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黎明之光,后知后觉

    隔着窗户,往外看,那一年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1t;/p≈gt;

    韩希茗眼睛酸,有滚烫的液体不断往上涌……≈1t;/p≈gt;

    那一场大火,韩希茗已然失控,不要命的往里冲!≈1t;/p≈gt;

    “小璃!小璃?”≈1t;/p≈gt;

    他振臂大呼,在熊熊烈火中四处环顾,可是,哪里还有小璃的身影?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韩希茗不顾一切,还要往里冲。≈1t;/p≈gt;

    “太子!”≈1t;/p≈gt;

    陈子昂跟了上来,将他死死抱住,“您别冲动!冷静点啊!这么大的火,您小心别伤着自己!”≈1t;/p≈gt;

    “放开!”≈1t;/p≈gt;

    韩希茗红了双眼,一把揪住陈子昂,“你拦着我干什么?啊?我怎么吩咐你的?我让你去救人啊!你有这个精力来拦着我,为什么不去救人?”≈1t;/p≈gt;

    “太子!”≈1t;/p≈gt;

    陈子昂不为所动,眉头紧锁。≈1t;/p≈gt;

    “对属下来说,您的安危是最重要的!太子,属下的命丢了不要紧!您千万不能出事,您是大统啊!”≈1t;/p≈gt;

    “闭嘴!”韩希茗浓眉紧锁,双拳握紧、吼道,“给我找人!否则,我崩了你!”≈1t;/p≈gt;

    “……是!”≈1t;/p≈gt;

    那样一场大火,火势根本无法控制。≈1t;/p≈gt;

    饶是韩希茗那样的身手,也是遍体鳞伤,他完全不管不顾,倒是比底下人伤的还重。≈1t;/p≈gt;

    最终,他还是没有找到小璃……≈1t;/p≈gt;

    火势一点点灭下去,陈子昂和方芜站在他身边,看着韩希茗魂不守舍的样子,都深感意外,原来……他们的冷血太子,也会有这样的一面。≈1t;/p≈gt;

    谁说太子爷没有感情?同样是血肉之躯,太子也是有感情的,这一次,他遇到对手了!≈1t;/p≈gt;

    渐渐散去的烟雾中,韩希茗双膝一软,跪在一堆废墟面前。≈1t;/p≈gt;

    “太子……”陈子昂想要上前,将他扶起来。≈1t;/p≈gt;

    却被方芜拦住了,方芜拽住陈子昂,蹙眉朝他摇摇头,低声说道,“别打扰太子,让他冷静冷静吧……都烧干净了,小璃,怕是也……”≈1t;/p≈gt;

    方芜的话没说完,可是,意思是明白的。≈1t;/p≈gt;

    这里已经烧成灰烬,小璃……只怕已经成了一堆焦炭!≈1t;/p≈gt;

    “……”≈1t;/p≈gt;

    韩希茗蓦地的抬起头,腾地站了起来,冲进废墟里,什么也不说,只是泄似的翻找!不会的,小璃不会出事的!她不是胭脂鳕吗?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就被烧没了?≈1t;/p≈gt;

    陈子昂和方芜对视一眼,齐齐上前,将韩希茗拉住。≈1t;/p≈gt;

    “太子,您别这样!都烧成这样了,您还怎么分辨啊?”≈1t;/p≈gt;

    “……”≈1t;/p≈gt;

    韩希茗怔忪,眸光一敛。≈1t;/p≈gt;

    是啊,她成了焦炭了……和这些废物一起,都没了!≈1t;/p≈gt;

    呼吸猛的一滞!韩希茗捂住心口,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这个无父无母的女孩,早就在他心上了!≈1t;/p≈gt;

    不远处,有大批的人在靠近。≈1t;/p≈gt;

    方芜来报,“太子,快走吧!当地警方来了!”≈1t;/p≈gt;

    韩希茗站着一动不动,阴沉的脸上没有一丝反应,走?他怎么能走?他要是走了……小璃就永远留在这里了!即使是灰也好,他也要找到她!≈1t;/p≈gt;

    韩希茗挣脱陈子昂,抬手抓起一把灰烬。≈1t;/p≈gt;

    陈子昂已经傻了眼,太子这是……真的动情了?可是,原先不是一点也不在乎吗?≈1t;/p≈gt;

