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番外之绝不把宁黛送走

    事出突然,韩希朗、韩希茗各自抱着宁黛和小璃回了房。

    宋国医这段时间刚好在总统府,立即就派人请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呢?”早早先问,“她们两个身体都不好吗?大嫂我知道,可是小璃……”小璃不应该啊,她们是共患过难的,小璃的本事早早不是没有见过,她的身体素质那还用说吗?

    宋国医看完诊,眉头紧锁,“唔……”

    “怎么了?说话!”韩希朗很暴躁,宁黛已经这样了,怎么又出问题?

    宋国医看了看他,叹道,“没有什么问题。”

    “……”韩希朗怔住,有点反应不过来,“没问题?”

    “唔。”宋国医想了想,“或者,应该说,我看不出来问题。”

    这……韩希朗蹙眉,宁黛莫名其妙晕倒,肯定有原因,可是,连宋国医都看不出来什么问题……这结果叫他怎么接受?

    宋国医接着说“这样,我已经抽了血送去化验,看看结果……现在真不好说。”

    “……”韩希朗焦躁的吐了口气,伸手捋了捋刘海,转身回房,“我去陪着宁黛。”

    宋国医这才看向余下三人,“少总,孙小姐、梁姑爷,至于温璃小姐,她的情况,你们谁比较熟悉?”

    韩希茗蹙了蹙眉,他自然不好在这个时候表明什么,虽然他心里是清楚的。早早看了看兄长,往前走了一步,“怎么了?我和小璃比较熟悉,她……要紧吗?”

    宋国医有些吃惊,看了看早早,“孙小姐,我建议您带温璃小姐做个全身透射,有了结果……我才好下结论。”

    “……”早早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去看韩希茗。

    韩希茗还是那副样子,仿佛并不吃惊。早早想,二哥应该是知道什么的。

    早早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那,我先退下了。”

    宋国医一走,早早就拉住了韩希茗,“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小璃……全身透射?”

    “不用了。”韩希茗扶额,轻摇头,“那个没有用。”

    早早看看梁隽邦,“这么说,二哥你知道小璃怎么了?”

    “嗯。”韩希茗点点头,神色藏着几丝忧伤,“她……为了我吃了很多苦。”

    “二哥!”早早都急死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早早……”梁隽邦拉住妻子,摇摇头,“别问了,你没看你二哥很痛苦吗?”

    “可是……”

    梁隽邦拧眉摇头,“别可是,我们先下去。”

    楼道上空荡荡的,韩希茗抚了抚眉,转身也进了房。大床上,小璃这会儿安睡了,宋国医没有给她用镇静剂,用的是一般草药熏蒸,空气里有股很好闻的香味。

    韩希茗坐在床沿,握住小璃的手。

    他盯着她半晌,只说了两个字,“小璃……”

    桌上座机响了,韩希茗伸手接起,“说。”

    听完那头的话,韩希茗眉头紧蹙,“嗯,我一会儿就到。”

    另一间卧室,杭宁黛很快就醒了。

    “啊……”杭宁黛睁开眼,还捂着嘴打了个哈欠,那样子就好像睡了一觉刚醒过来。

    “宁黛!”韩希朗一把将人摁进怀里,“你吓死我了!”

    “嗯?”杭宁黛一头雾水,傻呵呵的笑着,“怎么了啊?你是不是找借口亲近我啊?”

    韩希朗脸黑了,捏捏她的鼻子,“有没有脑子?我亲近你还要找借口?你刚才晕倒了知道吗?莫名其妙的,吓死我了!”

    “……”杭宁黛想起来了,“啊!好像是啊!”

    “你……”韩希朗哭笑不得,这么个蠢丫头,离了他可怎么活啊?

    杭宁黛盯着韩希朗,突然垮了脸,圈住他的脖子,“大宝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唔……”

    嘴巴被韩希朗的吻堵住……

    松开,“莫名其妙晕倒,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唔……”

    嘴巴再次被韩希朗的吻堵住……

    松开,“你这样,我说对了,唔……”

    吻到嘴巴有点痛,韩希朗气息微喘,“别胡说!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打你?像小时候那样,打你屁股!脱了外裤那种……”

    “……哈哈!”杭宁黛立即眉开眼笑,“那就是没有啦!”但立即又没精神了,“那我怎么会晕倒呢?”

    韩希朗正因为这个烦心,轻拥住小妻子,“别怕,有我在,不管怎么样……都不用怕,你疼我会比你更疼。”

    杭宁黛心头咯噔一跳,情不自禁的往他怀里钻了钻,“大宝哥哥,那要是我得了不好的病,要吃很苦的药呢?”

