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盛情难却

    奈何,墨景琛真的不能吃。

    见她不说话,墨景琛直接夹了一块鱼,正欲往自己碗里放,却被慕浅抢走了。

    “喂,墨景琛,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都喜欢,你不能吃,你就喝粥就行了。”

    慕浅霸道的将几样菜全部放在自己的面前,低着头不停地吃,不停地吃。

    硬生生的将红烧肉和鱼全部吃完了。

    倒是几道素菜让墨景琛吃了。

    只是他并没吃多少。

    “不行,我太撑了,咱们还是出去走走吧。”

    慕浅一直胃口都不是很大,但今天大份的酸菜鱼和红烧肉真的害苦了她。

    可慕浅心里明白,如果自己不吃,墨景琛一定会动筷子。

    为了他,只能忍着。

    两人结了账,下了楼。

    时间有些晚了,人也渐渐散去,没有刚才那么的热闹。

    墨景琛牵着慕浅,走了没多远,慕浅便说道“不行,我有些肚子疼,想要去趟卫生间。”

    “那边,那边有公厕。”

    前面不远处正好有一间公厕,慕浅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小跑着过去了。

    墨景琛紧随其后,刚走没几步。

    “墨总?”

    后面有一人唤着他的名字,墨景琛停下脚步,回头一看。

    呼啦啦,一群人围住了他的去路。

    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包围了墨景琛,人群之外,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走了进来,眼眸凛冽的望着他,“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唐总?一路跟过来,真是辛苦。”

    墨景琛抬手撩了撩被微风拂乱的刘海,清冷道。

    唐肆。

    尽管从海城离开的时候已经让佚锋将线索抹干净,可谁能知道唐肆还是这么快的速度追了过来。

    “辛苦?哼,因为你,我苦了这么多年,还差这点苦吗。”

    唐沁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精致的脸颊透着几分高冷气息,“走吧,可不要让我动手哦。”

    她说道。

    墨景琛微微蹙眉,扫了一眼,几个高手,无奈的勾了勾唇角,“盛情难却,走吧。”

    他跟着唐肆离开,同时给慕浅编辑了一条短信。

    【阿浅,我去买个东西,你先回去等我。】

    发完短信,一行人已经走出了街头,上了面包车,绝尘而去。

    ……

    而此时,在卫生间拉肚子的慕浅收到信息,先是不以为然。

    然后,忽然惊觉事情不简单。

    当即给墨景琛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那边接了电话。

    慕浅问道“阿琛,你在哪儿呢?”

    “我也不知道这是那边,就是出来先买个东西,打算回去给你一个惊喜。你先回去等我。”

    “买什么?你认识路?”

    “问了人,能找到,别担心我。”

    “哦,好。”

    慕浅挂断了电话,非常确定一点,那就是墨景琛骗了她。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慕浅立马给韩哲打了一通电话,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慕小姐,不好意思,海城突发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没能走开。”

    “好,知道了。”

    既然韩哲说有事情没有处理好不能过来,必然不会有假。

    他是墨景琛的得力助手,这一点慕浅还是十分相信的。

    慕浅当即打开微信,给橙子发了个地点定位,然后发送了语音,“十分钟的时间给我调到这里的监控录像,我要知道墨景琛去哪儿了。速度!”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橙子是黑客,在这个领域他比任何人都强,想要调查一些监控录像简直轻而易举。

    叮咚——

    信息来了。

    是橙子的。

    “是,慕总。”

    对方只回复了三个字。

    随后,慕浅走到一旁,在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看着手机,因为调成了静音模式,上面有二十多个电话。

    她这才有时间点开通话记录。

    顾轻染、薄夜、乔薇、顾老爷子……

    几乎大部分都是顾家的人打过来的电话,慕浅看着那些电话格外的头疼,不想接电话。

    因为她今天没有去公司,跟薄夜公司的项目又弄丢了,老爷子勃然大怒。

    这个时候打电话除了问责,不会有其他的事情。

    慕浅看着他们的电话,最后直接将他们拉入黑名单。

    于她而言,任何人都没有墨景琛重要。

    墨景琛只有不到一个月的光景,她必须放下所有的事情。

    坐了一会儿,橙子的电话打了过来。

    慕浅当即接听,“怎么样,查到了吗?”

    “查到了,是唐肆。唐肆刚才带人过去,直接带走了墨总。”

    橙子如实告知。

    慕浅很是头疼,抬手揉了揉眉心,“为什么唐肆会知道我们的行踪,不是交代过佚锋要抹掉我们所有的踪迹吗?”

    为什么唐肆还会知道?

    “唐肆的势力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据我所知,唐肆跟墨总好像有段仇,估计不会轻易放过他。”

    橙子知道慕浅担心墨景琛,也知道慕浅身边没有人力资源,但还是如实告知。

    “继续查,看他们带墨景琛去了哪儿。要快!”

    “是,墨总。”

    慕浅挂断电话,又打开了手机软件,找了一家租车公司,以高价租车,并让对方直接把车送了过来。

    之后,她坐在车内,静静的等待着橙子的电话。

    心急如焚。

    可不管怎么说,慕浅都没有过于的慌乱,没有乱了阵脚。

    她思绪清晰,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唐肆跟墨景琛有仇也好,没仇也罢,应该不会对墨景琛太过分。

    毕竟墨景琛的势力也不是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间,橙子给慕浅发了一个位置,慕浅定了位,开车直奔目的地。

    一路上,慕浅没有给墨景琛打电话。

    墨景琛却每隔十分钟给她发个信息,让慕浅浮躁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二十多分钟,慕浅抵达了华西北路的一处别墅。

    停好了车,在车内静静的等着。

    【阿琛,什么时候回来?】

    慕浅给墨景琛发了一条短信。

    此事,别墅大厅里坐着的墨景琛优哉游哉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唐肆,“唐总大老远叫我过来,仅仅只是让我过来陪你聊天这么简单?”

    唐肆双腿交叠,手里夹着一根女士香烟,噙入红唇,抽了一口,叹了一声,说道“十年了,我们之间的旧账是不是得算算了?”

    她提及过往。

    。