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来历与普查

    水晓星未带着大脑袋回到教室,是小晴老师早已预料到的,学生耍小聪明不来上课,那是常有的事,可小晴老师还是有些诧异,她诧异水晓星怎么回来了,有这么好的机会咋不偷偷玩一下午?

    而班级同学过多,水晓星回到班级后就立马成为了焦点人物,有好奇的,有嫉妒的,还有专门看帅哥的,可虽说现在是下课时间,但有些话还是不能随意说的,大脑袋之事并非如此简单,水晓星知晓是决不能泄露半字的,他只是看了一眼小晴老师就回到了座位上去,那种目光中似乎传递了好多信息,小晴老师阅人无数,她也立刻就知晓水晓星应该有事情瞒着不方便说出来。

    见小晴老师看了看手表,马上就是最后一节小课的上课时间,若是上课铃声响起,那么这节课就不得不上,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小晴老师做出了一个超乎大家想象的决定,因为她知晓水晓星这边的事情应该大于讲课这边的事情。

    也就是说孰轻孰重,当机立断,小晴老师对此绝不含糊,听她说道“大家静一静……先听我说,今天大家跟着我节拍,应该学到了很多知识点,不过今天学的知识点极为复杂,为了防止大家错用,所以老师今天也就不再讲下去,下节小课大家可以自由活动,最好还是去图书馆寻找一些相关知识的文章,加以扩展,这样同学们就会更好的理解,当达到深度理解时,同学们就会记得牢固,久而不会忘记,好啦!大家注意安全,做好温习,马上就要上课,大家按次序离开轻声离开教学楼,途中不许喧闹。”

    同学们听到下节课不上,心中早已沸腾了起来,对于学校好一些的学生,自然会按照小晴老师之意去图书馆好好温习温习功课,并在这个基础上在扩展一下自己的学识,读一些课外文章之类的书籍,对于贪玩的学生,那肯定是操场集合,踢球的踢球,那么就还剩下两种特殊的人群……

    第一种就是常见的早恋人群,这么好的下午,阳光明媚,还没有作业,或两两一对找个小树林坐一坐,剩下的就不多说了,或三五一伙男男女女互相打闹谈心。

    至于第二种就是大脑袋这类人群,白天不精神,总是昏沉沉,醒来像鼠精,直接冲餐厅,多半离不开这三点,就是迷糊、吃饭、睡觉!

    当同学们纷纷离开教室时,此时教室中就剩下小晴老师与水晓星等人,不过还有一人未走,那人正是江晨,而此事就是与江晨有关,他若不走,那水晓星跟本没有法子讲出来,但江晨他似乎早已预料到了此事,他看着大家笑了笑,于是说道“大家都不走吗?那我先走了,小晴老师明天见!”小晴老师也是回应了一声,他穿过毛豆豆等人,接着就走到水晓星的面前,并从水晓星的身旁走过……

    就在江晨一走一过的途中,水晓星就听见了一句话,水晓星可以判定那声音就是江晨所说,不过林姚等人是听不见的,似乎是一种心语,他说道“我其实很简单,不必刻意的去调查!”

    水晓星诧异下张开了嘴,他回头看了一眼江晨,又将江晨回头打招呼笑眯眯的说道“同学们明天见!妹子们晚上少吃一些,可是会胖的呦!”

    林姚心想要你管,胖不胖都是我自己的事,毕竟林姚只喜欢他的晓星哥,所以看别的男生,当然都不会正眼去看,而新月与毛豆豆就认为,江晨同学这样说难道是因为自己吃胖了不成?还四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对于苏心她还是傻傻的笑了笑,苏心知晓江晨就是无话找话,似乎想与同学们亲近一些吧!

    然而江晨同学这句话更加另水晓星诧异起来,此刻他更加认为江晨这个人并非普通的人,心想就连林妹子与新月等人不知我下午去做了什么,说明她们都在上课,毕竟是小晴老师的课,她们定然不敢逃课,那么江晨也不会离开过教学楼,怎么会知晓晚上大家要在寝室聚会吃饭这事,就算自己买东西被江晨他无意间给看了去,那他也绝猜不出是聚会吃饭这事!

    难道自己就不能多买点东西吗?再说了自己买东西回来时也是很谨慎的,虽说大包小包不少,但包裹还是的很严实,并没有什么东西露在外面,也是怕让别人看见里面是啥,再说三道四,难道江晨他真会未卜先知不成!

