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番外之我只喜欢你

    没想到宁黛这样突然冲了进来,韩希朗慌了,“宁黛,你听我说……”

    “说什么?”

    看着韩希朗走过来,宁黛不断往后退,摇着头,“我不相信!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韩希朗!你混蛋!”

    “宁黛!”

    韩希朗伸手去拉宁黛,结果没能拉住,被她躲开了。

    宁黛迅转身,拉开门冲了出去。

    “宁黛!你不能跑!”韩希朗回头看了眼专家,非常肯定的嘱咐,“看到了吗?我太太的情况,这个孩子不能要!”

    专家默然,韩希朗已经追了出去。

    外面已经乱了,两位母亲守在外面,浑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只看大宁黛红着眼冲了出来,而且二话不说,直接往外跑。那样子,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接着,韩希朗就追出来了。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阮丹宁一把拉住女婿,“不是都说好了吗?”

    乐雪薇拉住阮丹宁,“丹丹,一会儿再问,让希朗先去追宁黛!”

    “……”阮丹宁这才放开。

    韩希朗感激的朝母亲点点头,追出去的时候,宁黛已经上了车。小璃才上了趟洗手间,也没能及时拦住宁黛。跟着追出来,宁黛已经将车门锁上了。

    “宁黛,你开开车门!我们说说话!”韩希朗抬手,拍打着车窗玻璃。

    小璃见状,已经去开后面的车,这样一旦宁黛开走,她能立即追上去。

    宁黛情绪激动,根本无法控制,看都没看韩希朗一眼,直接动了车子。

    “……”车身擦过韩希朗,他的手肘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韩希朗顾不得,疾步追上去,“宁黛!”

    小璃开着车过来,迅疾拉开车门,“韩少爷,快上车!”

    “好!”韩希朗一个闪身上了车,急道,“开快点,拦住她!”

    小璃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韩少爷,我建议还是慢慢跟……宁黛现在很激动,不要刺激她的好。”

    “……”韩希朗默然,没有再坚持,他想女人到底还是比较了解女人吧?

    小璃摇头叹道,“宁黛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她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

    韩希朗微顿,是啊!宁黛生活的实在太简单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刻意安排的……可是,到了现在,他却有些后悔。他原本希望,宁黛的世界里只有他就好……

    现在,宁黛的生活里似乎真的只有他了,但好像并不是好事。

    宁黛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现,她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似乎去哪里都在韩希朗的掌控下。

    方向盘一转,驶往帝都大方向。宁黛要好的朋友,还有个帝都大杨羚学姐。

    后面,韩希朗松了口气,立即掏出手机给杨羚打电话,“喂,杨羚……是我,希朗,帮我个忙。”

    挂了电话,小璃忍不住暗自惊叹……韩希朗对宁黛还真是,了如指掌。这样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他越是这样……若是哪天出了什么事,宁黛的承受力才会更低吧?

    宁黛到的时候,杨羚已经在校门口等着她了。

    “哟,受委屈啦!找学姐来诉苦了?”杨羚故意笑着调侃,她也是刚下课,身边还有室友。

    那室友就是被厉倩楠收买,拿走厉江城寄来糖果包裹的那一位……虽然,只是一包糖果,不过,室友知道这糖果是杨羚要转交给宁黛的,所以看到她还有些心虚。

    “那什么,杨羚,我先走了啊!”

    室友挥挥手,匆忙走了。

    杨羚不甚在意,点点头答应,勾住宁黛的肩膀,“得,心情不好,学姐陪你……走。”

    “学姐,我晚上,可以住在你这里吗?”宁黛小声开口。

    杨羚微怔,“行啊,怎么不行?那,姐姐先带你吃东西去,好不好?刚好我今天没什么课。”

    因为有杨羚陪着,宁黛的情绪好像是稳定了些。

    杨羚把宁黛带回了宿舍,还给室友了条信息,今晚你别回来,去找你男朋友或是网吧包夜,谢谢了。

    室友也爽快的答应了。

    宁黛情绪不好,早早收拾了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杨羚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话,“前阵子,你那个古文学论述,我看到了……你转了系,好像还蛮适合你的。你是天生聪明啊!学什么都这么快?”

    “嗯……”宁黛觉得有点不对劲,侧着身子。

    “学姐。”

    “嗯?”杨羚也翻过身来对着她。

    宁黛觉得小腹一阵胀痛,伸手捂着,却没有吭声,“学姐,我怀孕有困难。”

    “……”杨羚微顿,这事她当然知道,当初还是她提醒宁黛去医院做检查的,“宁黛啊,你不要因为这个给自己太大压力。韩家虽然是高门大户,但这什么年代了?不至于这样迂腐啊!”

