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番外之鬼域狼山

    宁黛要去见孙健康,当然是提前跟韩希朗报备的。

    韩希朗自然是不想她去,原因自然不是吃醋,对孙健康这个人,他和希茗都摸不透。

    “非去不可吗?”

    杭宁黛想了想,“你要是不高兴,我也可以不去……我只是觉得,健康很可怜。他没有亲人了,本来脑子就……”

    “唔。”韩希朗想了想,没松口。

    “哎呀。”杭宁黛搭着他的肩膀,跨坐在他身上,“你别这样,难道你还能跟健康吃醋吗?他的心智还是个小孩子,不懂这些的……你不要想的太复杂,他现在管我叫姐姐。”

    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委屈。杭宁黛绕着他的领带,“你还说我,以前你对孙楚楚比这还好……我只是偶尔去看看他。哼,你厚此薄彼,还说不是对孙楚楚有感情!”

    韩希朗一惊,感觉跳进了坑里,“别,想绕我?我就那么点感情,都给你了。”

    杭宁黛手指划过他的喉结,“是吗?”

    韩希朗被她搅得心猿意马,掌心开始不老实。想想点点头,“要去也行,不过你得让我先高兴了。”

    “嗯。”杭宁黛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对手指,“那你去换衣服!”

    “什么?”韩希朗太阳穴抽动,他有点后悔了,“不用,就这样很好……坐在椅子上做,我们还没有试过。”

    杭宁黛脸颊烫,一把束紧他的领带,恼羞成怒,“你换不换?不换我睡了!”

    “哎……”韩希朗慌忙将人抱住,“行行行,换换换……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换衣服,小丫头,怎么还喜欢上制服诱惑了?

    杭宁黛笑的不怀好意,“要吸血鬼骑士啊……嘻嘻……”

    情事过后,韩希朗把杭宁黛抱在怀里,“记着,不能让小璃离开你,做什么都要和她在一起。”

    “嗯。”杭宁黛闭着眼,没什么力气,含混的答应了。

    韩希朗低头吻吻她,宁黛会好的吧?这几天情绪很稳定,果然……他才是她的良药。这么想着,心里有股奇异的满足。就这么守着她,一辈子也不会腻。

    隔天,小璃陪着宁黛去看望孙健康。

    孙健康头修理的更短了,低头的时候能看到头皮,人又消瘦了不少,但精神却更好了。

    小璃脸上的伤还没有好,戴着口罩坐在一旁。她看到孙健康时,也看不出来任何异常。他们这样的身份,除非像梁隽邦一样正式恢复军籍,否则各个可以说都是独立的个体。

    小璃曾经见过孙家姐弟,但详细的知道的不多。

    若要了解整个系统中各个信息,也必须是像梁隽邦这样统管四十二所的人才行。

    完成任务,然后复命……这就是小璃这么多年来做的事。

    出门时,希茗让她注意孙健康又没有异常,小璃说不上来,看来看去……整个孙健康就好像真的是个心智不全的成人而已。

    “健康。”杭宁黛在椅子上坐下,孙健康很高兴的把手放在桌子上,腕上的手铐很醒目。

    “姐姐。”

    杭宁黛指指外面,笑道,“姐姐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对了……他们说健康着急见我,是有什么事吗?上次你要上网,已经办好了,健康高兴吗?”

    “嗯。”孙健康点点头,“谢谢姐姐。姐姐,健康想去个地方,但是……长官说,那里很辛苦,不希望健康去。”

    杭宁黛微怔,“健康要去哪里啊?”

    “嗯,狼山。”孙健康挠了挠头,“建,疗养院……”

    杭宁黛惊讶,抬头看了看小璃,小璃也是一样的表情。狼山是什么地方?整个帝都最险恶的地方!虽然是帝都境内,但条件极其艰苦,最有名的就是狼山监狱!

    建疗养院的事情,她好像也听说过,大底是为了防止狼山监狱的囚犯寻找各种理由保外就医。

    但是杭宁黛不懂,“健康为什么要去那里?那里真的很辛苦的。”

    “嗯。”孙健康点点头,“土木工,健康想去。”

    他这话没说完整,但杭宁黛却是听懂了。孙健康被关着的期间,学的就是土木工,而且成绩相当不错。但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不是心里也明白了什么?

    杭宁黛看着他,心里有些沉重。

    果然,孙健康自己说了,“姐姐,健康铐着,出不去了……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他是明白的,被关了这么久,穿着囚犯服、带着手铐、脚镣,就是个孩子的心智也会懂了。

    “姐姐……健康做错了事,现在提这个要求,不可以吗?”孙健康的眼睛湿漉漉的,幽暗的看不到底。如果把他看成个孩子,要杭宁黛怎么忍心面对?

    杭宁黛眨了眨眼,点点头,“好,我会去跟他们说,但是,姐姐不敢保证,健康答应姐姐,不管怎么样,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孙健康重重的点头,“健康听话的。”

    从疗养院出来,杭宁黛神情恹恹的。小璃挽住她的胳膊,叹道,“你心肠这么软,我真怀疑,这么多年要不是韩少爷护着你,你早被人吃了,还是连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杭宁黛扯扯嘴角,“我们回去说说看吧!健康真是很可怜。”

    “好。”小璃微怔,心房因为她也变得柔软起来。

    韩希朗他们几个听到这个消息,反应很奇怪,面面相觑不说话。

    杭宁黛拉住希朗,“你说话啊!”

    “啧!”韩希朗握住她的手,话却是韩希茗和梁隽邦说的,“孙健康这是……”

    自寻死路?

    因为宁黛在,这四个字他没有说出来。相信除了宁黛之外,剩下的人都是听得懂的。

    狼山那个地方,打个比方,就跟鬼域一样,当年杭泽鎬就差点在里面丧命!孙健康居然要去那里?而且,那里守卫相当森严,想要做什么就更加困难了。

    静默片刻,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梁隽邦。

    梁隽邦蹙眉,“都看我干吗?”

    韩希茗轻笑,“因为目前为止,这里你职位最高,自然你说了算。”

    梁隽邦气结,没错……希茗还没有继任,少总的实权其实并没有他大。他想了想,“成,让他去吧!”

    去死吧……

    话音带了丝狠毒的意味,自然宁黛是听不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