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_第1647章 黎明之光,才子佳人

    在出前,温璃还有些事要做。

    第二天一早,她就去医院,看望了苏荷。

    病房里,郁欢沁躺在小床上,睡着了,还没醒过来。温璃皱了皱眉,过去将她踢翻在地上的毯子捡了起来,盖在她身上。

    其实,面对郁欢沁,温璃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她对郁欢沁的印象很好。

    只是,很显然,在这一场欺骗里,郁欢沁也参与了。

    温璃看了看病床上的苏荷,她宁愿选择相信,郁欢沁是身不由己。

    她无声叹口气,走向病床。

    拉开椅子坐下,正巧,苏荷皱着眉睁开眼。

    她都没看清眼前的人,就不耐烦的吆喝,“给我倒杯水!”

    “……好。”

    温璃微怔,点点头。

    起身给她倒水。

    听到声音不对,苏荷愣了下,这才看清来人。

    立时,便有些慌。

    “小璃,是你。”

    温璃浅浅笑着,“妈,是我。”

    她扶着苏荷,喂她喝水。

    “我……”苏荷倒是很心虚,“我自己来。”

    嗯?

    温璃眉头轻蹙,还真是破绽百出。苏荷面对着自己,分明是各种害怕,如果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又怎么可能有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生疏?

    亲生母亲,应该是像楮太太那样吧……!

    温璃一惊,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着了。

    她闭了闭眼,摒弃这个想法。

    “妈。”

    温璃坐了下来,“给您榨点果汁吧。”

    “……哎,好。”

    苏荷点点头,她对着温璃自然只有顺着,要知道,现在温璃可是她活下去的希望。

    温璃拿了只苹果,放在手里削着。

    “妈……”

    “嗯?”苏荷一惊。

    其实,从看到温璃,她这颗心就悬着。这么被她喊着,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什么事啊。”

    温璃抬头,笑笑。

    “没事,就是想跟你说说,以前的事情。”

    “以前?”

    苏荷越慌了,“以前什么事啊?”

    “嗯……”

    温璃想了想,问到。

    “您和我爸,是怎么认识的啊?”

    原来是问这个……

    苏荷松了口气。

    苏荷笑笑,说到。

    “说起来,你们年轻人,可能对我们过去的故事不敢兴趣。老掉牙了。”

    “怎么会?”温璃笑笑,“说说吧。”

    “嗯。”

    苏荷点点头,微微笑着。

    “我以前,是在剧院工作的。”

    “嗯。”

    温璃点头。

    这一点,她听郁欢沁说过。苏荷以前,是在剧院唱花旦的。

    正因为她的影响,所以郁欢沁也学会了唱戏,不过,因为性格的不同,郁欢沁唱的是刀马旦。

    苏荷回忆着往昔。

    “我和你父亲,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温璃想了想,笑道。

    “所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

    “呵呵。”

    苏荷笑笑,“算是吧,我们看当然是,可是,在世人看来,却是我这个不要脸的戏子,妄图勾引富家少爷。”

    温璃微微蹙眉,想起了在温家时的一些传闻。

    凭心而论,苏荷当真算不上倾国倾城,虽然是有些狐媚的手段。

    否则,郁啸乘也不会被他勾引上。

    可是,温宏图也是这样的人吗?

    (本章完)

    在出前,温璃还有些事要做。

    第二天一早,她就去医院,看望了苏荷。

    病房里,郁欢沁躺在小床上,睡着了,还没醒过来。温璃皱了皱眉,过去将她踢翻在地上的毯子捡了起来,盖在她身上。

    其实,面对郁欢沁,温璃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她对郁欢沁的印象很好。

    只是,很显然,在这一场欺骗里,郁欢沁也参与了。

    温璃看了看病床上的苏荷,她宁愿选择相信,郁欢沁是身不由己。

    她无声叹口气,走向病床。

    拉开椅子坐下,正巧,苏荷皱着眉睁开眼。

    她都没看清眼前的人,就不耐烦的吆喝,“给我倒杯水!”

    “……好。”

    温璃微怔,点点头。

    起身给她倒水。

    听到声音不对,苏荷愣了下,这才看清来人。

    立时,便有些慌。

    “小璃,是你。”

    温璃浅浅笑着,“妈,是我。”

    她扶着苏荷,喂她喝水。

    “我……”苏荷倒是很心虚,“我自己来。”

    嗯?

    温璃眉头轻蹙,还真是破绽百出。苏荷面对着自己,分明是各种害怕,如果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又怎么可能有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生疏?

    亲生母亲,应该是像楮太太那样吧……!

