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被抓了

    叮咚~&1t;/p>

    睡得正香的潘羽衣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嚷道“谁啊?”&1t;/p>

    叮咚~&1t;/p>

    回应她的还是门铃声,她火了,忍着醉酒后的头疼猛地坐了起来。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一时春色无边。&1t;/p>

    怎么凉飕飕的?&1t;/p>

    潘羽衣揉了揉眼睛,低头看了一眼,眼睛在一瞬间就瞪得圆如灯泡,张大嘴巴半天不出声来。&1t;/p>

    老娘的衣服呢?&1t;/p>

    好半晌,潘羽衣才反应过来,她急忙用被子包住自己身上仅穿着内衣的诱人身段,打量着与她自己闺房没一点相似之处的房间。&1t;/p>

    这是哪?&1t;/p>

    她只记得彻底喝断片之前的事,记得自己“胁迫”刘琰波去天水酒吧喝酒,记得和姬如烟的较劲。&1t;/p>

    再后来的事,潘羽衣就一点印象都没了。&1t;/p>

    老娘该不会了吧?&1t;/p>

    想到这里,潘羽衣也是慌了,急忙掀开被子查看,床单洁白无瑕,没有想象中的落红。&1t;/p>

    她有些不放心的扭动着下身,也没有感受到第一次之后那种撕裂般的疼痛,不由长舒了一口气。&1t;/p>

    叮咚~&1t;/p>

    门铃还在响个不停。潘羽衣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自己的衣服,只好捡起一块被扔在床头的浴巾围在身上。&1t;/p>

    走到门前,潘羽衣先是从猫眼处看了一眼,确定是个女的她才打开门,带着几分怒气问道“你是谁?”&1t;/p>

    王英莺扬了扬手中的餐盒,就像是没听出来潘羽衣语气中很明显的火气一样,笑着道“我叫王英莺,是天水酒吧的工作人员,来给你送醒酒汤和早餐的。潘警官,我可以进去吗?”&1t;/p>

    潘羽衣虽然对天水酒吧没什么好印象,但她也不是那种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人。&1t;/p>

    事实上,她对天水酒吧不好的印象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姬如烟这个涉黑的大姐大,一小部分是因为她本身不喜欢酒吧这一类的场所。&1t;/p>

    她刚刚态度不好是因为起床气和没穿衣服的缘故,并不是针对王英莺。&1t;/p>

    再说了,人家好心好意来送吃的,总不能将人拒之门外吧?&1t;/p>

    潘羽衣让开门,等王英莺走进来后才问道“昨晚是你送我来的?”&1t;/p>

    “不是。是刘大哥背你来的。”王英莺走进房间将早餐放下后,又将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放在床上。“潘警官,你昨晚吐的满身都是,我只好帮你把衣服脱了洗了下,希望你别见怪。”&1t;/p>

    听到是王英莺给自己脱的衣服,潘羽衣只觉得心中压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她道了声谢,然后拿上已经晾干的衣服去卫生间洗漱……&1t;/p>

    早餐是一碗水饺和一碗八仙醒酒汤。由于昨天没吃晚饭,潘羽衣现在早已是饿的肚子咕咕叫,她也就顾不上客气了,很没淑女形象的开始狼吞虎咽,把一旁的王英莺看得目瞪口呆。&1t;/p>

    吃饱喝足,潘羽衣宿醉醒后的糟糕心情好了很多,问道“刘琰波最近经常来你们酒吧吗?”&1t;/p>

    她开始动起了小心思,别看她一副漫不经心瞎聊的样子,实则两只耳朵跟猫似的,生怕错听了王英莺的回答。&1t;/p>

    没办法啊!&1t;/p>

    刘琰波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潘羽衣只好试着从他身边的人做突破。&1t;/p>

    不过说来也奇怪,潘羽衣好像认定了刘琰波就是杀人凶手一样,有一股不把罪名扣他头上绝不罢休的架势。&1t;/p>

    王英莺虽然年纪不大,可她毕竟是在龙蛇混杂的酒吧工作,也算是阅人无数。加上现在网上的风言风语就差指名道姓的直指刘琰波了,还有就是姬如烟和九爷之间的仇恨几乎是路人皆知。&1t;/p>

    这一连串的原因加在一起,王英莺只是稍作细想,便猜出了眼前这位潘警官的意图。不过她并未打算有所隐瞒,因为她本身就知道的不多,便如实回答道“前些日子雪丫头还在酒吧上班时,刘大哥是天天来的。不过自从雪丫头辞职以后,算上昨天晚上,刘大哥总共就来了两回。”&1t;/p>