    若未听见江晨之前的话,水晓星还有怀疑的可能,也许就是江晨随口一说,歪打误撞碰上了,可江晨竟然传声给了水晓星,那他定然是知晓水晓星这一下午均做了什么事情,这江晨足不出户,就能算其一切,像这种人事件微乎其微,水晓星知晓,就算是自己的师父在世,就算师父顿悟天道可预算其一些事情,可师父也算不出那人讲了什么话!

    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奇事水晓星见得多了,他又想也许世间就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只是自己孤陋寡闻罢了,像那黄衣道士,神秘黑衣人,朱真,也许都有一些未卜先知的本领存在。

    当何午离开了教室内,小晴老师就先问道了水晓星,关于张少飞之事,自己学生的未来上课,是否发生了什么不测,老师心中肯定是焦急的,水晓星到是如时回答,小晴老师由于去过了龙山,又亲生经历红山之事,对于奇事,她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大惊小怪的,自己也会参与其中来探讨一二,在得知大脑袋就在寝室当中时,心中还是迫不及待想去看一看的。

    说着小晴老师就带领大家一同向着水晓星与大脑袋二人的寝室急步走去,当然大家都不能有过度慌张的表情,以免学校中在滋生起其它事情来,这一点小晴老师还特地叮嘱了几次,当来大家一同到寝室时,小晴老师看见大脑袋那副模样,心中也是咯噔一下,这若是在夜晚,大脑袋此时的样子与鬼没什么两样!

    林姚等人也开始询问起大脑袋的身体状况,在得知大脑袋身体并无大碍时,大家才一同松了口气,接下来水晓星就将大脑袋是如何造成现在这个模样,讲给了大家听……

    听后大家都很诧异,可现在所有矛头都指向江晨同学,那么江晨同学的来历,恐怕还得由小晴老师亲自解答。

    “这可糟了!江晨同学虽说是我的学生,但由于他是开学才转到咱们学校的,你们也知晓老师与你们一同探墓,是开学后才回到学校的,再因课件拖拉,补充并温习教案,加以学术上的研究,老师所剩下时间无几,所以也就疏忽了江晨同学,对于他的来历问题,看来只有老师我亲自去校长办公室走一趟了!”小晴老师皱着眉头说道,似有责怪自己失职之过。

    此事看来也只好如此,不过小晴老师找校长问道此事,未免有些过于突然,极易被校长怀疑些什么,但此事还不容耽搁,那么小晴老师怎么与校长问道此事,就应该好好与水晓星等人探讨一番才是了。

    其实身为老师得知学生的相关信息,那是必须要做到的事情,不知家庭背景起码也得知晓家庭住址在何方,以防不时之需。

    最终大家理由众所纷纭,方法千奇百怪,但小晴老师对水晓星等人想出的办法,还是略微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在小晴老师的眼中水晓星等人都是一群孩子,思想并不成熟,虽说他们平日里做事稳妥,但此事绝不容有半点马虎,好比自己找校长直接问江晨家在哪?父母都叫啥名字?他是怎么转到咱们学校的?校长还能不怀疑?想来不会,搞不好还得以为小晴老师要家访,又或者是江晨同学在学校惹祸了呢!

    但办法还是有的,小晴老师最终按自己心意,就离开水晓星的寝室独自办了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普查,不是单一去查一个人,要查一班的人,这样校长当然不会怀疑,她来到校长的办公室就提出了普查这事,而校长不但没有怀疑还大赞,听他说道“看!还得是咱们的小晴老师心思缜密吧!你班这群孩子们可不简单,啊!那是咱们学校的骄傲,啊!将来是要为咱们学校争光的,校里的确应该好好关心一下他们,慰问一下家中,实时了解家境情况,学校尽可能帮助同学们走出困境并让家长们合理教导,不要误人子弟,啊!我看现在最应该学习的就是家长,强加于孩子也不件好事,对吧小晴老师?”

    小晴老师当然说对,借此机会她又转了几个弯子,便将江晨之事讲了出来,这就合情合理了,她说道“开学初期同学们提交的家庭信息情况都很准确,但随着时间的推逝,有转走的还有转入的,还有原先同学家庭出现特殊状况没有汇报的,甚至有搬家父母联系不上的,一旦有特殊事情发生,咱们学校也将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是管理不当导致,不如校长立刻就将此事安排到教务处,每学期都要重新做好普查工作。”

    xiaodaoyouzhihongshanw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