓了语调,“你忘了自己的身体吗?”

    “嘻嘻。”杭宁黛很快缓了过来,“我知道,不会很刺激的。我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璃考虑,她的脸……还是清淡点好。”

    小璃皱着眉,很苦恼的样子。韩希茗都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大嫂,你管着她最好了。她不听我的话,历来都是无辣不欢的!就算是说要毁容,也拦不住她。”

    “咦!”杭宁黛奇道,“为什么啊?虽然你已经有了希茗,那也不能不把容貌当一回事啊,我们又不光是给自己男人看的,这世上还有很多人欣赏我们的美貌呐!”

    “咳咳!”正喝着汤的韩希朗猛地咳起来,汤汁呛到了嗓子眼,“杭宁黛,瞎说什么?”

    杭宁黛不以为意,“你别插嘴,一个男人懂什么?”

    不理韩希朗,杭宁黛给小璃夹着菜,“温璃,这个名字,你喜欢吗?”

    “嗯?”小璃一怔,两兄弟也愣住了。

    杭宁黛咬着筷子,眨着眼,“怎么了?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好听吗?”

    小璃低下头,眼眶有些酸。韩希茗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谢谢大嫂吗?”

    “谢谢,谢谢你宁黛。”小璃一时有些控制不住,她一个人漂泊惯了,很难有这样被人关心的时候,朋友更是没有。她不是个容易掉眼泪的人,遇到柔软的时刻反而难以自持。

    杭宁黛眨眨眼,“别哭啊!以后会好起来的,现在只是开始。我爷爷奶奶、公公婆婆都不是势利的人,我爸当初也是以总理的身份娶的我妈。要充满希望,嗯?”

    “……”小璃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咬着唇瓣点头,“嗯!”

    “吃饭。”

    “嗯……”

    饭后,两对各自回房。

    杭宁黛在浴室里洗澡,韩希朗拧开把手,钻了进去。

    “进来干什么?”杭宁黛裹着浴巾,正要出去。

    韩希朗上来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给你送衣服。”

    “嗯?”杭宁黛不解,“我穿睡袍就行了,不是要睡了吗?送什么衣服啊!”

    “这个……”韩希朗拿起手上的‘衣服’,递到杭宁黛跟前。

    杭宁黛翻了两下,脸色大变,红的像煮熟的虾,一把推开韩希朗,“你你你,你不要脸!”

    韩希朗抱住她不放,脸颊埋在她颈窝里,哧哧笑了,“这是夫妻情趣,怎么是不要脸?好不好?刚才看你穿着这个在厨房里做饭,我就忍不住了。这个是新的,没有油烟,穿上,嗯?”

    “韩希朗!”杭宁黛羞臊不已,什么都没做浑身都已经烧起来了,“你怎么这么变态?”

    “宁黛,亲爱的,老婆……”韩希朗不放弃,黏在她身上,“好不好嘛?”

    见杭宁黛不说话,韩希朗还不主动下手,扯着浴巾的边缘,声音喑哑粗噶,“你不用动,我帮你穿……”

    杭宁黛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任由他摆布了?

    情热散不去,杭宁黛恼羞成怒。“韩希朗,你取错名字了,你应该叫狼!”

    “嗯,我也觉得是……”韩希朗哧哧笑了,“无所谓叫什么,你高兴就好。”

    谁高兴了?现在究竟谁比较高兴?

    在农庄待了两天,除了放松心情之外,小璃的身份还需要点时间办理。两天之后,四人才起身赶回总统府。

    内院花厅,杭宁黛带着小璃给阮丹宁过目。

    “妈,她就是温璃。”杭宁黛挽着小璃的胳膊,她倒不是怕母亲不满意,她是怕小璃紧张。

    阮丹宁上下打量着小璃,有些顾虑,“年纪是不是小了点?这个……我女儿本身就不太懂事。”

    小璃神色一滞,以为不行了。

    “哎呀,妈。”杭宁黛赶紧上去软磨硬泡,“我怎么不懂事了?再说了,随行要找个自己喜欢的,我就喜欢温璃。我又不是找人管着我的,要那么大年纪的做什么?再说了,二弟已经帮我考察过了,说是跟隽邦哥哥一样棒!”

    “是吗?”阮丹宁露出写赞赏之色,点点头,“既然这样,你喜欢就好。那我就安排人挂职了啊!”

    “谢谢妈!”杭宁黛扑进母亲怀里,暗自朝小璃比了个手势……成了!看吧,多容易的事。

    通过阮丹宁这一关,杭宁黛拉着小璃逛着内院。“来,小璃,我带你四处看看……这是我爸妈的院子,希茗的在一边,你的房间就在那边小楼……”

    小璃抬头看看隔壁的院子,目光里藏着太多情愫。

    杭宁黛看懂了,笑着拉拉她,“别难过,你住的小楼,有小门通出去的……隔得不远,你们能经常见面的。而且,希茗除了睡觉,基本都是在这里跟我们一起混。”

    小璃心思被猜中,有些不好意思,“宁黛……”

    “嘻嘻,我不说了。”

    小璃倒是有点不明白,“你不是和大少爷和好了吗?还不回长夏吗?”

    “嗯。”杭宁黛皱眉,“这个我也不知道,希朗是因为我被赶出来的,但是他没有提要回去的事。希朗应该有他的道理,他的公事我一向不管的……再说了,待在这里,不是对你和希茗更好吗?不着急的。”

    她性格通透,说了两句又笑起来。

    此时的韩希茗和韩希朗在一起,他们有他们的事要商量。

    “没有任何异常?”韩希朗托着下颌,眉头紧锁。

    韩希茗同样的表情,点点头。

    “啧!”韩希朗不解,“难道真是我们想多了?孙健康真的没有问题?他还真成了改过自新的人才了?”

    正想着问题,口袋里手机响了,是条购物信息。韩希朗一看,不由失笑,“呵……”

    “怎么?”韩希茗蹙眉。

    韩希朗摇摇头,有苦说不出。难道他要说,因为上次让宁黛穿了一次围裙做,宁黛就嚷嚷着要他穿各种制服、戏服?还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这丫头真网购了!

    “没事,你大嫂乱花钱!”

    韩希茗想到他现在的境况,“要不,你先回家吧!”

    韩希朗摇头,“不用,既然出来了,不如将计就计……她能花多少?我不至于供不起。”

    头疼的是,刚才那条信息……您购买的吸血鬼套装、医生服套装……是什么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