    潘羽衣继而问道“那上一次他是什么时候来的?”&1t;/p>

    王英莺回想了一下,摇头道“一个星期前吧!那时候我正在休假,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也只是听同事提过这么一句。”&1t;/p>

    “他这两次来都是找你们老板的吗?”潘羽衣又问道。&1t;/p>

    “这一次是。”王英莺接着说道“上一次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刘大哥在我们酒吧的人缘还是蛮好的,就比如其中一个调酒师小徐,他老是想约刘大哥拼酒。”&1t;/p>

    潘羽衣学过心理学,她看得出来王英莺并没有没有说慌,知道的也的确不多。&1t;/p>

    她本来对这种旁敲侧击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能说是在现在这种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做了一次聊胜于无的挣扎。&1t;/p>

    有一点点失望,但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潘羽衣没再做这方面的追问,她沉默半晌后,问道“王小姐,你觉得刘琰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1t;/p>

    刘琰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1t;/p>

    刘琰波是一个喜欢笑的人,可你要说他脾气好?好像也不对,毕竟他疯起来比恶魔还恶魔。可你要因此说他是一个恶棍吧?好像还是不对,因为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与人为善的,而且怂起来的时候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1t;/p>

    这还真是有点难为王英莺了。&1t;/p>

    虽然因为林雪的关系,王英莺和刘琰波也算是交情不错,但两人很少有过多的交流,也就更别说有多了解彼此了。&1t;/p>

    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该怎样去描述这样一个极为矛盾的人,王英莺干脆放弃了,有些敷衍的说道“我跟刘大哥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太具体的说不上来,反正给我的印象也就是和我一样的普通小市民,每天为了生活努力工作,只在乎自己在意的人。要说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的话,大概就是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刘大哥应该是最不在乎自己的一个人。”&1t;/p>

    说完,王英莺也不等潘羽衣再开口问什么,她反问道“潘警官,为什么你对刘大哥的事这么关心啊?”&1t;/p>

    这就有点明知故问,故意转移话题的嫌疑了。&1t;/p>

    不过这也不能怪王英莺。一来是她真的不想听潘羽衣再东拉西扯的问下去了;二来是她也想从潘羽衣口中套点话。&1t;/p>

    王英莺其实也很好奇,刘琰波是不是真的杀了九爷?&1t;/p>

    王英莺不会相信网上那些没有丝毫证据的流言,但她又不得不有所怀疑。&1t;/p>

    刘琰波曾对张小芸动过杀心,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从整件事的因果关系上来看,他是有杀九爷的动机的。&1t;/p>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察的话多少比网上的流言听上去要可信的多吧?&1t;/p>

    当然,王英莺也知道在大概率情况下,潘羽衣是不会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所以她也没什么太大的期待。&1t;/p>

    果然,潘羽衣看了眼窗外以后,突然道“现在几点了?是不是快要到退房的时间了?”&1t;/p>

    王英莺微微一笑,抬手看了眼手表道“十一点二十,是快到了退房的时间了。”&1t;/p>

    潘羽衣起身走到床头,拿上手机道“那我们走吧!边走边说。”&1t;/p>

    叮叮叮~&1t;/p>

    潘羽衣刚把手机开机,就有电话打进来,她接通电话问道“小郑,什么事?”&1t;/p>

    电话那头,小郑有些激动的喊道“队长,周副队长抓到杀黄九成的凶手了。”&1t;/p>

    “什么?周明抓到凶手了!”潘羽衣很惊讶,对于周明有几斤几两,她还是很清楚的。在破案方面,周大少爷就是一个草包,整个海市警队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他更菜的人来。&1t;/p>

    心中有万般不信,不过潘羽衣还是又问道“凶手是什么人?在哪里抓到的?”&1t;/p>

    小郑回答道“凶手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周副队长带人在出租车公司抓到的。”&1t;/p>

    出租车司机?&1t;/p>

    潘羽衣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问道“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不是叫刘琰波?”&1t;/p>

    “诶!队长,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小郑有些疑惑。还没过两秒钟,他就跟中了邪一样,突然又惊喜万分的问道“队长,难道你会神机妙算了?”&1t;/p>

    神机妙算你大爷!&1t;/p>

    你怎么不说我是千里眼顺风耳呢?&1t;/p>

    对于自己队里这个逗逼接线员,潘羽衣都懒得吐槽,直接挂断电话往警局赶。&1t;/p>

    &1t;/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