    宁黛摇摇头,黑暗中,杨羚看不到她刻意隐忍的痛苦模样。

    “学姐,我宫外孕了。”

    “……”杨羚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

    宁黛苦笑道,“可笑吧?更可笑的是,代孕的那个竟然存活了!”

    杨羚懵了,一时没懂,“你的意思是,不……让我理一下!这个代孕是什么意思?孩子是韩希朗和谁的?”

    “……”宁黛没力气了,“我的。”

    “……噢!”杨羚大大舒了口气,“吓死我了,那不还是你们的吗?”

    “是。”宁黛眼泪无声的逸出,“可是,我没有想它在这个时候有……它要是活了,我肚子里这个,多委屈?”

    杨羚好半天没说话,她虽然没有这样的经验,可是同样身为女人……将心比心,如果是她,也接受不了。所以,今天她和韩希朗吵架,是因为这件事。

    哎……杨羚不由叹息,谁说宁黛是天之骄女、人人羡慕了?天之骄女也是凡人,生活一样会有各种苦痛和烦恼。

    “宁黛。”

    杨羚下了床,走到宁黛床边,“你因为这个和希朗生气吗?他好冤枉啊!”

    宁黛捂住肚子,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那个,也是我的孩子,我没法亲口说,不要它。但是我……”

    所以,她任性的选择了逃避。

    “我知道,我能理解。”杨羚也劝慰不了,只能拍拍她的手,“别多想了,睡吧。”

    “嗯……”宁黛哼了一声,却在杨羚转身直接,猛地拉住她的手。

    杨羚一惊,“怎么了?”

    “学姐,我……”因为疼痛,宁黛的声音已经完全变调了,“肚子……疼!”

    “啊?”杨羚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立即站起身将宿舍的灯打开。

    只见宁黛脸色苍白,整个人缩成一团,手捂住小腹。

    杨羚太阳穴突突直跳,直觉不好,一把掀开被子……触目惊心!

    宁黛身下,血红的一片!

    “你!”杨羚吓得脸色骤变,“宁黛,你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什么?”宁黛茫然,“疼……”

    杨羚一着急,眼睛都红了,“你别动!我现在马上叫希朗来啊!”

    手机就放在她枕头底下,可是她掏的时候手却在抖,“喂、喂……希朗啊!”

    “杨羚,宁黛有事吗?”韩希朗声音很清醒。

    杨羚看一眼宁黛身下血红的一片,声音哽咽,“嗯……你快来!我在宿舍楼门口等你!宁黛她……出了好多血!”

    “……”

    手机里立即传来一阵盲音,韩希朗挂断了。

    杨羚知道韩希朗一定在往这边赶,面对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陪着宁黛,“宁黛,不怕啊!不会有事的……现在医学这么达。希朗马上到了啊!”

    “……”宁黛已经没有力气开口了。

    原本以为,韩希朗赶过来也需要时间,可是……

    ‘嘭’的一声,宿舍门直接被撞开了!韩希朗气喘吁吁、事论落魄的冲进来,直接走向床旁,将宁黛抱了起来。

    看到她这样,韩希朗目眦欲裂,“对不起,宁黛……对不起!”

    宁黛心里也清楚,不管她怎么不情愿,终究抗不过天意!是谁说过的,孩子和父母也需要缘分的?她和肚子里这个,实在是没有缘分。

    “大宝哥哥。”宁黛虚弱的靠在他怀里,揪住他的衣襟,“我、我……”

    她想说什么,韩希朗已经知道了,他点头答应她,“不要,我不要那个孩子……是我做的不好,你放心,以后再也不勉强你了。”

    “可是……”宁黛到底是有顾虑的,“它、它……”

    她想说,那毕竟是他们的孩子,可是,她说不出口!

    韩希朗喉头哽咽,她的心思他都懂,“我说过,我不喜欢孩子,只喜欢你。别说话!我们得马上去医院!走!”

    抱着宁黛冲出宿舍楼,急救车已经同步等在楼下。

    折腾了一天,还是回到医院。专家被连夜挖起来,塞进手术室。

    韩希朗在门口守着,杨羚坐在他身边,两个人身上都沾着血,却都没有心思去顾及。宫外孕大出血……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宁黛现在很危险!

    韩希朗十指插进乌黑浓密的丝间,周身笼罩着浓重的阴郁之气,口袋里手机一直在震动,他也浑然未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