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成心搅局

    虽然清楚常生是在为自己担心,但厉寒也已经懒得再跟他争论,甚至连安抚都显得有些不耐烦,“我说过了,这些事你不要管,只要安心休养身体就好!”

    擦!常生心说要没那个狗屁梦,老子才懒得管你要娶几个老婆呢!你就是把全天下女人都娶了,还一个都不爱,老子都特么不在乎!反正只要你乐意就行!

    无理取闹不成,常生便开始打起了苦情牌,“不就是换个地方结婚吗?你就当是我的遗言呗?这可是我临死前的愿望啊,你就不想成全一下吗?”

    厉寒一把搂过常生的后脑就把他的脸贴到了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字字都带着冰碴地说:“再敢提一个死字,我现在就灭了你!”

    要平时常生早被吓蔫了,可今天他还来火了,使劲在厉寒手下扬着头,挑衅道:“你灭!现在就灭!灭完正好就成遗言了,你特么要不按老子的遗言做,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常生的反应完全出乎厉寒的意料之外,他冷脸盯了常生半晌,最后把常生往无身上一扔,直接甩袖子走人了!

    以厉寒的性格,平日里都是把常生吃得死死的,这还是他第一次拿常生没辙落跑,瞬间让常生感觉到了有史以来最舒坦的一次胜利,简直爽翻了!

    但下个瞬间,常生才突然意识到其实输的人是自己,靠!目的没达到啊!

    无劝道:“主人,现在厉寒大人跟清河郡主的婚礼再即,您就别老想着拆台了,现在就算是厉寒大人同意,卓城主和清河郡主也不能干啊,大家都知道的事,临时取消多丢面子啊!”

    常生气哼哼地反问:“是他卓家的面子重要,还是大家的性命重要?再说,也不是不让她女儿嫁,就是换个地方嫁嘛!”

    无斩钉截铁地说:“面子是没有命重要,但就因为一个梦,理由总归是不够充分吧?”

    常生被掖无语了,的确!谁会因为一个梦取消一场婚礼?而且还是城主嫁女,鬼帝储君娶妻这么轰动的婚事?

    别说没人捣乱了,就是真有人闹事,越是有权的人越是不能取消,否则丢的就不止是颜面,还有威信了!

    难道……真的阻止不了?

    “那个……”无打断常生的思路,“主人,我觉得您的思路有些不对头啊。”

    “哪不对了?”

    无说他觉着,就算那个梦真是预知梦,梦里的厉寒跟清河也确实穿着喜服,而那场可怕的战斗也的确在进行,尸横遍野也当它都是真的!

    就算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只能说明那件事发生的时间是在婚礼当日,并不能证明它与婚礼有关啊?甚至是由婚礼引发的,它只是个指示了时间的道具而已啊!

    无说:“如果就算没那场婚礼,事件依然发生了,而卓家和咱们这边都去别的地方举行婚礼,那云海城岂不是任人宰割了?”

    “啊!”常生一脸恍然地说:“我光想着咱们这些人,把云海城百姓给忘了!”

    无却不以为然,“关心则乱嘛!难得主人自私一回,挺好的。”

    常生却没心思玩笑,“那现在怎么办?咱们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卓家,让他们小心防备才是?”

    无说:“这么大场面的婚礼,本来守备就会很严,也不用特意提醒,反正对方也不会相信那个梦,没准儿还会觉得是您想阻碍婚礼进行呢!”

    “我?”常生指着自己的鼻子,不乐意道:“现在婚礼都跟梦里的事件无关了,我阻碍婚礼干嘛?我又没看上清河!”

    “可在全云海城百姓的眼里,您看上厉寒大人了啊?”无纠正道:“也不对,是您和厉寒大人本就是一对,他们清河郡主才是小三,横刀夺了您的爱呢!您现在说什么,人家都会觉得您是在成心搅局。”

    “啥?”常生气道:“厉寒他丫都要结婚了,怎么还不还老子的清白?跟他凑P老子都很内伤了好么?现在又添一被小三夺爱的人设,老子的脸以后还往哪搁?你去把厉寒给我找回来,让他赶紧还老子的清白之身!不对,是清白之名!”

    “主人,这时候就算了吧!”无说:“这时候解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容易越抹越黑!再加上这几天厉寒大人没日没夜地在咱屋里呆着,外面都已经传疯了,都说……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哈哈……”无十分不厚道地狂笑起来,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常生就是再纯洁也听出后边的意思来了,气得都没脾气了,“擦!看来这锅我是真得背到死,而且还特么洗不白了!”越想越气,常生忍不信嚎道:“厉寒你大爷的!没你这么坑人的!”

    这头常生刚呼嚎完,那头清溪就敲门进来了,常生赶紧和无从卧室里出来迎客。

    清溪从进门开始就在东扯葫芦西扯瓢的,说话也没个主题,完全听不出她的来意,看着她老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也不像单纯来探望的,搞不懂她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常生本来就有积着一肚子怨气呢,尽管没有表现出来,可听着清溪的闲扯多多少少总有些心烦,于是便开口催问:“近些天云海城诸事繁忙,不知清溪郡主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坐?”

    “那个……就是吧……”清溪吱唔了半天,最后把自己都给整烦了,她有些不爽地说:“算了!不跟你拐弯抹角,我就直说了吧!我姐已经跟厉寒殿下定了婚,而且过两天就要成婚了,你……你……”清溪突然又没了底气,“你就不要再缠着我未来的姐夫了。”

    常生一口气没捯顺差点把自己呛死!

    本来常生还想开口解释一下,可看到清溪一脸拿自己当小三的表情,常生就在心里骂了句娘,紧接着脸上就绽开了得意的笑脸。

    “是厉寒往我屋里钻,又不是我往他屋里钻,清溪郡主找错指责的对象了吧?要说你也该去说你姐夫啊,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常生故意冰着脸说:“谁抢了谁的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