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你是一个普通人

    虽然刘琰波嘴上说着各种揣测和不信,但在心里面,他其实是相信高婉儿所说的,因为他知道,她在这件事上没有说谎的必要。

    毕竟,6天豪不是她高婉儿的傀儡,刘琰波也不是一个白痴。

    中午的时候,金岛咖啡厅里66续续地迎来了一天中的第一个营业高峰期,周边不少公司的白领们呼朋结伴而来,缓冲一下一上午的工作压力。

    咖啡厅里的人越来越多,原本坐在角落里的刘琰波他们周边的卡座里也慢慢坐满了人,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刘琰波并不在意高婉儿对自己很怂的评价,因为那的确是事实。他压低声音问道“那么高小姐,6天豪现在人在哪?我听说他已经出国深造好几年了吧?”

    这间咖啡厅虽然很大,但每一排相邻的两个卡座中间却只隔着一块木制挡板,自然不会有包间式的隔音效果。

    刘琰波和高婉儿正在讨论的事情还是具备很强冲击性的,就算是被不相干的人听了去,恐怕也会引起不小的轰动,毕竟是在海市,6天豪这个名字还是很耀眼的。

    “嗯。6天豪已经出国四年了,一个星期后会回国,为此,他们6家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欢迎酒会,邀请了不少各界名流,估计你老婆应该也会在受邀之列。”高婉儿同样也放低了声音,淡笑道“当年在他出国的欢送酒会上,尹含若可是躲在角落里哭的撕心裂肺,刚好被我撞见。后来……”

    “打住!”刘琰波急忙喊停,没好气道“高小姐,你还想不想好好聊天了?”

    这一次,他还真有点被气到了。

    还为6天豪哭的撕心裂肺,这你是打算让我这天天受尹含若横眉冷对的人喝咖啡噎死吗?

    在情感上,都说女人的心眼小如针,其实男人的也不大。

    再怎么说,尹含若现在也是他刘琰波名义上实打实的老婆,高婉儿刚刚这一副拉开架势就准备说个长篇故事的开头,他不制止就真的有鬼了。

    见刘琰波真的有些急眼了,高婉儿也识趣的收起了心中那一丝恶作剧的想法,正色道“刘先生,之所以跟你说这个,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想保住你和尹含若这段婚姻,你和6天豪就只能是敌人。”

    “好吧!”刘琰波轻叹了一口气,不解道“不过还是那个问题,按你的说法,这帮你跟帮我自己有区别吗?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因为6天豪足够虚伪,如果不提前做好戒备的话,我怕你有可能会输,而我心里完完全全只想要你赢。”高婉儿莞尔一笑,又道“至于区别就在于,你会拥有一个盟友,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份关于6天豪及整个6家的详细资料。更重要的是,我想欠你一个人情。”

    世界上最难还的债是什么?是人情债。

    刘琰波看得出来,高婉儿是认真的,或者说,从今天见面一开始的时候,她都足够坦诚。

    用敷衍了事的态度面对一个真诚的人,这让刘琰波开始有些不适。

    高婉儿看着有些愣的刘琰波,缓缓开口道“刘先生,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帮我?”

    刘琰波略微思索了片刻后,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

    帮不帮在他一念之间吗?

    不是的。

    倘若真如高婉儿所说的一样,6天豪一定不会放过刘琰波的话,那么在这件事上,他要怎么做?

    他还真的不知道。

    在这件事上,刘琰波并不会拥有太多选择的余地,他要怎么做,最终还是要取决于尹含若的态度,取决于她对6天豪到底还有没有情,还剩多少?

    如果尹含若对6天豪还是爱的那么深,那么刘琰波就只能选择忍让,甚至是退出。

    反之,如果尹含若已经能做到视6天豪为路人,那么等他欺上门来的时候,刘琰波会百无禁忌的加倍奉还。

    这就是刘琰波,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却又从不会为自己的处境做过多的考虑。

    高婉儿号称高、云两家的女诸葛,聪慧过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刘琰波为什么犹豫不决。她也没理由逼得太紧,只好提议道“刘先生,要不等6天豪回国以后,看看尹含若的反应,你再来决定要不要帮我?”

    刘琰波点了点头,笑道“这样最好。不过不管怎样说,未雨绸缪总没坏事。高小姐,你能不能先把你说的那份关于6家的资料借我看看?”

    “刘先生,看来你这人活的挺矛盾的啊!”

    说话的同时,高婉儿已经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来一个u盘递给刘琰波,微笑道“全在这里面了。”

    刘琰波接过u盘放进了裤兜里,说道“不矛盾。虽然能不能帮上你这个忙还不好说,但至少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无论如何,我短时间内绝对不会离开海市。”

    在刘琰波看来,如果尹含若真的还是对6天豪念念不忘,有再续前缘的幻想,那么他自然会退出,因为他们之间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有名无实的交易。

    当然了,就算是真和尹含若离了婚,也真的如高婉儿所说的一样,以后6天豪还是欺上门来,刘琰波依然会看在尹含若的面子上,尽量忍让着他一点,但这其中一定不会包括离开海市这个让步——

    不为别的,只因为林雪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

    吃了早点喝咖啡,差不多坐了快一上午了,刘琰波稍微活动了一下四肢,笑着调侃道“高小姐,看来我们这第一次见面也是以一个不愉快的局面收场啊,我得到了一个坏消息。你也没有收获到你想要的结果。”

    “谁说的?”高婉儿也笑了,笑容中又带起了一丝玩味。“至少我觉得我们这次见面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你没有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辰儿也如愿见到了他的姐夫,我也多少对你有了一些个人了解,不用再去依靠道听途说来判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哦?”刘琰波倒是有点好奇了,追问道“那在高小姐看来,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高婉儿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像今天最开始见面时一样,又仔仔细细打量着刘琰波,似乎在确认什么,良久过后,她才说出了一句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的评价“你是一个普通人。”

    刘琰波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他的单酒窝,道“我喜欢这个评价,没有之一。”

    普通人才会有优点缺点、才会有底线顾及、才会有喜怒哀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