    “哎……”方芜无声叹息,摇摇头。他们这太子啊,对什么反应都很快,独独在这感情方面,热的慢、领悟的也慢,他这会儿明白过来了,可是,小璃呢?已经不在了。≈1t;/p≈gt;

    眼看着离岛警方在靠近,他们若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1t;/p≈gt;

    韩希茗单膝跪在地上,掌心里抓着一把灰烬,却是硌得慌。≈1t;/p≈gt;

    嗯?≈1t;/p≈gt;

    他蹙眉,疑惑的摊开掌心,这是什么?为什么这么硬……≈1t;/p≈gt;

    晨光熹微,已经露出一点点。≈1t;/p≈gt;

    借着光线,韩希茗看清了掌心灰烬里,那一个坚硬的东西。那,是一枚琉璃卡!这卡,他怎么会忘记?那是他送给小璃的!第一次,是他亲手给她别在间的!≈1t;/p≈gt;

    在小璃跳进火海前,她含泪将卡再次戴上了……≈1t;/p≈gt;

    如今,小璃没了,有的,只是这枚琉璃卡躺在这里,冷冰冰的。≈1t;/p≈gt;

    “……”≈1t;/p≈gt;

    蓦地,韩希茗攥紧了手心,那样一枚小小的琉璃卡竟然硌得他掌心钻心的疼!≈1t;/p≈gt;

    韩希茗闭上眼,晶莹的泪水从眼角逸出。≈1t;/p≈gt;

    方芜看的真切,太子……哭了?≈1t;/p≈gt;

    韩希茗难以自持,小璃没了!≈1t;/p≈gt;

    他亲吻过她,抚摸过她,他们虽然没有过男欢女爱……可是,他们却已经有过最亲密的接触。她说,她要跟他回家,他答应她会娶她,她说,她要要孝顺他的父母!≈1t;/p≈gt;

    凤城名扬天下的胭脂鳕,她的愿望那么简单……≈1t;/p≈gt;

    她要的,不过是结婚嫁人,拥有一个最普通的家庭!≈1t;/p≈gt;

    那个时候,韩希茗答应她,为的是稳住她。那个时候,他是不相信她的……≈1t;/p≈gt;

    可是,现在小璃没了!韩希茗信了!≈1t;/p≈gt;

    小璃,用她的生命,在告诉韩希茗她喜欢他,是真的,她想要跟他回家,是真的,她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和爱人在一起,是真的。≈1t;/p≈gt;

    他信了,真的信了。≈1t;/p≈gt;

    可是,小璃……你还能活过来吗?≈1t;/p≈gt;

    “太子!”≈1t;/p≈gt;

    陈子昂急,劝到,“快走吧!真的要来不及了!”≈1t;/p≈gt;

    但韩希茗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陈子昂只好去看方芜。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和方芜相视,点点头,彼此心领神会。≈1t;/p≈gt;

    陈子昂蓦地上前,将韩希茗摁住,“太子,属下冒犯!”≈1t;/p≈gt;

    方芜猛地抬起手,敲向了韩希茗的后颈!≈1t;/p≈gt;

    “……”韩希茗蓦地的一瞪眼,随即眼皮一耷拉,失去了知觉。≈1t;/p≈gt;

    “快!”≈1t;/p≈gt;

    陈子昂喊着方芜,“放到我背上来,方芜,你挡一会儿,我带太子先走!”≈1t;/p≈gt;

    “好。”方芜点点头,“我会赶去和你们汇合。”≈1t;/p≈gt;

    陈子昂背着韩希茗一路往前,韩希茗趴在陈子昂背上,他伤的不轻,再加上心力交瘁,这一次,整个人算是垮了下来,伤势凶猛,竟然有些控制不住。≈1t;/p≈gt;

    游轮上,方芜断后后赶回来。≈1t;/p≈gt;

    刚走到舱门口,就听见韩希茗低沉的吼声。≈1t;/p≈gt;

    “出去!”≈1t;/p≈gt;

    他的嗓音有些哑,撕裂般的感觉。≈1t;/p≈gt;

    陈子昂正在劝着他,“太子,您伤势很重……不看医生怎么行啊?”≈1t;/p≈gt;

    胳膊上中了两枪,又是浑身的烧伤,不治……会死的!(未完待续)≈1t;/p≈g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