    “我用嘴喂你。”韩希朗想也没想,几乎是脱口而出,“我陪你一起吃苦……”

    “大宝哥哥,老公……”杭宁黛仰起脖子,主动吻住韩希朗,“我爱你。”

    韩希朗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嗯,算你有良心。”

    杭宁黛的验血报告很快就出来了,宋国医没有在电话里通报,而是来找了韩希朗一趟。

    “姑爷,孙小姐的辅助药物,要停了。”

    “原因?”韩希朗看了看报告,“她晕倒和她服用药物有关?”

    宋国医点点头,“是……显示药物作用,导致她血液中很多指标不正常,如果继续服用,后果我没法估量。”

    “那……”韩希朗蹙眉,“不服药,她的抑郁症……”

    宋国医斟酌到,“或者,您可以考虑让她接受专业治疗,我是指送她去专业机构……”

    “不行!”韩希朗立即否决了,“我的宁黛没有病!她不是神经病!”

    “……”宋国医一滞,他自然是理解韩希朗对宁黛的感情,识趣的没再多说。

    韩希朗眉头紧拧,“如果,我陪在身边,尽量不刺激她,或者她能自愈呢?你不是说,她这个病都是因为我吗?”

    “是……”宋国医犹豫道,“但是姑爷,病了的人,她的思维方式和轨道,是不能用常理来……”

    “我不管!”韩希朗再次打断她,挥挥手,“我哪儿也不会送宁黛走!你先下去!”

    “……是。”宋国医叹息着摇摇头,退了出去。

    房间里,宁黛正靠在沙上吃着薯片看老片子。听到脚步声也没抬头,“大宝哥哥你过来,让我靠着看。”

    韩希朗心里酸涩,搓了搓脸颊,扬起一抹笑,“好。”

    外面,狂风大作,窗外一下子阴下来。杭宁黛瞥了一眼,“天气真不好,又要下雪吗?”

    韩希朗点头,“应该是。”

    他的心情也跟着阴了,抱住宁黛,“宁黛,你要记住,无论生什么事,我都只有你。”

    “……嗯。”杭宁黛懵懂的眨眼,“我知道啊!你怎么了?我已经忘了以前的事了,你还担心我会闹吗?”

    “不会。”韩希朗扯扯嘴角,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希望宁黛不吃药,也可以恢复……他是不会把她送走的,宁黛生下来就是最高贵的公主,全国人都捧着,她该是生活在暖阳里,一辈子!

    天气不好,杭泽鎬的院子里,情况更是糟糕。

    荣佳人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身上都捂出汗来了。杭泽鎬和乐慈就坐在她对面,盯着她看。

    看她一直擦汗,乐慈忍不住开口,“孩子,把外套脱了吧?这里暖气足。”

    “呵呵,好。”荣佳人干笑着脱下羽绒服,她其实更想尿遁啊!没想到她都跑了那么久,还是被抓回来了。为什么啊?韩希茗就非她不可?

    “外公、外婆。”

    身后低沉、薄凉的声音响起,荣佳人脊背一僵,下意识的闭上了眼。韩希茗绕过沙,在她身边坐下了。荣佳人浑身不自在,她往边上移了移,相信韩希茗也不想她靠太近。

    虽然不知道韩希茗为什么非她不可,但肯定不是因为喜欢她。

    荣佳人觉得这一屋子人心眼都太多了,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去拿杯子喝水。可是,韩希茗一探身子替她拿了,送到她面前,“给。”

    “……”荣佳人瞠目,他玩什么?

    杭泽鎬看看乐慈,乐慈笑了笑,“这俩孩子……希茗,佳人也找回来了,这次可别又把人气走了啊!佳人不会的,可以慢慢教,她性格活泼,太严格了吃不消。”

    “是。”韩希茗看着荣佳人,眸光奇异的柔软,“我不会再那么严格了,会耐心点。”

    “……”荣佳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这个人装什么腔做什么势?

    韩希茗看看一身狼狈的荣佳人,语气格外温柔,“吃了不少苦吧?吃饭了吗?饿不饿?”

    这个人,上次差点把她闷死在车上!现在竟然这样?

    乐慈却当真了,笑嘻嘻的看着他们,“已经让厨房在准备了,还是这样,让佳人现在这里跟着我住,你每天来看她,希茗……你觉得呢?”

    “自然。”韩希茗微笑着点头,“外婆带着她是最好的,相信佳人会被调教的很好。”

    荣佳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这是得罪了谁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外公、外婆,希茗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

    “哎,好。”

    韩希茗前脚出了院子,荣佳人后脚就跟着追出去了,“韩希茗!”

    韩希茗回头看着她,眸中冰冷,果然刚才的温情都是装出来的。

    荣佳人嗤笑,“嘁!你做什么总统啊?当影帝好了!”

    “哼。”韩希茗摇头,“听着,乖乖待在这座院子里!到了时候,我自然放你走!你担心的事绝对不会生!如果不听话,你大可试试,总统府任何一种刑法都足够你痛不欲生!”

    语毕,转身就走。

    荣佳人在寒风中瑟缩,这是个什么人,不……他是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