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情况紧急

    一个小时——

    姬如烟说到做到,在海市的地下世界里,她就是有这个实力。

    现在正值腊月,春运时间已经开启,国内所有的交通运输客流量正在步向一年一度的巅峰,高铁、火车、客机、轮渡……

    这是一年一度全球最大的人口迁徙,是独具华夏特色的回家时节,也是那些黑大巴出入各个城市最频繁的日子。

    从今天凌晨一点到下午两点半,一共有三十七辆黑大巴从海市出去,姬如烟弄到了所有车载监控录像的复盘,无一遗漏,效率之高,连一向都看不上她的潘羽衣都不得不服气。

    监控录像一到手,警方立即安排人查看,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老天爷这次应该是真的站在了刘琰波这一边,他这次又猜对了。

    警方确实在这些监控录像中看到了五个形迹极其可疑的男人,他们没什么行李,各自抱着一个孩子,虽然监控没有拍到这五个孩子的脸,但那主要注重盖在头上的小毛毯显得过于欲盖弥彰。

    这五个男人分别上了三辆车,这三辆车的终点虽然不在同一座城市,却在同一个省份——

    闽南省。

    大方向是有了,但还没有详细的位置。

    刘琰波只好又一次打电话麻烦姬如烟,让她帮忙问问这三辆车的司机有没有注意到这五个男人具体是在哪里下的车。海市警方也迅速做出了应对,和闽南省省公安厅取得了联系,请求协同追缉。

    线索越来越多,海市黑白两道都忙得不可开交,此时此刻,最不忙的就是刘琰波。

    一向喜欢的他,这一次,倒是扮演起了狗头军师的角色——

    全靠猜。

    下午五点半,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有微弱的光线从窗户上透射进休息室,落在了韩水兰的脸上,她的眉头皱了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韩老师,你醒了啊!”刘琰波没有立即去开灯,他怕韩水兰刚醒来适应不了太强烈的光线。

    韩水兰迷糊地“嗯”了一声,随后她有些吃力地坐了起来,用手揉着又酸又痛的后脖颈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有十个小时了。”刘琰波贴心地递上一杯温热的白开水。

    啪~

    玻璃杯被拍到了地上,应声而碎。

    又过去了十个小时?

    这个时间量刺激到了韩水兰,让原本还混混沉沉的她瞬间清醒,情绪一下子变得极其不稳定,不仅一巴掌拍飞了刘琰波递过来的水杯,还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嘶哑着声音吼道“你为什么要打晕我?为什么不叫醒我?为什么?”

    刘琰波没有回答,却是一把将这个让他心疼不已的女人环抱进怀中。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曦儿,我要去找我的曦儿!”韩水兰挣扎着,手胡乱地拍打着。“你个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吼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嚎啕大哭声。

    刘琰波没有说话,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个时候,无论他说什么,都无法安抚韩水兰的情绪。

    “刘大哥,刘大哥……”

    就在这时候,赵力气喘吁吁地推开门跑了进来,可一进门,眼前的一幕又让他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连刚踏进来的那只脚也缩了回去。

    他很尴尬,不知道自己是该进还是该退。

    “什么事?”刘琰波终于松开手问道。

    “找、找……”赵力咽了口口水,调整好气息,捋直了舌头道“找到了,闽南那边刚刚来电话,厦市警方在一次扫黄行动中抓获了赵建成。”

    大概在半个小时以前,厦市警方按照每年年末严打的惯例突击了一家洗浴中心,无意中抓获了赵建成,在审明身份信息以后,才发现他正是海市警方今天刚刚在公安系统内网通缉的要犯。

    ……

    刘琰波匆匆赶到会议室,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去。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起案子有了这么重大的突破以后,他的脸色反而变得比之前还难看,神情凝重、眉头紧锁道“只抓到赵建成一个人吗?”

    “对啊。”

    正在主持会议的潘羽衣点了点头,又问道“出什么事了,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糟了!”刘琰波没有卖关子,接着道“这些人都是分开走的,所以他们必然会有一个最终的集合点,还有一个在集合之前联系的特定时间或者是其他什么方法,用来确定其他人是不是都处于安全状态。”

    “现在,赵建成被抓,一旦他的同伙们在集合之前联系不上他,肯定会认为他栽了,到时候他们就会按预想中最坏的情况来处理,不仅不会再集合,可能还会危及到那些孩子的生命。”

    这一次,还是猜测,可他对自己这一次的猜测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在这个会议室里,除了刘琰波和韩水兰,其他的都是新城区分局的骨干成员,都是刑侦老手,对侦查和反侦查相当有经验。

    他们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因为业务能力不足,而是在憋屈了将近一个月以后,在案子有了这样看似重大的突破,所以暂时被喜悦所蒙蔽了。

    现在,他们意识到了——

    这真的是一个相当严重的情况。

    会议室里,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潘羽衣皱着眉头道“要不我们让厦市警方立即放了赵建成,然后再派人跟踪他?”

    “没有用了。”一个老刑警说道“就算我们现在让厦市警方放了他,为求自保,他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跟其他嫌犯再联系。”

    潘羽不自觉地看向了刘琰波,希望他能给出一个不一样的回答,可后者却是满脸苦笑地点了点头,同意了那位老刑警的说法。

    “那现在怎么办?”潘副局长急眼了。“谁能告诉我,我们现在能做点什么?”

    她急,刘琰波更急,边朝门外走边说道“去机场。”

    “去机场干什么?”潘羽衣率先追上来问道。

    “去厦市,突审赵建成。”刘琰波轻叹道“潘大队长,祈祷吧!”

    祈祷什么?

    他没有说。

    可听到的人还是有不少人是能听明白的,他们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是——

    那些嫌犯不要联系得太早。

    …………

    临上飞机前,刘琰波独自走到一旁,拨通电话道“三哥,麻烦你立刻飞一趟羊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