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番外之我弄死你

    小璃卧床养胎,心里却一直没法踏实。

    荣佳人走了几天了,也联系不上……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请来的看护算是尽心,只是这会儿端着饭菜上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慌张。

    “怎么了?”小璃蹙眉问她。

    “太太。”看护为难的指指门外,“来了位女士,走路都是横着的,说是荣小姐的母亲……”

    闻言,小璃皱了眉,荣佳人的母亲……她想想就头疼,怎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嘭’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荣母拨了拨头,趾高气昂的看着小璃,“那什么,那丫头呢?”

    那丫头,指的自然是荣佳人。

    “阿姨。”小璃尽量维持着笑容,毕竟是住在他们这里,“佳人有事、出门了……”

    “嘁!”荣母冷笑,“她有事?她能有什么事?正经事情一件不会做,连勾引男人都不会,怀个孩子还掉了!”

    听她罗里吧嗦说了这么多,小璃眉头越皱越紧。

    荣母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喂!你有钱吗?”

    “嗯?”小璃皱眉。

    她身上的现金不多了,因为荣佳人出门,所以梁隽邦给的那张卡她交给了荣佳人。因为头一天的经历,所以对于这位荣母有一定了解。小璃摸出钱包,抽出两张给她。

    “阿姨,我也没有多少,这些你先拿着……”

    “这么少?”荣母一看,径直上前来一把夺过她的钱包。

    “阿姨!”小璃一惊,她现在不方便,就算是方便,也不好跟个长辈动手啊!

    荣母将里面的现金都掏了出来,还是不满足,“这才多少?我说,你在我这里白吃白住,现在连看护都用上了……就这么点钱?你怎么也好意思的?”

    小璃忍着气,不想跟她一般见识。

    荣母眼珠子四处乱转,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项链。

    眼睛一亮,“哎!这个给我!”

    “什么?”小璃下意识的捂住脖子,果断摇头拒绝,“这个不行!”

    “怎么不行?”荣母才不理会,她只看见那项链上镶满了钻石呢!

    而且,小璃这样保护,一定是很值钱。

    荣母上手就抢,“给我!”

    “不行!不可以!”小璃紧紧捂着,不放手。

    这个是真不能给,这条项链值多少钱,小璃真不懂。她从来对珠宝没有什么特别的关注度,之所以这么在意,那是因为……这是韩希茗送给她的。那是韩希茗在国际军人猎人培训中获得的勋章。

    原本只是一枚普通的勋章,为了送给小璃,韩希茗请珠宝设计师重新设计、镶嵌,才有了现在的样子。

    除却意义本身,的确也是价值连城。

    “放手!”

    荣母来劲了,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样子,“怎么就不能给?住我的、吃我的、喝我的……快给我松手!不然,我现在立即把你赶出去!”

    争夺间,链子断了……

    荣母攥住了勋章吊坠部分,得意洋洋的看向小璃,“哼!链子留给你吧?我看也是这钻石值钱!”

    “阿姨!”小璃急的直垂床,“你不要走!把东西还给我!”

    “嘁!”

    荣母哪里理会?攥紧项坠,直接转身走了。

    “不要!”

    小璃急的不行,掀开被子就下床,气血上涌、不畅,刚下来就捂住了肚子。“啊……”

    看护早就吓坏了,忙扶住她,“太太,你没事吧?你可不能动啊!你这要是出事了,可是两条命啊!”

    “……”小璃抚着隆起的肚子,纵然焦急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她和希茗的将来都不知道会怎样……她又把他的勋章给弄丢了!为什么,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她这么努力,究竟要经过多少磨难,才能看到属于她的曙光?

    ……

    荣母拿着项坠,转手就拿到典当行去卖了。

    这家典当行就是韩家名下的,因为实在贵重,柜台拿到后面请专家估价。

    专家一看,就知道这是韩家的东西……这么贵重的东西,每一颗钻石都是有编号、有名字的。

    “从哪里来的?”

    专家蹙眉,问着柜台的人。

    那人指指外面,“一位中年妇女拿来的,人还在外面。”

    专家不敢造次、也不能打草惊蛇,“请她去休息室坐下,这件事我需要上报。”

    “是。”

    荣母本来以为拿了钱就能走,哪里知道被请到了休息室,左一杯茶、右一杯茶的喝,都喝了一肚子水了,这才心里毛起来……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吧?

    想想不踏实,荣母站起来想要溜。

    然而,门却突然开了。

    韩希霆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挺拔的个子立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瞪着荣母,淡淡道,“去哪儿啊?”

    “我……”荣母吞了吞口水,眼前这人看着没多大,怎么气场这么迫人?

    韩希霆一看她,就是个市侩的中年妇人,眸光更是森冷,头一偏。

    身边立即有人将那枚勋章吊坠拿出来,放在荣母面前,“说!哪里来的?”

    荣母一怔,果然是这东西惹祸了!她不想回答,人往前一扑,就要夺回项坠,“还给我,我不卖了!”

    “嘁……”

    韩希霆冷冷一笑,下属已经将勋章拿走了。

    “你不卖了?”韩希霆眯眼看着她,“这可由不得你!因为,它原本就不是你的东西!说!从哪里偷来的?”

    “就是我的!”荣母嘴硬,“怎么就是偷的了?”

    “你的?”韩希霆毫不客气的嘲笑,“哈哈……你这种垃圾,也配拥有它?告诉你,这世上,这东西……也没有几个!快说,从什么肮脏的途径弄来的?不说,我弄死你!”

    “……”

    荣母确实是吓坏了,她没有想到一个半大的孩子,竟然这样狠!

    “是、是我的房客的……”

    韩希霆挑眉,“噢?”

    难道是二哥?

    “他在哪儿?男的女的?”

    “女、女的……就在我家里……”

    女的?韩希霆一怔,那不是二哥……但这东西,分明就是二哥的!女的……不用想了,一定是小璃!二哥只可能把这东西送给小璃!

    他头一偏,厉声喝道,“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