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赃并获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但又有太多人不仅仅满足于此,他们还想做别人的主角——

    姚俊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心境是一气呵成的,都是在日月积累中一步步沉积得来。

    今日的姚俊杰,和他过去的经历是密不可分的。

    姚俊杰小的时候,尽管家境不怎么好,可他生性聪明,学习成绩优异,老师喜欢他、同学们羡慕他、亲戚邻居也都夸赞他、父母更是对他宠爱有加,他想要的,周围的人都会尽自身最大的限度去满足他;

    长大后,他仍然是周围最优秀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靠着奖学金就能出国留学,年纪轻轻便在一家现如今市值已经在五十亿左右的公司当上了副总裁……

    可以说,与同样出身家境贫寒的刘琰波相比,姚俊杰的人生要顺畅的多很多。

    一帆风顺的人生不好吗?

    这个问题没人能说得清楚,因为好与不好取决于个人,毕竟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在这样的顺畅人生路上,姚俊杰看似什么都不缺,可他偏偏缺了一盏指路明灯,老师、同学、亲戚、邻居给他的只有夸赞,父母也因为受限于自身眼界和文化修养不高的关系,没能给予到他精神上的引导和陪伴——

    在他的人生路上,只能靠着他自己一个人去摸索成长。

    姚俊杰是孤傲的,他的自尊心太强了,而长久以来众星捧月的生活环境又给了他极大的快感和成就感,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一种极为可怕的人生观——

    我即世界!

    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一帆风顺啊!

    姚俊杰这看似顺畅的人生同样也遇到了阻挡,那就是——

    尹含若。

    这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女人,这个让他至今都朝思暮想的女人。

    打从他见到她第一眼起,就认定了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也只能属于他。

    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在尹含若这里,姚俊杰已经不是第一次受挫。

    大学的时候,姚俊杰和陆天豪竞争失败,而这一次,他更是输给了他自己认为哪哪都不如他的刘琰波。

    第一次的失败,老天爷还给他留了念想,那时候尹含若只是陆天豪的女朋友,所以他从失败中重新站了起来;

    可这一次,他站不起来了,因为尹含若已经嫁给了刘琰波。

    这让他很气馁、很愤怒,他好恨啊,恨刘琰波,更恨尹含若。

    姚俊杰觉得自己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欺骗,他不甘心,他要报复——

    既然我得不到,那我就亲手毁了她。

    我要毁了若梦集团,我要毁了你尹含若所有在乎的东西……

    夜,好黑。

    姚俊杰独自一人站在窗前,他此刻的心情就跟这冬日里寒风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冰冷的恶意。而他的眼睛就如正在捕食猎物的野兽一样,看上去是那么的决绝狠毒,是那么的毫无人性。

    刚刚已经打过电话,凯迪正在来的路上,带着那张他又能给若梦集团一次重创的药方。

    这让姚俊杰很兴奋,他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只问了一句话“人还在不在?”

    “还在,那家伙上去后就没下来过。”对方很笃定道。

    “很好。”

    姚俊杰挂断了电话,嘴角有一抹残忍而又嚣张的笑正在蔓延“刘琰波,你拿什么跟我斗?你凭什么跟我斗?”

    在他心里,那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穷丝罢了。

    姚俊杰是这么想的,陆天豪可能也是这么想的,还有很多人可能都是这么想的,或许这就是他们这类人共同的通病吧?

    畸形的骄傲,永远都无法去正视别人身上的优点。

    叮咚~叮咚~

    门铃在这时候被按响,这声音让姚俊杰为之一振,仿佛体内有复仇的热血在燃烧,他碾灭了烟头,几乎是用跑着的速度去开门。

    拉开门,双眼通红的凯迪站在门口,只有她一个人。

    让开路,等凯迪走了进来,姚俊杰迫不及待地关上门问道“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东西呢?”

    凯迪转身,眼中的恨意比姚俊杰心里的只多不少,她看着他,就像要杀了他一样——

    爱与恨,本就只在一线之间!

    凯迪没有回答,而且她的眼神让姚俊杰觉得很不舒服,他走近了几步,气势一下子就变得咄咄逼人,喝斥道“我问你东西呢?”

    他的眼神是冷酷的、是狠辣的,至少凯迪没有在其中看到一丝悔改和愧疚之意,她不愿意再看他,别过头道“药方我已经拿到,你先把录像和照片给我。”

    “你先把药方给我!”姚俊杰不容置疑道。

    “你不把录像和照片先给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药方交给你。”凯迪决绝道“因为我不会再相信你,永远都不会!”

    “你…”

    姚俊杰火冒三丈,扬起手就要一巴掌甩下去,但最后却忍住了,因为他在此刻的凯迪身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那时候的害怕和软弱,只剩不顾一切的决绝。

    这种感觉让姚俊杰心里越来越不舒服,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憋着火收回了扬起的巴掌,恶狠狠地道“好、好、好!你在这里给我等着,你最好别骗我,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放完狠话,他才很不甘心地一甩手,走进了卧室。

    大概四五分钟过后,姚俊杰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单反机和一个纸袋,很不情愿地交给了凯迪道“现在把药方给我。”

    凯迪确认了相机里的录像和照片后,才从包里拿出那两张a4纸,刚一拿出来,就被姚俊杰一把抢了过去。

    新型黑墨膏的配制药方——

    姚俊杰仔细地看着,那抹残忍又嚣张的笑容重新爬回了他的脸上,越看他越得意,就好像他已经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尹含若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床上哭着求他原谅一样……

    嘭~

    就在姚俊杰几乎快要大声笑起来时,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倒在地。

    刘琰波、尹含若、还有上官清梦,三人踩着门板走了进来。

    姚俊杰脸上的笑容冻结了,样子甚至比吞了只死耗子还难看,他看了看正在走近的刘琰波他们,又机械般地偏头看向了凯迪,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大吼道“你这个烂货,连你也敢骗我!”

    嘭~

    姚俊杰想要掐死凯迪的心都有了,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她,就被刘琰波一脚踹飞,飞出去了至少三、四米远。

    刘琰波走了过去,一脚踩住在地上抱住肚子翻滚着、想要凭着心里那一股股恨与怒支撑着爬起来的姚俊杰,冷漠道“姚副总,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