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放松”的任务

    看到同桌眼巴巴的模样,陈小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她之前说这位姑娘又傻又蠢,绝对是真心实意,半点假话也没有。

    在陈小书看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姑娘呢?

    为了一个屏幕上的明星,瞒着父母,找人借了三千块钱,连对方什么底细都不清楚,然后利滚利,拆东墙补西墙,欠债像滚雪球一样扩大到五万,期间,还懵懵懂懂地被对方哄着骗着,真心实意相信对方不会威胁,拍了裸照,等到马上要被拉出去卖了,还不敢告诉父母,报警处理。

    一个好好的班级前十,被折腾得成绩一落千丈,一时想不开,还打算跳楼一了百了。

    用陈小书的一句话说,如果不是被下了蛊虫,迷了心智,正常人是玩不出这种神操作的。

    可惜,后来随着她的调查,挑战她认知极限的是,原来与于听蓝一样正常思考能力被狗吃了的人,居然还有不少。

    下课铃声响起来,陈小书实在懒得与蠢同桌多做解释,站起来,抽过自己的手机,说道:“你难道没发现最近借你钱的人,没有联系过你了吗,我估计过不了几天,警察就会过来找你了。”

    “啊,那我怎么办?”于听蓝听到陈小书说警察来找自己,吓得面色惨白,大脑一片空白。

    陈小书忍耐地吸气,呼气,告诉自己保持镇定,不要被同桌的愚蠢给气疯了。

    “你还能怎么办!?你是受害者,还是未成年,把事情告诉父母,让他们与警察交涉。”陈小书将一张纸条拍在于听蓝手上,“可以找这个警察,姓秦,为人还不错,你就说是我陈小书的朋友,他会帮忙的。”

    于听蓝忙不迭地抓紧了差点要脱手飞走的纸条,也顾不上其他,慌慌张张跟上陈小书的脚步。

    ……

    ……

    长阳分局借助陈小书提供的犯罪资料,抓捕以吕博建为首的犯罪团伙,因为涉及到许多在校学生,又涉及更为恶劣的强迫侵害案,性质尤为恶劣,在戈一华将案情上报上级有关部门之后,立刻被列为重点关注,集中力量进行后期的侦办和审理。

    完成对吕博建团伙的抓捕工作之后,秦旭并没有收到陈小书所说的后续资料。

    但是,在抓捕工作成功的第二天,陆陆续续有沐风中学的受害学生,在家长的带领下,到长阳分局报案。

    而随着从吕博建的电脑中获得的大量证据线索,检察机关也签署了针对沐风中学协助犯罪的教师的逮捕令。

    而在吕博建牵线搭桥下,对未成年少女伸出罪恶之手的某些人,也一一落网,不仅要面临法律的惩罚,还被岭南省列为首批犯罪职业限制对象,就算以后离开监狱,也不能从事任何能接触到未成年人的工作。

    罪恶污名,将牢牢地记录在他们的档案上,伴随一生。

    警察机关有义务对受害人的资料进行保密,那些作为威胁的照片,尚未被吕博建公布之前,就成为保密证据,除了作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罪证之外,永无曝光的一天。

    头顶利剑被移开的受害者,不会知道,是一个看起来冰冰冷冷的女孩,亲手将劈开罪恶的斧头,递给警方手里。

    等这个案件的侦办工作进入尾声,秦旭想到陈小书在案件中起到的关键性作用,在好奇她如何获得这些线索证据的同时,给她申请了一份协助警方的奖励金。

    根据陈小书自己的意愿,知道她提供大量犯罪线索的人,并不多。长阳分局内,只有戈一华和秦旭知道她的身份,而这份奖励申请,也是不对外公布的。

    秦旭打电话给陈小书的时候,说话冷冰冰的女孩,并不愿意任何露面的行为,她直接给他一个账号,让他将两万元的奖励金,打到她的银行账户上。

    随着这个案件的侦办工作进入尾声,警方逐渐将案件材料移交给检察机关,长阳分局的民警们,也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

    新的一周,下午例行工作会议时间,戈一华在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成果之后,决定为了缓解局内同志们的紧张工作节奏,从下周开始,让民警分区域组织消防检查工作,同时探查公共敏感区域的违规探头,进行排查整改。

    顿时,刚刚各自轮到一天休假的民警,对戈一华面不改色说出“缓解局内同志们紧张工作节奏的话”,肚子里嗤之以鼻。

    戈局长这大忽悠,这话说得再漂亮,说白了,不就是抽着他们干活吗?

    信他才有鬼。

    戈一华对手下的怨念是一目了然,但是该糊涂的时候,装糊涂,可是领导的必备技能。

    他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将任务清清楚楚布置完毕之后,干净利落地收拾起笔记本,转身如风一般走人。

    秦旭对接下来的检查任务当然不意外。总得来说,让戈一华如此急促,布置巡查任务的根本,还在他身上。

    他知道黄正浩获得异化花脚蚊的当天,就摸去戈一华的办公室,两个老家伙躲在办公室里嘀嘀咕咕了好半天,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布置任务了。

    紧接着,秦旭就收到戈一华的通知,让他尽量找动物商人刘景怀购买异化花脚蚊。

    戈一华从警局的后勤资金里,一口气拨款了五万元,让秦旭有多少异化花脚蚊,买多少异化花脚蚊。

    五万块钱,在刘景怀的账号里,目前其实也就是一个零头。

    但是,在资金一向不太宽裕的基层警局,戈一华能从公款里一下子抽出五万块钱,差不多已经是尽力了。

    毕竟与正儿八经的设备采购不同,这种写着“异化蚊子”的采购项目,目前还真不太合适。

    秦旭在老秦师父的帮助下,培育出能够找监控探头的异化花脚蚊,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所以一直异化花脚蚊的价格,秦旭将其设定为与红莲蚁相同,两千块一只,不算便宜,但对比它们的能力,也不算很贵。

    不过,与红莲蚁不同,秦旭对异化花脚蚊的控制会更为严格。

    毕竟,它的能力作用是双向的。

    它在寻找违法隐形监控设备的同时,也能被犯罪分子利用,用来排查警方的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