    温璃一惊,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着了。

    她闭了闭眼,摒弃这个想法。

    “妈。”

    温璃坐了下来,“给您榨点果汁吧。”

    “……哎,好。”

    苏荷点点头,她对着温璃自然只有顺着,要知道,现在温璃可是她活下去的希望。

    温璃拿了只苹果,放在手里削着。

    “妈……”

    “嗯?”苏荷一惊。

    其实,从看到温璃,她这颗心就悬着。这么被她喊着,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什么事啊。”

    温璃抬头,笑笑。

    “没事,就是想跟你说说,以前的事情。”

    “以前?”

    苏荷越慌了,“以前什么事啊?”

    “嗯……”

    温璃想了想,问到。

    “您和我爸,是怎么认识的啊?”

    原来是问这个……

    苏荷松了口气。

    苏荷笑笑,说到。

    “说起来,你们年轻人,可能对我们过去的故事不敢兴趣。老掉牙了。”

    “怎么会?”温璃笑笑,“说说吧。”

    “嗯。”

    苏荷点点头,微微笑着。

    “我以前,是在剧院工作的。”

    “嗯。”

    温璃点头。

    这一点,她听郁欢沁说过。苏荷以前,是在剧院唱花旦的。

    正因为她的影响,所以郁欢沁也学会了唱戏,不过,因为性格的不同,郁欢沁唱的是刀马旦。

    苏荷回忆着往昔。

    “我和你父亲,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温璃想了想,笑道。

    “所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

    “呵呵。”

    苏荷笑笑,“算是吧,我们看当然是,可是,在世人看来,却是我这个不要脸的戏子,妄图勾引富家少爷。”

    温璃微微蹙眉,想起了在温家时的一些传闻。

    凭心而论,苏荷当真算不上倾国倾城,虽然是有些狐媚的手段。

    否则,郁啸乘也不会被他勾引上。

    可是,温宏图也是这样的人吗?

    (本章完)

    在出前,温璃还有些事要做。

    第二天一早,她就去医院,看望了苏荷。

    病房里,郁欢沁躺在小床上,睡着了,还没醒过来。温璃皱了皱眉,过去将她踢翻在地上的毯子捡了起来,盖在她身上。

    其实,面对郁欢沁,温璃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她对郁欢沁的印象很好。

    只是,很显然,在这一场欺骗里,郁欢沁也参与了。

    温璃看了看病床上的苏荷,她宁愿选择相信,郁欢沁是身不由己。

    她无声叹口气,走向病床。

    拉开椅子坐下,正巧,苏荷皱着眉睁开眼。

    她都没看清眼前的人,就不耐烦的吆喝,“给我倒杯水!”

    “……好。”

    温璃微怔,点点头。

    起身给她倒水。

    听到声音不对,苏荷愣了下,这才看清来人。

    立时,便有些慌。

    “小璃,是你。”

    温璃浅浅笑着,“妈,是我。”

    她扶着苏荷,喂她喝水。

    “我……”苏荷倒是很心虚,“我自己来。”

    嗯?

    温璃眉头轻蹙,还真是破绽百出。苏荷面对着自己,分明是各种害怕,如果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又怎么可能有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生疏?

    亲生母亲,应该是像楮太太那样吧……!

    温璃一惊,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着了。

    她闭了闭眼,摒弃这个想法。

    “妈。”

    温璃坐了下来,“给您榨点果汁吧。”

    “……哎,好。”

    苏荷点点头,她对着温璃自然只有顺着,要知道,现在温璃可是她活下去的希望。

    温璃拿了只苹果,放在手里削着。

    “妈……”

    “嗯?”苏荷一惊。

    其实,从看到温璃,她这颗心就悬着。这么被她喊着,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什么事啊。”

    温璃抬头,笑笑。

    “没事,就是想跟你说说,以前的事情。”

    “以前?”

    苏荷越慌了,“以前什么事啊?”

    “嗯……”

    温璃想了想,问到。

    “您和我爸,是怎么认识的啊?”

    原来是问这个……

    苏荷松了口气。

    苏荷笑笑,说到。

    “说起来,你们年轻人,可能对我们过去的故事不敢兴趣。老掉牙了。”

    “怎么会?”温璃笑笑,“说说吧。”

    “嗯。”

    苏荷点点头,微微笑着。

    “我以前,是在剧院工作的。”

    “嗯。”

    温璃点头。

    这一点,她听郁欢沁说过。苏荷以前,是在剧院唱花旦的。

    正因为她的影响,所以郁欢沁也学会了唱戏,不过,因为性格的不同,郁欢沁唱的是刀马旦。

    苏荷回忆着往昔。

    “我和你父亲,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温璃想了想,笑道。

    “所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

    “呵呵。”

    苏荷笑笑,“算是吧,我们看当然是,可是,在世人看来,却是我这个不要脸的戏子,妄图勾引富家少爷。”

    温璃微微蹙眉,想起了在温家时的一些传闻。

    凭心而论,苏荷当真算不上倾国倾城,虽然是有些狐媚的手段。

    否则,郁啸乘也不会被他勾引上。

    可是,温宏图也是这样的人吗?

    (本章完)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